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195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不疑有他,起身道:“在哪儿呢?”
  “就在那边?”大妹指了下密林深处,并带着张大雕走了过去。
  所谓”奇怪植物”,其实就是一株药材而已,大妹的真实目的,就是想制造和张大雕独处的机会,而这是她们之前商量好的,也不用担心被人搅合了好事。
  因此,大妹目光闪躲道:“二叔,你认识这植物吗?”

  张大雕仔细盯着植物,似乎陷入了沉思,大妹却等不及了,耳语问:“二叔,早饭的时候,你在幺妹怀里摸索什么呢?”
  张大雕想都想,戏谑道:“她说自己的兜兜是钢丝的,我不相信,所以想见识一下。”
  “人家的也是钢丝啊。”大妹知道机不可失,羞红了脸道,“不信你也见识一下。”
  “真的吗?”张大雕当真揽着她,把手探了进去。
  “唔……”大妹羞耻的闭上眼睛,喷吐着粗重,一脸气血上涌的样子。
  “呵呵,明明就没有兜兜啊?”张大雕轻笑道,“你居然骗我。”
  “有……肯定有的,你……你再仔细一点嘛……”大妹的意思很明确,无非是暗示张大雕继续,别停。
  张大雕自然不会客气,继续深入探索……
  大妹浑身一软,顺势撑在一块乱石上,已经做好了被攻击的准备。而张大雕也有些把持不住的样子,正要……
  “啊……啊……”
  突兀的,远处传来凄厉的惨叫声。
  张大雕一惊而醒,急速朝惨叫声方向“飞”了过去,因为他听出惨叫声是小表妹发出来的。
  大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掩上衣领在后面追赶——其实,她是很郁闷的,眼看好事就要成了,想不到却发生变故。
  在先天之气的加持下,张大雕第一时间赶到小表妹近前,一看,她居然变成了三条腿,在地上翻滚惨叫。
  “啥玩意?”张大雕的脑子差点短路了,紧接着背脊发寒,头皮发麻——敢情,那不是三条腿,而是一条缠绕在小表妹腿上的怪蟒,少说也有十几公斤重。

