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3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吴点头应了,这就要回去拿钱。陈九江就说:“老吴啊,你在这乡里是有影响力的。捐款这块的事情就由你负责了,只要是捐款超过一百的,到时候,我们专门立一块碑,把名字都给他刻上。就放在中心小学里,让人们永远记住他们,感激他们。”
  陈九江和老吴的谈话没有避着刘松,老吴一走,刘松立刻上前检讨:“陈乡长,我不知道你这还办着大事呢。建校费我也和老吴一样捐五百块。不但如此,我这就回去将欠乡里的钱都交上来。”
  陈九江摆摆手示意他坐下,这才说道:“刘老板,你有这个觉悟很好,我代表乡里的孩子们谢谢你。这次叫你来,一个是谈欠款的事情,一个是要定一批课桌。具体多少你去问朱有道。但是价格和质量,我却要亲自验的。”
  朱有道的人品刘松是知道的,立刻保证道:“陈乡长你放心,价格上的事,我听你的,不会让老朱钻了空子。至于质量,你就更不要担心了,毕竟我也是河西乡的人,怎么也不能坑了自己的乡亲。”
  刘松欢天喜地的交钱去了,陈九江也骑着摩托,载着朱有道去了县里。

  一个中午,全乡都知道,新上任的副乡长,陈九江要修小学。据说钱都准备好了,不但如此,还有人证实说,柳沟村小,都开始动工了。
  当然还有一条消息,也传了出来,说一部分个体户为富不仁,拒不交税。这样人的子孙赶明都别想进新教室,赶紧转学拉倒。
  建小学是个好事情,几乎牵扯着乡里的每一个家庭。自然是一下就吸引了全乡的注意力,成为人们热议和关注的焦点。而那些拖欠着税收的人,一时间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皮厚的还在支撑,而面皮薄的当天晚上就将欠税交到了企业办的账上。
  下午不到两点,陈九江就到了教育局长老倪的家中。朱有道轻车熟路的敲开了老倪的房门,老倪没有去上班,正在家中等着。
  朱有道放下礼物,介绍道:“倪局长,这是我们河西乡的副乡长,陈九江。陈乡长现在负责我们乡的教育工作。”
  “欢迎欢迎。”老倪满脸堆笑,将他们让到了家中。
  进了客厅,宾主落座,不待老倪问,陈九江就说出了来意:“倪局长,百忙之中劳烦到您,是因为我们乡的柳沟小学倒塌了,我想将乡里的小学都整改一遍。所以想到您这来寻求支援。希望您能看在都是同乡的份上,多支援一点。”
  老倪点了点头说道:“上午有道给我来了电话,柳沟小学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整改校舍是件好事情,教育局自然是支持的。只是你也知道,教育局就是个清水衙门。而且僧多粥少,所以实在没有多少余粮。”
  “既然你提到了同乡之谊,那我也不能不尽全力,免得乡里乡亲的骂我。这样吧,我从办公经费中挤一挤,划两万块钱到你们乡里。这可是我能力的极限了。”
  之前陈九江也认为教育口是个清水衙门,自从分管了之后,就发现这话,说的既对,也不对。教育口要说是穷,的确是穷的揭不开锅,不过这说的却是老师。至于领导,那可就难说的很。
  不说别人,就说朱有道。小小的一个教办主任,三五年下来,家资也是十几万的。当然,这也和朱有道生财有道是有关系的。所以,清贫的是老师,富裕的是主管。故而陈九江相信,只要老倪愿意,从教育局挤出个十了万,是没有问题的。
  陈九江看了一眼朱有道,朱有道就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放在茶几上。老倪扫了一眼,并没有去动它。
  陈九江也似没有看见一般,接着对老倪说道:“倪局长,两万块钱,可太少了。来前老朱做了一份报告,乡里的危房要是全部整改到位的话,至少需要五十万。乡里想尽办法,也不过能拿出个七八万而已。到时候村里再出一部分,所以至少还有三十万的缺口。”

  老倪苦笑道:“三十万太多了,就是把教育局卖了,也凑不出十万块来。这样吧,我再给你们加一万,三万块不能再多了。就这,也得偷偷摸摸的给你们,若是别的乡知道了,还不要砸了我的门。”
  陈九江想了一下,突然转移话题道:“倪局长,我可听说了,国庆之前,就要调整了。听说您可能要去交通局呢,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些天老倪正为这事犯愁呢,原本铁定的事情,因为顾书记要调离,就变的玄乎起来。此刻听了陈九江问,心情立刻不好起来,咂了一下嘴说道:“谁知道呢,现在县里的事情越来越让人看不懂了。不过到了哪里都是一样,还不是干革命工作。”
  陈九江就说:“那可不一样啊。以后我们再来教育局可找不到组织了。”说完这句话,陈九江就掏出了烟,对老倪道:“倪局长,烟瘾犯了,我先出去抽颗烟。老朱,你陪倪局长再谈谈。”
  老倪被陈九江两句话说的晕头转向,待陈九江砰的关上房门,突然想明白了,原来这小子在暗示我,趁着现在还是教育局局长,赶紧行使权力。
  不过陈九江说的也对,权力这东西,就是过时不候。老倪是顾书记的人,过两天顾书记一走,钟县长就会上台。到时候别说是交通局,教育局也没他的位子了。只怕人大政协喝茶看报纸是少不了的。
  到那时候,别说是批个条子,就是老倪想进教育局转转,估计也得到门卫那里签个到。即便是如此,钱也不是随便给的,还要看朱有道,给出的价码。
  陈九江一关上门,朱有道就凑到了老倪的身边,说道:“倪局长,陈乡长说的对,该出手就出手,以后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老倪摇了摇头,说道:“有道啊,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最是讲感情,可是这钱的事,不好办啊。”
  领导说不好办,不是办起来有难度,而是要你付出的代价特别大。只要你舍得,是可以容易化的。
  朱有道和老倪是老交情了,这些规矩是懂得的,知道这是老倪在等他开价码呢。于是说道:“老领导,还是按老规矩如何?”
  老倪依然摇了摇头道:“不好办啊。”
  朱有道早有准备,伸出一个巴掌道:“您要是能给我二十万以上,我按这个给您。”

  朱有道和陈九江是有约定的,如果教育局的拨款低于十万,所有的钱必须划到乡政府的账上,超过十万,教委和乡里一人一半。但是若是超过了二十万,那么所有钱都会划到教委的账上。
  朱有道被陈九江宰了三万块,始终耿耿于怀,听了陈九江的提议,马上敏感的意识到,这是陈九江给他的找补机会。所以才下了狠心给老倪百分之五的回扣。
  日期:2018-03-02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