《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9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和您身边阿彪接触。”
  他一怔,“什么。”
  我抬起头,一脸信誓旦旦,“历史上多少朝代都是亲信内臣亡国,阿彪是您最信任的心腹,乔先生是您女婿, 所以我留了个心眼,躲在树丛里偷听,结果…”
  我停顿住,常秉尧问我怎样。
  他既然追间,就是相信我,最起码他信了一半,他印象中我沉稳聪慧玲珑剔透,我说的话原本就很可信,阿 彪这人留不得,对我以后是极大的后患,他身手不错,胆量足,蛰伏在角落做着暗杀的事,他既然要暗杀乔苍,我 就先了结他,铲除阿彪,离间翁婿,为我自己铺路,一箭三雕。

  我敛去哏底的狠毒,楚楚可怜看着他,“阿彪告密,把您要铲除乔先生的事说了 乔先生很愤怒,这两日要在 西街十三铺生事,那不是您一直争夺的地盘吗”
  常秉尧眉头紧蹙,“你看清是阿彪了吗”
  我说千真万确,他说他故意骗您,乔先生身上有防弹衣,其实是假的,他就不是您的人,为什么要为您卖力。 我这话太逼真,而且事实就是如此,常秉尧果然信了,他脸色有些沉,“他跟了我这么多年,竟然背叛我。”
  我握住他的手,“老爷,您不能去问,有理有据才能处置他,否则他手下人会觉得您不顾念他的功劳,不如今明 两天派些人去一趟十三铺,如果真有乔先生的人在…两伙交锋,生死有命”
  常秉尧沉默不语,漫长的几分钟后,他忽然抬眸,锋利如鹰隼的目光定格在我脸上,“你舍得吗”
  他倾身逼近我,更加清晰观察我每_丝表情,他手揑住我下巴,唇几乎挨上我哏睛。
  你们那么久的旧情,你会出卖他吗。
  我呼吸猛然一滞,仿佛一只硕大的手扼住了我的心脏,我的咽喉,我拼尽全力克制自己镇静从容,不要在常秉尧 猜忌的火焰上再加一把柴。
  他顾虑我别有用心,他不怀疑十三铺这件事,甚至阿彪背叛他也相信,唯独怀疑我会不会与乔苍联手暗算他, 觊觎常氏一族的势力。对于我们昔日旧情和我进府后纠缠不清的流言蜚语,看来他一刻没有忘。
  我握住他一只手,泪眼汪汪凝视他,“老爷,我在您眼里这样不堪吗。一面侍奉您,求您庇佑我,一面与您的 女婿不清不楚,我会这样愚蠢自绝后路吗。”
  他一言不发,紧盯我脸孔,不错过我一丝一毫表情波动,我此时的楚楚动人,娇媚柔弱,与他的江山帝国碰 撞,他权衡取舍,天枰倾向了另一端。
  “我和乔先生的确有旧情,我跟过他一年,还生下一个女儿,正因为这些关联我入府后小心翼翼躲避与他有关 的事,生怕让老爷蒙羞,这一次倘若不是关系您安危,我根本不会驻足去听。我和他真好得如胶似漆,没有嫌隙, 我能来投奔您吗。”

  常秉尧仍旧沉默,他很是忌惮我的奸诈手段与津湛演技,在广东名流圈周太太就像一颗丨炸丨弹,无时无刻不惊得 官商权贵落荒而逃,厚利,玲珑,荫险,谈笑风生间风云乍起天翻地覆,谁也看不出我的假惺惺,谁也猜不透我哪 里藏着利剑。
  常秉尧喜欢我的难征服,又畏惧我的不安分。
  他将手从我汗涔涔的掌心内抽出,若有所思捻了捻巢湿的手指,“你热吗。怎么出这么多汗。”
  我如实说我害怕。
  他间我怕什么。

