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3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父平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此刻突然张口说道:“算你小子识相。不要觉得你当了干部就不得了了。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人家莹莹能看的上你,是你的福气。”

  这话说了,一家人更是大笑。陈父被大家一笑,立刻觉着自己糊涂,怎么能在未过门的媳妇和亲家面前说的如此粗鲁呢。好在大家只顾着开心,没人追究他的粗鲁。
  定下了女儿的婚事,温柔也放下心来,对陈九江叮嘱道:“九江,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今后也一定会对莹莹好的。莹莹这孩子命苦,从小就没了父亲,你今后可不要负了她。”
  陈九江握着温莹莹的手,认真的道:“姨,莹莹,你就放心吧。能和莹莹好,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我拿党性保证,我一辈子都会对她好的。”
  陈父又插嘴道:“他姨你就放心吧,他敢做出对不起莹莹的事情,我照样打断他的狗腿。”
  陈母也说道:“九江这孩子虽然机灵,但是性子倒是实诚。绝不会干出那事,你就尽管放心吧。”
  温柔点点头道:“莹莹这孩子随我,最是痴情。我就怕她步了我的后尘。今后跟了九江,我也就放下了心病。”
  温莹莹见妈妈说着说着,又伤感起来,急忙打岔道:“九江哥,你刚回来的时候,说是有喜事要和我们说,到底是什么事呀。”
  陈九江笑着说道:“没有多大的事情,不提也罢。”
  温莹莹撒着娇道:“说吧,说吧,也让我们高兴高兴。”
  “好,我就说了,你听好了。”陈九江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说道:“我提拔了,现在是副乡长了呢。等你嫁过来,就是副乡长的夫人了。”
  这真是个重磅消息,一下就将众人全都震惊住了。过了一小会才缓过劲来,陈父激动的老泪纵横,只知道一个劲的喝酒。陈母也喜悦的张着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只有温柔面上的笑意反而淡了几分。
  温莹莹也替陈九江高兴,笑着说道:“早就知道九江哥有本事,提拔是早晚的事情。哦,对了。我的工作还没有分配呢,你这大领导能不能帮我将工作安排到你那里。我可不想分回老家,到时候一年也见不上几面。”
  陈九江说道:“这还真是个问题,不过没有关系。你哥我本事大的很呢,托点关系,应该是能转过来的。”
  几人都没有多大的见识,心想陈九江现在已经是副乡长了,这点小事自然是搞的定的。于是皆大欢喜,愉快的用起餐来。
  吃过午饭,温柔先回了乡里,温莹莹留了下来。
  送走了温柔,陈九江从包里拿出了几条烟,和五百块钱,交到了父亲的手上。
  “爹,我在乡里给你和娘找了份工作,你们去不?”
  “不去。”

  “为啥?”
  “种着地呢,荒了咋办?”
  “就是,我们都半截黄土埋身的人了,还出去做什么工呀。在家里守着这两亩地就不错。”
  陈九江还想再劝,转头一想,母亲说的也对。都是半百的老人了,让他们背井离乡确实不好。不说他们对土地的感情,就是左邻右舍,也是舍不得的。
  父亲将钱收了起来,就带着母亲去乡里张罗给温莹莹下聘的事情了。家里就只剩下陈九江和温莹莹了。温莹莹靠在陈九江的身边,欢快的给他讲这讲那。陈九江只是温柔的看着她。

  慢慢的,温莹莹受不了他那目光,满面红霞的嗔道:“别用你那色迷迷的眼睛看着我。怪渗人的。”
  陈九江纠正道:“这叫含情脉脉,可不是色迷迷的。”
  “呸,还含情脉脉呢,刚刚都不愿意答应呢。”
  “我可没有不愿意啊。只是因为幸福来的太突然,一时难以置信罢了。”陈九江牵着温莹莹的手,认真的道:“这样娇滴滴的好媳妇,我可要一辈子牵着手,不放开。”
  温莹莹听了这话,很是开心,就依偎到了陈九江的怀中。陈九江顺势轻吻了她的额头。温莹莹浑身一颤,就闭上了双眼。陈九江见此,就如那十字路口的汽车看见了绿色的信号灯一般,顺着温莹莹的鼻尖,就吻上了温莹莹的樱唇。

  陈九江虽然是个中老手,但是温莹莹却是平生的第一遭。被陈九江夺了初吻,激动的如触电一般,如痴如醉。浑身也似那浪花一般,波澜起伏。
  不过接吻这项技术,多是与生俱来的本能,只是深埋在了记忆之中,一旦被唤醒立刻如潮水一般,将温莹莹吞没在激情之中。
  这一刻时间是是永恒的,天地是虚无的,有的是无休止的温情纠缠。陈九江也被温莹莹所感染,变的痴迷沉醉。
  痴迷中的陈九江,习惯性的伸出了禄禄之爪,穿衣过怀,进入了温莹莹的军事重地。温莹莹哪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一时间全身僵硬,紧紧的将陈九江抱在了怀中。紧接着又被陈九江折腾的如烂泥一般。只是到了最后,陈九江却不敢奋勇出击捅破那一层膜。
  其实这不敢更多的是不舍,是心疼。陈九江隐隐约约的知道,温莹莹的母亲温柔就是未婚先孕,生下了温莹莹。后来遭了那知青的抛弃,这才活的如此辛苦。所以陈九江不想给她压力。不过温莹莹却混不以为然,反正早晚都是陈九江的人了,只要陈九江高兴就好。
  面对温莹莹的满怀柔情,陈九江不由想道爱情是什么呢?是人民公园门口的回眸一笑,还是青梅竹马的两小无猜。此刻看来,回眸一笑,一见钟情,真的是不靠谱的。
  送走了温莹莹,当晚陈九江安然入眠,在梦中和温莹莹几度花前月下,缠绵悱恻。那与张晓月分手的烦恼,再也没有出现,不但如此,就连想都没有想到的。看来这世上真有治疗失恋的良药,那就是重新热恋。
  第二天,陈九江带着聘礼就去了温莹莹家。按照两家的约定,本不需大张大办,只是简单的走个过场就可以了。不过陈母觉得,此时陈九江已是副乡长了,自然要有副乡长的样子。所以那鸡鱼肉蛋,锦缎绸布倒是着实买了不少。
  温柔也没有什么亲人,只有两个哥哥,大哥温瑞安在村里种地,二哥温瑞全是镇上的副镇长。今天带着侄子们,全都到了。
  陈九江到了温家,温柔见了那么一大堆礼物,嗔怒道:“说了不要买什么东西,怎么还是如此破费。就我一个人在家,吃也吃不静的。天气又太热,坏了也不是办法。等下都拿了回去。”
  温莹莹撅着嘴道:“妈妈,九江哥是心疼您呢。”

  日期:2018-03-03 0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