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7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他人都不说话,阳书记看了眼纪委书记,“你们纪委有得忙了,这事传出去可是南阳省的一个笑话。好吧,你们两个一起过去!这事要从快,从严处理。”
  吴德贤市长松了口气,还好,顾秋在关键时候,没有落井下石。当天晚上,一架专机从省城出发,截着省公丨安丨厅,省武警总队,还有省委调查组的工作人员,迅速赶往武源市。
  莫副书记正在批评曾开源,“身为一个公丨安丨局长,公丨安丨系统的主要领导,没有一点立场,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性,我看你这个局长不要当了。”
  莫副书记骂得很凶,曾开源在他和政法委书记面前,也不开口争辩。反正顾书记不在,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莫副书记说,“象你这种态度,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错误吗?顾秋同志在武源市大搞一言堂,对民营企业如此乱来,组织上是要查处的,你认为自己这种行为是什么?是什么?”

  “你这叫拉山头主义,盲目崇拜!”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匆匆进来,在莫副书记耳边说了一句,莫副书记脸色大变,“这情况属实?”
  “千真万确!”
  莫副书记看了政法委书记一眼,“这里交给你了,我过去一下。”
  看到莫副书记匆匆离去,政法委书记心里也没底,但是他知道,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退路了。
  省委调查组和省公丨安丨厅,省武警总队空降武源市,到了机场之后,迅速行动。
  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武源市那些名单上的干部。省委书记说了,只要涉案,绝不辜息。
  因此,这些人一个都不能跑。
  顾秋和吴德贤回到政府办公室,顾秋说,“德贤同志,你通知吧!”
  只能以吴德贤的名义通知这些人,否则他们要望风而逃的。当然,还有些人抱着侥幸的心理,肯定不会走。因此分两手准备,一边直扑这些名单上干部的家中,一边打电话通知他们,让他们过来自投罗网。
  卢良诚接到吴德贤的电话,听说要他马上过去。

  他听说吴德贤回来了,立刻跟莫副书记商量,吴德贤同志回来了,要我过去,怎么办?
  莫副书记此刻正在车上,他对卢良诚道:“看吴德贤同志怎么说?你先过去吧,我和其他人稍后就来。”
  卢良诚有些担心,莫副书记说了句,“法不责众,你怕什么?”
  卢良诚正准备过去,冷不防楼下冲上来几名全幅武装的武警。两名纪委的同志严肃地道:“卢良诚同志,请跟我们走一趟。”
  “干嘛,干嘛?”
  卢良诚看到这架势,刚才莫副书记还说法不责众,谁知道话还没说完,他们就来了。
  看到这些人扑向自己,他就挣扎着大喊,“你们这是要干嘛?放开我,放开我!”
  两名武警二话不说,带走。
  宣传部长吕建勋接到吴德贤的电话,正要出门,外面站着几个人,他一看就知道了。
  工作人员正要说话,吕部长道:“不要惊动家人,我跟你们去就是。”
  接下来,政法委书记也被请过来了,还有纪委丁三省等人。
  经此一役,名单上的重要干部基本落网。
  唯独莫通达不见人影,有人说他躲起来了,有人说他跑了。
  在对这些干部采取行动的时候,武警总队的另一队人马已经出去,对万天海展开追击。
  顾秋和吴德贤坐在办公室里,看到吕部长走进来,他进来就说,“我自己坦白,交代我的问题。”
  顾秋看了他一眼,这是第一个主动投诚的干部,本来想帮他一把,无奈国法不容,这就只能看他的造化了。
  吴德贤挥挥手,“去吧!”
  这个时候跟他和顾秋谈,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
  要交代,也只能跟工作组的人交代。
  这些人落网之后,全城搜捕,莫通达副书记不见人影,万天海国集团被查封,万天海和他的秘书,司机,莺燕等人不知所踪。
  曾开源被带过来,顾秋问,“怎么搞成这样?”
  曾开源道:“莫副书记和政法委书记把我扣押了,要免我的职,我没法抽身。”

  “简直就是胡闹!”顾秋骂道。
  吴德贤脸色一直很难看,搞成这样,太扯了。自己和顾秋不在,莫通达竟然有这么大的本事,把这些人纠集起来整曾开源。
  这不是摆明了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嘛!
  吴德贤一直认为,贪腐还没有到这么严重的程度。

  从目前的架势来看,只怕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他有些郁闷和气愤,至于顾秋提供给省委的证据里,究竟有些什么,他真不知情。
  接下来,吕部长第一个主动坦白,他说了自己的原因。很大的程度上,有环境因素和各方面的压力。
  调查组的人道:“我们知道该怎么做,既然你这么配合,主动坦白一切,我们会跟组织上反映情况。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
  吕部长说,“这些钱我都没有动,都放在那里,随时准备上交的。其他的没有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
  找卢部长问话的时候,他开始不肯说,后来调查组的同志,播放了一点视频给他看,“我们给你提个醒,这是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再不珍惜,后果自负。”
  卢部长低下头,考虑了很久。半晌才问,“莫通达抓住了吗?”
  “交代你自己的问题,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这个王八蛋叫我过来探口气,自己却跑了。”
  调查组的同志,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卢部长咬咬牙,“好吧,我承认,从他那里借了一辆汽车。可那是顾秋搞的名堂,如果不是他把公车上交了,我哪用这么折腾。堂堂一个副厅级干部,连个专车都没有,我还不如乡镇的干部呢!什么待遇他都砍,同志们心里有怨气。我也一样!”
  调查组的同志问,“他是谁?说清楚。”
  “万天海,还能有谁。”
  “你和万天海有什么关系?从他那里得到多少好处?这些问题,你必须交代清楚。”
  卢部长道:“这都是顾秋B出来的,他一来就搞什么清廉,把住得好好的别墅给退了,把车子给上交了,连普通的宴请都不许,你们说当官当到这份上,我还不如回去做老百姓。做老百姓至少还有几丘田,要是碰上什么拆迁之类的,也能分个几十百把万。当这个官有什么好,所有的待遇都消减了,他要装清廉,连累了大家。其实这都算不了什么,普通的吃个饭,喝个茶,根本不能算什么行贿受贿。”

  调查组的同志道:“你的意思是,你没有从万天海那里得到好处?这样吧,我再提醒你一下。”
  调查组的同志,把今年年初的一份证据找出来,“万天海托你搞个人到税务局,给了你二十八万现金,是否有这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