  “我怕老爷敌不过风言风语,最终还是厌弃我这个麻烦。我离开常府再没有去处,只有死路一条来证明自己的清 白和忠贞。我不能跟过您之后又去跟乔先生,这是打了您的脸面,我半生风月不检点,以后只想安稳陪您度过余生。
  我面容坦荡,视死如归,仿佛真是一个烈女,他紧蹙的眉头微微舒展一些,“如果我和阿苍,有一日反目为仇 ,也许永远不会有那-天,假如有,你怎样选择〇 ,,
  我信誓旦旦说,“我会选择跟随老爷。”
  他一怔,“是吗。”
  我将他挑起我下巴那只粗糙的手完完全全贴在脸上,轻轻蹭了蹭,“老爷给了我一束光明,让我咬牙撑下来, 没有您,就没有今日会笑的何笙。”
  他望进我漾着水光的眼眸,胸膛剧烈起伏了几秒钟,“如果从开始就是你设计好的圈套,我也接受。在常府你 有无数机会,你给我倒茶,为我熬粥,我立刻就饮,我毫无保留给你信任和疼爱。我没有这样纵容过任何人在 你面前,我就像一个急于得到你真心的楞小子。”

  他粗砾的拇指在我未曽疰愈还有些浅红的脸颊上温柔抚摸着,“何笙,我这辈子对不起太多女人,不论是宝蓉, 还是这些妾侍,甚至那些连妾侍都不算的女人,我要么辜负了情,要么辜负了名分我一生都还不了。我无法让每 一个女人都满意,只有你,我想满足你所有要求,我想看你每天都很髙兴,我想你之前所有不如意,所有悲哀,都 在我这里画上终点。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喜欢到连碰你都不敢强求”

  我仰面愣怔凝视他,常秉尧确实对我很好,几房姨太送去的食物,他几乎都会用银针试毒,只有我例外。我比 她们都不纯粹,比她们更工于心计,他该提防我,可他没有。
  我哀求他结束丧期再陪侍,他便真的不再为难,即使他那么渴望得到我,也为我放低了最后底线。他对我视若珍 宝,换成其他姨太卷入偷情的谣言之中,注定死无葬身之地,而我依然活得无恙,被他撺在股掌百般呵护。
  可惜我的心早已荒芜,坠入无间地狱,一半在烈焰上焚烤,一半在寒冰中煎熬连乔苍都无法温暖融化,何况我 的杀夫仇敌。
  他以为他能隐瞒到天荒地老,他以为女人都可以被柔情打动,却不知我的狠毒就像我迷住他的妖娆,那样来势 汹汹,裏着糖衣,蛊惑7所有人。
  我滚下几滴虚伪的眼泪,“老爷,我不会做任何背叛您的事,也不会辜负您对我的宠爱。”
  他将我从地上拉起来,为我抹掉脸上泪痕,“你肯将阿苍的事告诉我,我很髙兴,我看到了你的忠心。”
  从文竹堂出来,我整个人恍恍惚惚,像走了一趟鬼门关,这场斗智斗勇我嬴了常秉尧,可嬴得太险,如果我 有一丁点漏洞,甚至一个逃避躲闪的眼神,都会把自己葬送在他的多疑里。
  阿琴倚着一颗硕大的柱子正打瞌睡,我虚弱喊她,她从半梦中惊酲,转身走向我,我忽然间支撑不住,脚下一 轮踉跄跌进她怀中,抓着她衣领失魂落魄苟延残喘,她被我苍白脸色吓了一跳,“何小姐,您怎么了。不舒服吗?
  我眼前除了雪白的霎气,就是五颜六色的格子,将一切景致吞没,我颤抖问她什么时辰了。 她说快十一点钟,您在里面待了将近两个小时。

  她吃力托住我不断下沉的身体,我强压惊惧平复下来,勉强摆脱她立住,“里面闷热,有点喘不过气。”
  她抚了抚自己胸口长舒一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惹老爷生气了,稍后回房我给您剝几颗莲子吃,清心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