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9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赤裸的娇躯在他身下完全敞开,一丝不遮掩,漾着无法言说的美好春光,“什么别动?”
  他被我折磨得咬牙冒汗,“你别动”
  我楚楚可怜说我很痒,还很热,动一动可以解救我。
  电话那边鸦雀无声,但我知道没有挂断,我是故意的,能和乔苍通电话一定是管事儿的心菔,在这个组织里 有话语权,常锦舟是明面的嫂子,我得让他们知道到底乔苍心里谁更重要,他最迷恋谁,是为我排除暗箭难防的后 顾之优。
  对方尴尬咳嗽了声,“苍哥,时间紧急,您能停一下吗?要不我去接您”

  乔苍看了我一哏,另一条手臂撑住库沿,打算抽离下库,我故意缩胯,裏得他紧紧的,他被我折腾得汗水又 冒了一层,我还是第一次在他身上用,不论之前多么激烈,多么疯狂,我都没有把这招使出来,因为我记得清楚周 容深被我搞得多难受,就因为这个功夫,他差点把我弄死在库上,我可招架不了乔苍,但我知道他来不及了,他不 会继续做,才消磨他的意志,他急促喘息着,“从哪学的。”

  “我天生就会,你不是和唐尤拉说我天生的荡*吗,世间女人在库笫的妖娆不及我一半,我怎能辜负乔先生厚
  率 ”
  反。
  他被我气得哭笑不得,我们赤裸僵持着,他趁我换气时猛地_抽,一种令我失望的,无边无际的空虚感瞬间淹 没了我。
  我媚笑着呻吟出来,随他起身而倚卧在库铺,他结实紧绷的肌肉浮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水,让男人在库上如此欲 罢不能,对女人而言是最大的成功,我问他还做吗。
  他系上皮带侧过脸看我,我千娇百媚伏在库沿,距离他不过几厘米位置,他舌尖舔过门牙,“先欠着,下一次 连本带息偿还给我”
  我心里有了谋算,不动声色部署一盘非常津妙的棋局,这盘棋局我有把握一定会诱发翁婿离间计,我在他穿好衣 服朝门口走去时漫不经心说,“常老要杀你”
  我这句话果然吸引乔苍停下脚步,“你从哪里听说”
  “常老身边有个随身的暗镖,叫阿彪,你知道吗。”

  他说清楚。
  “他那天就险些崩了你,我在墙根底下听见,他告诉常老你身上有防弹衣,刀枪不入。”
  乔苍眉梢挑了挑,不由笑出来,“怎么,何小姐这样金贵还趴墙根吗”
  我极其风*撩起铺陈在手臂上的长发,“只要能听到消息,趴粪池我也肯”
  他笑而不语,整理衬衣上的纽扣,我看出他半信半疑,他对我其实防备很深,不论这份感情有多深刻,轰烈 ,他永远保存了底线,包括我也是。

  我掩唇打了个哈欠,“信不信由你,常老已经对你起了杀机,你可以让这伙人伪装成护送你去西街办事,提前 放出消息,在十三铺露脸就走,看那边有没有常老的埋伏,大不了费几个兵卒,你可以确定常老派了什么阵仗,他 铲除你的决心有多大,你也能有个对策。珠梅有几拨势力,你能想到是他吗?”
  他思考片刻,“何小姐是我这条船上的人吗”
  我翻了个身,平躺在蚕丝被里,将哏睛闭上,“我哪条船也不是,不过相比较乔先生,我更希望常老输得狠一 点。”
  他立在原地眯眼,呼吸声都很浅,似乎陷入深思,我听叫脚步声已经快要消失在门口,补充了一句,“三日之 内,常老不会撤手,你如果要试,就不要超过这个时限。或许用不了多久,常老会在金三角分你一杯羹,在特区也 C`ha 几面旗帜。”
  乔苍喉结滚动了几下,他没有停留,门扉被他轻轻带上,我蒙住脸,很久之后才压抑回心底的狂跳。
  第二天一早,我进厨房端了一盅汤,看时辰估摸常秉尧已经用了早餐,从唐尤拉房离开,我带着阿琴去找他
  书房去不得,那是常府禁地,藏了太多不可告人不见天日的机密,大太太都不能碰,常秉尧大多在文竹堂,既 是画室也是古董间,他很喜欢那里。
  我到达时果然他在,门敞开了一扇,里面有佛香袅袅散开的味道,我从阿琴手里接过木盅,扬了扬下巴示意 她在回廊守着。
  桌后站立的常秉尧正伏案画一只雄鹰,他没有抬起头,而是专注落笔,笔锋极其苍劲,勾勒行云流水一般,鹰 的哏睛在他指尖如同沾了生气,那样栩栩如生。
  我扣了扣门,“老爷。”

  他听到是我声音,立刻停笔抬起头,我举了举手里的汤羹,“听五姨太说您喜欢山菌汤,喝了几个晚上,山菌 上火,我煲了莲子羹,里面兑进去茉莉花,清香去火,您要不要尝_尝。”
  他将毛笔压在镇石上,“你亲手煲的吗”
  我款款靠近他,来之前喷了香水,随我拂动而散开一室香艳,令佛香黯然失色,他有些陶醉和迷离在我身上嗅 了嗅,“是莲子羹香,还是你香”
  我打开盅盖,舀了一勺吹凉递到他唇边,“当然是莲子羹温火慢烛两个小时,每十分钟加入几瓣茉莉,香都渗 透进水里了,回味无穷”
  他张开嘴喝掉,目光落在我特意遮掩过但仍旧饱满髙耸的胸口,“莲子羹温火费了两个小时,的确味道很清新 ,但你这个人,修炼7二十年.比它味道更好。,,
  他凝视我被挤压出沟壑的胸部,下意识要解开蕾丝扣,我趁他指尖触碰的霎那,娇笑着躲开,仿佛跳了一支舞 ,从他势在必得的掌心逃脱,我媚态橫生,倚住摆放古董的梨木架,“老爷别忘了,美色上火,我可是来给您去火 的”
  他凝视空了的手有些怅然若失,也有些生气,命令我,“过来。”
  我不依,随手拿起一只看上去价值连城的玉如意,笑眯眯说,“老爷如果不老实,害我白蹲厨房一大早熬了 去火的羹,我就把这个砸了,俗世说千金买红颜一笑,老爷这么疼惜我,不如万金买我一笑”

  常秉尧被我嚣张得意的模样逗得哈哈大笑,“好,我不碰,你过来”
  我这才依了他,我走到跟前避开他怀抱,拿起桌上画纸,“老爷真是内外兼修,连国画都这么有神韵”
  他间我懂国画吗。
  “画形画神嘛。看这个鹰,像恪印的标本似的,老爷还骗我是用势力降服了几房姨太太,分明是才华”
  他被我哄得晕头转向,抱住我的腰,隔着丝绸吻我臀部,“今天嘴巴抹了蜜,是不是做了亏心事。”

  我脸色一变,“没有。”
  常秉尧何等多疑,他立刻看出我不对劲,他揑住我的脸,逼我面对他,“真的没有吗。”
  我惊慌咬了咬嘴唇,“如果我说了,老爷会怪我吗”
  他脸色风平浪静,“你该知道,你做什么我都不舍得责怪。只要你不是为了杀我而来,我到死也保你”
  我推开他手臂,柔柔弱弱在他面前跪下,“老爷,我咋晚去后院湖泊喂鱼,遇到了乔先生”
  他眼睛危险眯起,没有说话。
  日期:2017-10-20 06: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