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86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比普通人,这些练出真功夫在身上的人是有区别的,主要体现在骨骼结构和气质神韵。书画界有句话叫画皮难画骨,画骨难画神。说的就是人的骨骼神韵各具独到之处,皮相好画,而骨骼和神韵却难以传达。
  李牧野想起了狄安娜,她的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灵动,就像一只猫科动物。而小芬在被曹大头打通了尾闾后,全身上下贯通一体,柔韧妩媚,举止动作无不类蟒似蛟。而老崔,往那一站就算一动不动,也很容易让人想起没毛的大狗熊。
  仔细观察,外面这仨各具奇相,矮小者缩身曲腿,形如猿猴;居中的高大中年汉子则是昂藏威仪鹰顾狼视,另一个眼镜男弓腰拔背,举步如探路,迈十分只走六七分,谨慎的像一只鹤。
  许扬尘早换上了那伙计的俗家衣服,出去前又将头发披散成文艺青年的范儿,拿着菜谱来到酒店前厅。
  鹰顾狼视的中年大汉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是这儿的老板?”
  许扬尘道:“老板是我儿子。”
  中年大汉接过菜谱看了一眼,似随口的问道:“你在这儿做买卖,有没有注意到陌生人经过这里的?”
  许扬尘反问道:“你们是来吃饭还是打听人的?”
  中年大汉不以为忤道:“当然是来吃饭的,不过就随便问问。”说着,在许扬尘的介绍下点了几道菜。
  许扬尘收回菜谱,道:“我们这个地方是个四方交汇的地方,南来北往,东走西去的都经过这里,陌生人多了。”

  中年大汉道:“我跟你打听的是两个人,一个是上点年纪的道人,另一个是年轻的小伙子。”
  许扬尘道:“好像有点印象,从我这门口经过的人太多了,除非进店吃饭,不然哪记得住。”说罢,转身走回到后厨。
  “幸亏没下药。”许扬尘心有余悸的对李牧野说道:“外面仨人都是国际知名的顶尖杀手,尤其那中年汉子,叫咸东平,文武榜上有字号的人物,成名很多年了,是霍泽最得力的手下之一。”
  “文武榜是什么情况?”李牧野一边忙活做菜,一边半开玩笑的问道:“天下武林高手的排名吗?”
  许扬尘道:“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你先按我说的给他们配菜。”
  “什么意思?”李牧野放下手上的活计问道。
  “先按我说的做,回头什么都告诉你。”许扬尘快速说道:“蒜泥狗肉和咸菜炖青鱼两道菜一起上桌,驴肉和香菇搭配着做,包饺子还是炖焖你看着整,蜜酱肘子配青葱,羊肉做白醋酸口儿的。”
  这些菜都不是什么少见的东西,厨房里有现成的材料,对李牧野而言炮制出来不难。只是不能理解许扬尘为什么要交代的这么仔细。李牧野一肚子狐疑,按照他说的把菜做了,次序,手法,时间,几乎一点不差。
  许扬尘不动声色把做好的菜一道道端出去,又在后厨寻摸出几瓶啤酒送过去。
  外面仨人不疑有他,却还是谨慎的分别挑了不同的菜品尝。一人吃了狗肉,其他俩人就尝别的菜,如果哪一道菜里有问题,中招的也只会是一个人。
  李牧野隔着门缝悄悄看着,暗自钦佩许扬尘的江湖经验老辣。若真个下了药,这会儿非炸庙不可。
  许扬尘安顿好那仨人,回到后厨,悄声道:“怎么样,这老江湖不好对付吧?”
  李牧野冲他竖了一下大拇指,道:“一个比一个精明,看来这一关不好过了。”
  许扬尘透过门缝看着,笑了笑,道:“也没你想的那么难。”
  李牧野旧事重提,问道:“你还没告诉我那个文武榜是怎么回事?”
  许扬尘看一眼时间,道:“行,趁他们吃饭的工夫,跟你唠扯唠扯也好。”
  江湖是很大的一个概念,在这里头有规矩,也有层次,而且等级分明。所谓文武榜,就是在这个圈子里达到一定级别后才有机会接触了解乃至上榜的一个排名。
  文者为术为谋为智,武就比较简单了,单纯以武力高低评断上榜资格。这是江湖中非常高端又隐蔽的圈子,文武二榜各凑了五十人之数。凡榜上有名者,个个都是人中龙凤。有的精通奇术,有的智谋过人富有四海,有的则是武力超群。
  李牧野听到这里有些困惑:“这个榜单是谁排的?天下这么大,够资格进入到这个圈子的人纵然有限,也不至于只有百十之数,这个排名的权威性怎样保证?”
  许扬尘道:“文武榜出自玄门,自朱明天下始,至今六百年多年,权威性方面还没出现过争议。”
  “这玄门又是什么情况?”
  “就是一群无所不知,无所不在的人。”许扬尘道:“让我具体的说,我也说不大好,总之是道门,沙门,儒门,全都在这里了,具体的来历等你以后到了一定层次时,或许就可以了解了。”

  他继续说道:“从朱明天下开始,历朝历代,凡文武榜上有名的人,无不是代表了这个民族在体力和智慧两方面巅峰的人物,如今天下格局大变,世界大同的背景下,这些人中龙凤的足迹也遍及全世界,他们虽然名声不显于世俗,却都是各自所处领域里的顶尖人物,就比如外面这个咸东平,就是武榜第四十八位的人物,一身功夫已入化劲。”
  李牧野有点惊讶:“这么牛逼的人物,才排到四十八位?”
  “死在你手上的霍山只比他排名高三位。”许扬尘道:“你对功夫的了解太浅,所以不知道高出一线去便是天差地别,换做是你身边那小助理,我这一句话她便能理解。”
  李牧野想了想,忽然问道:“你总说起那个曹大头,他应该也是这榜单上的人物吧?”

  “当然!”
  “那我好奇问一句,他排在什么位置了?”
  许扬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正看着外面,饭厅里的仨人风卷残云已经酒足饭饱,中年汉子咸东平站起身来准备结账的时候,忽然身子一晃,其他两人也跟他起身,却又立即手按当胸颓然倒地,只剩下咸东平自己还强自站在那里。面如重枣,摇摇欲坠。许扬尘指着他不住念叨:“倒也,倒也!”
  李牧野惊讶的看着:“怎么会这样?”
  江湖道,走得越远,同道知音越是难觅。
  漫天白雪下,两个孤独于世界之外的男人跋涉于阴山深处。
  “为什么不趁机杀了他们?”
  “因为杀了他们,就会有更厉害的人物来继续他们的任务。”许扬尘道:“贫道不能确定下一次来的人是谁,与其如此,不如留着他们,心里还更有数些。”
  李牧野又问:“我一直不明白霍泽为什么不亲自出手,别告诉我是这仇结的还不够深。”

  许扬尘道:“有人警告他,如果他敢踏入华夏领土一步,会有一些厉害人物包括跟他同级别的曹林加入到追杀他的行列里,他虽然位列武榜六大天王之一,却幸亏是之一而不是唯一。”
  “这一路你已经教了我很多东西。”李牧野道:“从您这里,我大开眼界,才知道世间千奇百怪,物性各有千秋,徒手打穴,混物成毒,若用之得当,杀人或救人只存乎一心,您以天雕为眼,以地鼠为耳的手段我已经学会了,还有那些诱发对头心梗的混毒食克方子我也已烂熟于心,另外还要谢谢你送的百宝囊,有道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