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96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能是受了大餐的刺激吧,大妹猛一咬牙,捧着脑袋道:“哎呦,我怎么感觉头晕呢……”

  说着,她摇摇晃晃的进了帐*篷,还大声呻.吟道:“哎呦,头好痛啊,都快爆炸了……”
  众人都心照不宣的看向小表妹,小表妹噗嗤一笑道:“姐夫,大妹喊头疼呢,你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吧?”
  张大雕也不是傻子,嘿嘿一笑道:“好吧,那你们别乱跑啊,这野猪岭不但有毒蛇,还有野猪呢。”
  说罢,张大雕进了帐*篷,对蒙在被子里的大妹问道:“哪儿不舒服啊?”

  “我……我也不知道,就是头痛,好像要爆炸一般。”
  “那我给你看看吧。”张大雕揭开被子,眼睛立马就直了——敢情,被子里的大妹白花花的,什么都没穿……
  之后,之后的之后,帐*篷里发出妈呀娘的惨叫声,听得众女心肝抽紧,全身发软,忙各自回到帐*篷,颠簸的颠簸,换内件的换内件,忙了个不亦说乎。
  次日,张大雕继续探查野猪岭的地形地貌,企图找出江美助来这里的原因,可惜一连忙活了三天,野猪倒是打了一头,珍贵草药也找了几株,顺便还给几个姐们治疗了一下头疼脑热的病症,但真正的收获却半点没有。
  这天,好像是轮到四妹喊头痛了,算起来,四妹是七人中年龄最小的,到底有多小,那就不必细表了,反正,在张大雕眼里,她就是个惹火的萝莉。
  而经过这两天的观察,张大雕知道野猪轻易不会来到河边,毒蛇什么的也罕见得很,因为这一片是那条烙铁头的领地,沾染着它的恐怖气息,其他毒蛇毒物都不敢靠近这一片,所以,张大雕不相信还有其他毒蛇盘踞。
  可是,这天艳阳高照的时候,正和姐妹们在河里洗澡的四妹却脸色煞白的跑了过来,拽着张大雕道:“二叔二叔,河边的乱石堆里还有条毒蛇!”
  张大雕笑道:“你不会也想喊头痛吧?”
  四妹跺脚道:“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你跟我去看看!”
  看来,这丫头是想玩点特别的啊,张大雕这样歪歪着,跟着她到了河边的乱石堆里。
  “就在哪儿……”四妹远远的指着一个缝隙,惊惧的不敢靠近。
  张大雕看她不像的开玩笑的样子,上前查看了一下,那的确是个光滑的蛇洞,里面黑乎乎的,听不到任何声响,也不见蛇的影子,但残留着蛇类的气息,便开了千里眼往洞里搜索。结果,千里眼一直往里延伸,居然深不见底。
  张大雕一咬牙,不惜耗损先天之气集中目力继续深入,发现,这蛇洞居然弯弯曲曲深入山腹之中……
  忽然,视线一空,好像掉入了一个巨大的山腹之中——只是,这山腹太深了,里面空间又大,隐隐约约的,山腹里好像摆满了长圆形的物体,但想要完全看清里面的情况却要耗损海量的先天之气,有点得不偿失。
  没办法,张大雕只能收起千里眼,在脑子里构建出这个山腹的草图,感觉,这个山腹虽然很深,但弯弯绕绕,似乎又靠近左侧的悬崖下,也就是说,那边应该有个入口。

  那么,那些长圆形的物体到底是什么呢,宝藏吗?
  “不像!”张大雕摇了摇头。
  “不是毒蛇吗?”四妹小心翼翼的靠近张大雕,“可我明明看见有条蛇尾巴啊!”
  “现在还不确定。”张大雕虽然没看见蛇,但知道四妹不可能说谎,那么,这山腹里肯定还有一条烙铁头,搞不好还是自己杀死的那条的伴侣,就道,“走,我们去那边看看,我猜测,那边应该有个出口。”
  四妹一脸惊惧,但又觉得有张大雕在,那就没什么好怕的。

