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9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是你的女人?”程暮雪看着莫通达,“你作孽,都可以做人家爸爸了,还干出这种事。”
  莫通达不说话,只是朝前面走。
  程暮雪说,“是不是因为她要生了,你才躲到这里来的?”

  莫通达还是不说话,只顾朝前面走。
  镇上,有一家诊所。
  程暮雪说,“那里有诊所,去吧!”
  两个人进了解诊所,莫通达说了情况。医生不愿意出诊,说我这里忙。莫通达说,“我给你钱,你要是再不去,她们母子就要烧死了,已经三十九度多了。”
  医生很奇怪,看着他们两人,“为什么不把病人带过来,你们有两个人。”
  程暮雪见他这么哆嗦,亮出身份,“我是丨警丨察,现在请你帮个忙,马上出诊,诊费可以考虑。”
  看到了丨警丨察,医生才拿了东西,跟两人一起回去。
  到了小院子里,医生一摸病人的额头,“都烧成这样了,你怎么不早带她看医生。”
  莫通达不说话。
  医生道:“我马上给她打针,要输液。”
  莫通达道:“床头的抽屉里有钱,你要多少自己拿吧!”平时的零售用钱,都扔在这里。
  医生没有说什么,麻利地给病人做检查,打针。
  “大人生病了,最好不要给小孩喂奶,你还是去商店买点奶粉吧!”
  莫通达走出来,程暮雪又陪他买了奶粉。
  送进去之后,程暮雪和莫通达坐在外面的院子里。“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
  莫通达看了看屋里,程暮雪道:“有医生在,她们不会有事的。”
  莫通达说,“那我过去打个招呼。放心吧,我不会跑。”
  等他进去打了招呼,给了医生一些钱,让他照顾一下病人。自己出去几天就回,医生看在钱的份上,倒也乐意。
  床上的女人喊了,“通达!不要丢下我们母子。”
  莫通达没有吭声,看了他们两母子一眼,掉头走了。
  程暮雪押着他上了车,“你倒是行啊,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你不是有个十几岁的女儿吗?还糟蹋人家小姑娘。”
  莫通达道:“有些事你不懂的。我们之间是爱情。”
  爱情?

  程暮雪笑了,“行,祝福你,美丽的爱情。”
  她开着车子,天早已经完全黑了。她不想再担误时间,只想快点赶回去。
  “所有人都认为,你跑到沿海去了,有人说你去了三亚,没想到你居然藏在这里。”
  莫通达说,“我要抽烟!”
  程暮雪给他一支烟,莫通达抽了口,“我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程暮雪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句话你总知道吧?”
  莫通达又不说话了,看着外面。
  这里太黑了,路不好走。
  程暮雪说,“如果我猜测得没错,你肯定是在她快要生孩子之前,把她送到这里的。她家是这里吗?”
  “她外公住这里。”
  这算是回答吧!

  “人家一个女人为你躲在这种地方生孩子,你够造孽的。”
  莫通达看了她一眼,刚才一直以为她有好多人,谁知道她就一个女孩子跑出来抓自己,莫通达道:“我要上厕所了。”
  程暮雪警惕地盯着他,“别耍花样!”
  “我要上厕所!”
  莫通达坚持道。
  程暮雪只得把车停路边,拨了钥匙,拉开车门,让他下车。

  看到程暮雪拨钥匙的时候,莫通达皱了皱眉。很多人临时停车,一般都不熄火,不拨钥匙,她居然做得这么滴水不漏。
  下了车,莫通达就在解裤子,程暮雪当然不能看着人家,虽然这玩艺没什么稀奇的,但一个女孩子家总是不好。
  她就转过身去,莫通达回头看了她一眼,突然举起双手,扑向程暮雪,利用手上的铐子,狠狠的砸下去。
  程暮雪听到风声,正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莫通达的双手砸下来,砸在她的头上。
  程暮雪啊哟一声跌下去,莫通达见状,拨腿就跑。
  这乌漆抹黑的,不管躲到哪里,估计她都找不到。

  莫通达很狡猾,不走大路,专朝小道跑。
  程暮雪摸着头顶,爬起来大喊,“站住!站住——再跑我就开枪了!”
  枪?哪来的枪?
  她是休假出来的,根本就没有带枪,莫通达早就看过了,她哪来的枪啊?鬼才信你。
  于是他拼命跑。
  程暮雪爬起来就追,幸好她没有穿高跟鞋的习惯,跑起来也挺快的。只是这里太黑了,根本看不清路。高一脚,低一脚。
  莫通达很快就没了影子,程暮雪在黑夜里喊,“你跑不掉的。王八蛋。我一定要逮住你。”

  “莫通达,你跑不掉的,我一定要逮住你!”
  她站在一个小坡上,朝黑夜里喊。
  喊了几句,她才掉头朝吉普车走去。
  就在她刚才的脚下,莫通达探出头来,露出一双狡黠的眼睛。看到程暮雪上了车,掉头过来,他又趴下,躲在坡下。
  吉普车开过去了,莫通达这才爬上来,喘着气。

  程暮雪气死了,这只老狐狸,看来不能给他留情。只是这黑乎乎的,去哪里找?
  车子了一个拐弯,她就停下来,“不对,这么黑,他怎么可能跑掉?一定是藏在哪里?我怎么疏忽大意?他就算是跑了,也可能要回去拿钱。他不可能一个人,这就么离开,再说,那对母子好象对他很重要。”
  将车子熄了火,拿了手电,悄悄下车。
  莫通达也是一个老奸巨滑的家伙,本来往回走的,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刚才看到程暮雪开着车子往镇上去了,他琢磨着,程暮雪可能去找她们母子。
  他马上打了个电话,“喂,梁敏,你现在怎么样了?”
  梁敏刚刚打完针,听到莫通达的电话,有气无力地应道:“你在哪?通达?”

  “别说了,马上走吧,我们在五里坡会面,快点。”
  梁敏道:“我没有力气啊?”
  莫通达急了,“你想办法吧,我不能过来,你要快一点。要不就跑不掉了。记住,五里坡。”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冒黑朝五里坡去了。
  程暮雪等了会,也不见莫通过往回走,她只得重新上车,往镇上开。

  当她再次赶到小院的时候,这里黑乎乎的,那对母子都不见了。程暮雪琢磨着,这个女人刚生完孩子不久,又发着烧,要跑也跑不到哪里去。
  本来想报警,叫地方派出所配合一下,可自己这次是私自出来,没有任何手续,人家估计也不会相信自己。
  看来还得自己去找,她又来到那家诊所,问了医生。
  医生说,“不要能,我刚刚回来,她这样子能跑去哪?”
  程暮雪和医生在说话的时候,无意中瞥见大街上,一名妇女额头上包着手巾,抱着孩子,提着一个包,匆匆忙忙地跑。
  程暮雪马上从诊所出来,躲在电线竿旁边,看着她究竟要往哪里去。
  梁敏抱着孩子,往西边去了。
  程暮雪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她和莫通达通了电话,准备连夜逃走。只可惜,梁敏身体虚弱,刚生了孩子,又感冒发烧,哪里跑得动?
  没跑多远,就没有力气了。
  看到她这模样,程暮雪在心里道,真是造孽,看在这对母子的份上,还真想放弃算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