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9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爷心中,大太太是旧情,我是新欢,大太太保不住桂姨,我一句话她就去了暗室,你们自己掂量”
  保镖眼球转了转,他说明白了。
  我靠近他一步,“确定活不了再去通报,找大夫的流程不要漏掉,怎么也得装个样子,不是不想留她,是她自 己命薄,华佗在世也留不住。老爷顶多让你们找个萃席子,卷了她送到乡下老家火葬,到时找我来要赏钱,我亏不 了你们。手脚千脆点。记住,让大太太仔细瞧瞧桂姨死相,这么多年了,好好送个别。”

  晚上唐尤拉佣人给我送信儿,常秉尧留在她屋子过夜我翻找出一条红宝石顶链交给她,让她替我送唐尤拉, 一点小礼物。
  佣人向我道谢转身疾步走入夜色,我站在原地低低笑了几声唐尤拉珠宝多,可这样稀罕的却没有,她一定很 喜欢,日夜佩戴着。
  我正要过去关门,一只手伸入缝隙,被门扉夹住仍不退避,也不叫喊,我一愣,本能打开,那只属于男人的手 腕被夹出一道红痕,银色的百达翡丽在幽暗的烛火下闪烁着极其诱人的光泽,我不用抬头看也知道是谁,我侧过身 ,让出半人经过的笮路,他进入后我四下瞧了瞧,确定无人看到,才将门关上落了锁。
  他仿佛一根针般锋利尖锐的哏眸礙视我的脸,有些奔涌的怒意,我想起他在暗室那副戾气样子,媚笑朝他走过 去,我刚洗了澡,穿着乃白色睡裙,触手温凉的真丝比水还柔,最让男人销魂。
  我失了骨头似的伏在乔苍肩膀,在他滋长出厚重胡茬的下巴上温柔抚摸着,“你生什么气呀瞧你沉着一张脸 都把我吓到了,你摸”
  我握住他的手,按在绵轮的心口,故意鼓了鼓胸脯,他面无表情,我问他是不是心跳很快。

  他手沿着我睡裙领口探入,不再有丝毫阻碍,贴在滚烫娇嫩的皮肤上,狠狠抓了一把,“是有点快。”
  我贪婪放荡的目光往他喉结扫了扫,“乔先生偷偷摸摸是找我暗渡陈仓吗?还有几天我要来月事,你得抓紧了
  他垂下眼睑,在我不点自红的唇上定格,“看你那晚太狼狈,我没有说,这就是你要的生活每天提心吊胆, 被一群红了哏睛的女人围攻算计,舒服吗”
  我咬牙切齿,他就是有本事大煞风景,等我没了兴致,又逼着我做。
  “我这不嬴了吗,大太太没了桂姨,锐气大挫,她会老实一阵的,足够我料理了三姨太和二姨太。”
  他冷笑,你小看她7 〇何笙,没有我你根本活不下去。,,
  我脸色一变,手指从他身上脱离,“没遇到你之前,我为容深料理了数不清的麻烦,天下没有我搞不定的男 人,也没有我打不嬴的女人”
  他挑起我下颔,饶有兴味观赏我恼羞成怒的样子,“可遇到我之后,你虽然依旧狠毒,聪慧,但你有了退路, 有了依靠,你无时无刻不告诚自己,不管你做了什么,多么放肆,我都会接受,为你收拾残局,这个念头在你心里 根深蒂固”
  他薄唇贴着我樓出一股股淡淡药香的脸颊,张嘴咬在我嘴角,“你比在他身边时,更像一个女人,一个柔惰似 水,明眸善睐的女人。在他娶你之前,你做了他两年半的玩物,你已经习惯了顺从讨好,而在我面前,从最初你就 仅仅是一个女人任性,撒娇,风*,楚楚动人,释放了你的本性”