  这个时候,在河里洗澡的其他人叫道:“二叔,四妹,你们在找什么呢?”
  “要你们管!”四妹很不高兴的回了一句。
  小表妹就笑道:“嘻嘻,今天好像轮到四妹喊头痛了吧,我们还是别打搅她的好事了。”
  大妹吃吃道:“四妹年龄最小,我就怕她无福消受那种好事呢,咯咯咯……”
  众人都娇笑起来,把四妹羞得面红耳赤。
  张大雕喝叱道:“你们给我小心点,听四妹说,这河边还有一条毒蛇,小心被它咬了!”
  一听这话,众女尖叫着上了岸,这又让张大雕大饱了一回眼福,拽着四妹消失在左侧的悬崖下。
  这道悬崖也是靠近河边的,而且非常僻静,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岩洞。张大雕不确定山腹的入口在哪个洞坹里,只能挨个搜寻……

  这时候,二人搜寻到一个空间巨大的岩洞,里面光线黑暗,而且潮湿无比,某些地方还有积水。
  张大雕不想浪费宝贵的先天之气,索性牵着四妹深入洞中,就当是探险了。事实上——他本身就是个冒险主义者。
  或许是被张大雕牵着的缘故吧,胆小的四妹感觉异常的安全,加上今天该轮到自己喊头痛了,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而已,现在,机会就在眼前,那是绝对不能错过了。
  “累了吗?”张大雕明知人家是紧张而喘*息,却故意装作不知道,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坐了下来,揽着她耳语道,“累了我们就休息一下。”
  “嗯……”四妹羞红了脸,偎在张大雕怀里急促的喘*息着,她甚至已经预料到,接下来,那咸猪手就要在自己衣服里活动了。
  一如所料,张大雕一边活动一边耳语道:“小丫头,你们是不是商量好了要和我轮流睡觉啊?”

  “啊?”四妹被臊得脑子短路了,心说,这也太直白了,你好歹含蓄一点啊?可机会就在眼前,她说什么也不想放过,短暂的短路后,咬着嘴唇嗯了一声。
  张大雕戏谑道:“那今天是不是该轮到你和我睡了?”
  四妹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却依然鼓足勇气嗯了一声。
  张大雕轻笑道:“可这洞坹里都是石块,怎么睡呢?”
  “我……我……”四妹一咬牙一横心道,“我……可以撑在石块上,翘……翘着睡。”
  张大雕顿时就变成了铁人,鼻孔煽动道:“那你撑一个给我看看?”
  不要脸就是这一次了!四妹咬牙站起来,弯腰撑在石块上,脑子里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潜意识里只知道,接下来就要承受狂风暴雨了,然后,自己也是二叔的女人了。
  张大雕挽起她的长发让她咬在嘴里,耳语道:“忍着啊,第一次会撕裂般的痛,但过后就酸爽了。”
  四妹紧张到了极点,死死咬着长发,然后就感觉小半截凉飕飕的,之后,之后的之后,痛苦的过程剧烈又漫长,漫长到好像在十八次地狱里承受煎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妹才感觉到浑身暖洋洋的,好像已经从地狱飞到了天上,那种酸爽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事实上,四妹在地狱里煎熬的时候,小表妹等人也在洞外听响动,只是没敢进来打扰而已。而这时候已经天黑了。
  事后,四妹幸福的卷缩在张大雕怀里,撒娇道:“二叔,人家现在也是你的女人了,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哦。”
  这就是要好处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嘛。
  张大雕道:“那你想要什么呢?”

  四妹希冀道:“我要什么都可以吗?”
  张大雕道:“除了嫁给我,什么都可以。”
  四妹欣喜道:“那我要养狗。”
  “嗯?”张大雕道,“你家没养狗吗?”

  四妹嘟嘴道:“我家被你哥列入黑名单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