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6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看料子吧,梁先生看完料子,在休息也不迟,工作重要。”
  听到我的话,梁斌就带着我进寨子,我好奇的问梁斌:“梁先生,你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投资一下这个村寨呢?”

  “噢,邵先生,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地方,不值得投资,这个地方,是我们云南华人的聚集地,但是,并不是常住地,这里可以做生意,但是绝对不适合生活,真正的有钱人,都已经到清迈市区养老去了,谁愿意在金三角这个地带常住?不安全的,所以,投资这里是没用的,在清迈,有个华人回民镇,这里大部分的人,都在哪里居住。”梁斌说。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看着这里,但是人还是挺多的,可能,哪里都是穷人比较多一点吧。
  梁斌带着我们到了一个仓库,这个仓库挺大,有专门的人把守,而且配着武器,梁斌让人开门,我们走了进去,里面是棚户形式的仓库,跟缅甸存储原石的棚户差不多。
  我看着很多原石堆放在地上,都是黑黝黝的黑乌纱,在远处,放着一块一米多高的原石,长大概一米五,很大一块,从皮壳看,很细致,这块相信就是梁斌重点推荐的那块会卡的原石了。

  梁斌请我到棚户里面,说:“这里有大概五吨左右的老帕敢的原石,我可以跟你保证,市面上,只有我这里有这么多正宗场口的老帕敢原石,五个亿,你绝对不亏的。”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但是我还没说话,陈辉就站出来了,说:“这我就不同意了,如果我们亏了,你是不是要补贴我们?”
  听到陈辉的话,我楞了一下,梁斌显然也楞了一下,看着陈辉,他脸色不高兴,陈辉又立马说:“我师父告诉我,神仙难断寸玉,你敢保证,这里每一块都能赌赢吗?如果是这样,那你还卖给我们干什么?”
  听到陈辉的话,我心情有点不好,梁斌笑了一下,但是没说话,我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陈辉还跟我犟嘴,说:“生意归生意,人情归人情,总是要分开的,谈生意,还是谈生意的好,一切都说在明处,梁先生的话,会让以后生成麻烦的,如果我们亏了,是不是可以回来找梁先生?梁先生做生意不仔细,要不回来账,这是教训,所以,我们得牢记,梁先生说过的话,是不是算数呢?”
  陈辉的话,尖酸刻薄,真的有商人的潜质,把梁斌说的站在那里很生气,但是,我听着却很爽,陈辉这个人,确实有做生意的天分。
  陈辉看梁斌不说话,于是就说:“梁先生,我听说,你是最大的红宝龙集团的董事长,你们的原石也是最好的,但是,原石还是得挑过了才能决定价格,既然我们都来了,那么我们现在就看货给价,这样,也显得你们公司公平,不是店大欺客,是不是?”
  这句话,如果是来之前这么说,我非常赞同陈辉说的,但是我们已经谈妥了价格,所以,就不能变,这是赌石的规矩。
  我说:“没你说话的份,一边去。”
  陈辉听到我的话,就有点恼火,但是还是乖乖的站在一边,我说:“梁先生,年轻人,不懂事,我们谈好的生意,不变。”
  梁斌点了点头,就说:“请……”
  我点了点头,就带着他们进棚户看料子,我拿起来一块料子,是黑乌沙,都是黑乌沙,从皮壳上看,料子乌黑油亮,是非常好的皮壳料子。
  我说:“帕敢场区位于乌尤河中游,距隆肯西南大概八千米,是开采时间最早的场区,也是历史名坑,场区面积大概有五十平方千米,有大大小小余个场口,属于优质次生矿场区,开采多在山区水系两边的斜坡进行,这里矿坑分布最多,较集中,是缅甸翡翠的主要产地,属于老场区,现在能开采的,也就只有红宝龙公司了。”
  陈辉跟黄广听着就点头,表示了解,李吉蹲下来,拿着料子,说:“老帕敢常出高价值,高品质的翡翠原石,因此喜欢赌这个场口的人多,行内人深信帕敢基常能出色、种都一流的翡翠原石,但是现在老帕敢已经很少大批出现了,前几年还封矿了,所以,真正的老帕敢就越来越少了。”

  我点了点头,这些事,他们这些青瓜蛋子是不知道的,老帕敢场口的翡翠原石分为山石和水石,山石以黑乌砂为最好,其次是黄盐砂和白盐砂, 结晶细、种好、透明度高、色足,个头较大,从几公斤到几百公斤,各种大小砾石分布在沙土中。
  水石多松散堆积在乌尤河床中,皮壳薄而光滑,大多 未形成风化外壳,这种石头是最好的,我看着这里的料子,基本上都是水石。
  老帕敢的料子,有几种表现的形式,一是砂发似盐,多为黄白色,颗粒感强。
  二是少见蜡壳原石,常见 松花、绿带特征,其内部常有绿。
  多数地水好,色正,色足,并有黄雾和白雾,还有混合雾。

  老帕敢的外皮不仅砂硬,砂细,且砂粒均匀,一般皮壳较厚,灯照不透,且基本没有蜡壳。
  我小声的跟李吉说:“带他们两个看料子,让他们挑挑料,练练手,知道怎么选老帕敢的料子吗?”
  听到我的话,李吉说:“知道,师父,要找皮黑似漆,砂发有力,有“莽带”“松花”表现的,你常说,皮上有廯,皮下有雾,常出高翠嘛,这个我懂。”
  我点了点头,我说:“刚才那个说话的人,脾气有点硬,你使劲给我磕,要是不听话,可以打,但是掌握分寸。”
  李吉点了点头,就带着人到里面去,我站在梁斌面前,我说:“梁老板,说正题吧。”
  梁斌笑了笑,说:“邵先生,刚才那个年轻人,我看着眼熟,好像跟一个人很像。”
  “好眼力,黑手发的儿子。”我说。

  听到我的话,梁斌就点头了,说:“难怪。”
  他也没多说什么,就释然了,带着我去看那块会卡的料子,我们站在料子前,梁斌蹲下来,拍着料子,说:“这块料子运过来,死了十几个人,带血啊。”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那一块翡翠不带血?”
  梁斌笑了起来,说:“还是邵先生看的透彻,邵先生,请吧?”

  梁斌是个行里人,所以他不说料子好坏,全凭我自己看,这是最中规中矩的,我拿出来放大镜,还有强光灯,料子的皮壳看,是大象皮,我说:“头层的料子啊,现在很少见了啊,而且这么大一块。”
  “是啊,这是收藏的料子。”梁斌惜字如金的说着。
  我没有多问,自己看料子,料子有蟒带,环绕一圈,而且蟒带很粗,很有力,在向上的一面,还有松花,一片一片的,我摸着料子的皮壳,扎手,这就是会卡头层的料子的,非常典型的料子。
  日期:2017-09-27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