  我身体僵硬,呆滞看着揺曳的烛火,他趁我失神将我抱起,甩在柔轮的大库中央,他一边扯掉碍事的衣物一边 说,“其实你爱我更胜过爱他你把你虛伪的好给了他,把你真实的好与坏给了我。”
  我嘴唇颤抖说不是,我只是不舍得把坏用在他身上。
  他倾压下来,我没有得到结果,奋力挣扎着,“我最爱的是容深,如果他现在还活着,如果他回来,我会毫 不犹豫…”
  “他死了,也不会回来,即使回来了,何笙,你会痛苦,你会发疯。”
  他脱掉我的睡裙,在我剧烈起伏的心脏戬了戬,“因为你这里,根本舍不掉我。你的风月,容不下他了。”
  我仿佛坠入冰窟,我从没想过,没想过自己会遇到一个让我爱他胜过爱容深的男人。
  我以为永远不会,乔苍仅仅是失去容深后我世界里最美好的光,尽管这道光黑暗,残忍,带着斑驳的歹意与仇 恨,掠夺,占有,肆意我以为我们在肉体的快感里相爱,充满了不纯粹的目的,狂欢的彩色影子迷惑了我们,我 始终把名分看作男人对女人的爱,所以我爱容深,爱他给我尊严,给我高贵,许我未来。
  我不会听信任何人的话,我为了容深的安息,为了他的魂魄,走到了今天,我怎能允许它不值得。
  乔苍炙热削薄的唇透过长发贴住我耳朵,一半诱哄一半冷冽,“我很希望他活着回来,即使我和他会陷入无休无 止的博弈中,但至少你会看清你到底离不开谁否则一个死人驻扎在你回忆里,你放不下,我永远抗争不过。”
  他话音未落狠狠穿透了我,不给我丝毫反应的2隙,我被那股近乎撕裂般的巨痛惊酲,烫得蜷缩起身体,他脸 埋在我长发间,喷出炙热的呼吸,“何笙,世上最聪明的人,总是在风月里犯糊涂,还诨然无觉”
  我两条腿缠紧了他,在他如火猛烈的瞳仁中笑出来,“乔先生为什么不肯承认,你受不了活在另一个男人荫影 下,你比容深更厉害,但你也永远比不了他千脆,他可以为了娶我,冒天下之大不韪,官职,仕途,家庭,杈力, 声誉这些统统都不要,而你不行,你好不容易说出来,却还让我等我不管你们男人的雄心大略,我只知道谁对我 更不顾一切”
  “他吗。”
  乔苍冷笑,“他没有活在我的世界里,对我而言,没有关系才是最好的保护。如果我是他,我也可以做他做的 事,但他是我,他也办不到”
  他每说半句话,便发了狂的撞击一下,我不得不死死攀住他肩膀,来平衡自己身体不飞出去,逐渐加深的舒服 令我脸孔有些扭曲和变形,他试图吻我的唇,我故意避开,他张嘴咬在我锁骨和胸口,我感觉到他咬得很深,我 担心他留下痕迹,拼了命夹住双腿,朝库头躲闪,他察觉我的抗拒,更野蛮占有我,库铺在月色里浮荡,好像下一 刻就会坍塌。
  我们战况最激烈的时候,乔苍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原本不想接,可电话断断续续响了七八次,似乎很重要的 事,他探出手臂触摸到西裤,从口袋内摸出手机,接通的同一B寸刻男人非常焦急说,“苍哥,咱们派去搞赌场的十 几个人和常老部下交手了 三残两重伤他们也没讨到便宜”
  乔苍贯穿我的姿势一顿,“什么时候的事”
  “刚才,这几天一直埋伏叮梢,今晚时机最好,没想到他们防了一手”

  乔苍沉默片刻,“他知道是我的人吗”
  “还不清楚,这伙人不是北哥手下,根本不在册,常老查不到但珠海敢和他杠头的,而且还和他明面有了冲 突,他应该不难猜到,只是没证据,也不好问您”
  乔苍冷冽深沉的哏睛眯起,我故意扭摆臀部,将他深埋的火热朝更深处滑动,他哑着嗓子闷哼了声,“别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