  这怪蟒通身黑褐色,其间杂以极小黄绿色或铁锈色点,构成细的网纹印象。背鳞的一部分为黄绿色,成团聚集,形成地衣状斑,与黑褐色等距相间,纵贯体尾;左右地衣状斑在背中线相接,形成完整横纹或前后略交错。
  描述起来看似复杂,事实上,这颜色和小表妹的运动裤类似,所以像多了一条腿。
  尤为凶险的是,这怪蟒凶恶狰狞,血盆大口还死死的咬住小表妹的大腿外侧,看样子,不但想缠住小表妹,还想用毒液毒晕小表妹,然后活吞入肚。
  都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对于饿急的蛇类来说,它们吃东西从不会考虑食物的大小,而现在是入冬时节,尤其是在小阳春这几天,天气的短暂变暖使得蛇类萌生了饱餐一顿后就进入冬眠状态的想法,所以,这条十几公斤重的怪蟒盯上了小表妹的“大腿”,并发动了攻击。
  “我来割草!”短暂的恐惧后,张大雕闪电般伸手掐住怪蟒的上下颚,一掰一扯,然后合并在一起搓成一团肉泥,一边搓还一边咒骂道,“我叫你咬,我叫你咬,看老子不搓死你!”
  这蛇的脑袋被搓成了肉泥,但身体还死死缠绕在小表妹腿上。
  张大雕怒不可遏,反方向绕了几圈,把怪蟒从小表妹腿上扯了下来,顺手狠狠地砸在地上,接着一把扯下小表妹的裤子,只见大腿外侧出现一圈拳头大的咬痕,咬痕中还有四个被毒牙刺穿的血孔,紫黑色的鲜血从血孔中流了出来,看上去触目惊心。
  “啊呀,我的妈呀……”这时候大妹等人也先后赶到了,见了地上的怪蟒后都吓得尖叫后退。
  “妈呀,娘啊,二叔快救我……”小表妹惊恐的翻滚惨叫着。
  “别动,这蛇有剧毒!”张大雕按住挣扎惨叫的小表妹,三两下扯光她的衣裤,也顾不得欣赏那白花花的身体了,就是一阵推拿按压,同时催动先天之气,把毒性逼出体外。
  众女都眼睁睁的看着张大雕救治小表妹,同时又面红耳赤,感觉这二叔不是在解毒,而是在亵猥白花花的小表妹,一个个都想入非非,呼吸急促,恨不得被推拿的人是自己。
  终于,小表妹停止了惨叫,舒爽的享受着张大雕的推拿按压,渐渐地,甚至还发出野猫似的叫声。
  张大雕见紫黑色的血已经变成了鲜红色,暗中松了口气,这也就是自己,换了别人,小表妹这条命就保不住了——想不到这里居然有毒性这么猛烈的怪蟒,到底是什么毒蛇呢?
  随后,张大雕把小表妹抱到岩洞的帐*篷里,吩咐众女先给她擦洗一下身体,然后盖上被子好好休息一下。到底是入冬时节,虽然这几天是小阳春,但身无寸缕也是容易感冒的。
  回头,张大雕拎起那条怪蟒,研究了半天,忽然醒悟道:“这是烙铁头,是大名鼎鼎的毒蛇啊,听说最重的烙铁头重达17公斤,我原本还不信,现在一看,这死蛇最少也有15公斤重吧?”
  “我的妈呀,毒蛇也能长这么大?”众女都头皮发麻的尖叫着。
  “敢咬老子的女人,看老子不剥了你的皮,然后炖汤喝!”张大雕一边咒骂一边把死蛇拿到河边剥皮清洗,还把巨大的蛇胆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眨眼间,狰狞恐怖的巨蟒变成了又肥又白的蛇肉。
  刚开始,众女还惊惧的闪到一边,不敢靠近这蛇肉,毕竟,女人天生怕蛇,哪怕变成了蛇肉,也无法排除心中的恐惧。可当张大雕用水果刀把蛇体剔成一片一片后,她们也有些心动了,毕竟,谁都知道蛇肉是美食,而且很多人都吃过,这么大一条怪蟒,光是肉片就有十来斤,若是丢掉实在太可惜了。
  不过,她们还是有些担心,问道:“二叔,这毒蛇真能吃吗?”

  张大雕哄骗道:“当然能吃啦,毒蛇的毒在毒囊里,而且,毒蛇的毒大多要通过血液传输才能让人中毒,我们现在吃的是蛇肉,又要烹饪熬制,哪怕真有毒,也早在高温中挥发了,而且,吃了这蛇肉后,就沾染了烙铁头的气息,以后,再也没有毒蛇敢靠近你们了。”
  一听这话,哪怕是不敢吃蛇的女孩子也动心了,毕竟,刚才小表妹被蛇缠住撕咬的一幕可是极其恐怖的,若吃了蛇肉毒蛇就不敢近身的话,哪怕这蛇肉有毒,那也必须尝一尝了。
  说到底,她们都是些小女孩,又对张大雕的神秘敬若神明,以为,张大雕厉害,张二雕也肯定厉害,要不然,怎能把小表妹从怪蟒嘴中救出来呢?
  于是,一砂锅蛇羹在火尖上翻滚出浓浓的香味,众女又拿出现成的卤菜和饮料,准备大快朵颐了,这时候,小表妹在被窝里叫道:“给我穿衣服,我也要吃!”

  张大雕笑道:“想吃可以,但不能穿衣服。”
  这话立马又引来众女一阵羞臊。
  小表妹迟疑了下,居然道:“那你要抱着喂我。”
  张大雕浑身一热,当真把她从被窝里抱了出来,放在腿上,搂在怀里吃喝起来。
  这下,姐妹们一个个面红耳赤,吃到嘴里的东西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味了。偏偏,小表妹还故意刺激她们的神经,时不时的发出勾魂夺魄的声音,继而,在众目睽睽之下几番颠簸,才结束了一顿香艳的大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