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3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感情陈乡长还是在忽悠我们,这不还是有钱的吗?”
  这下可好,一不留神,这话头又被带歪了。陈九江连忙解释道:“乡亲们,这罐头厂是大刘庄办的合资企业,不是乡里的。”
  “骗人,不是乡里的企业,你怎么能干厂长呢?”
  这句话可就问到了点子上,连陈九江都解释不清楚了。本来这罐头厂就是大刘庄办的村办企业,因为没有钱铺底,陈九江才投了两千算作入股。
  到了乡里,王文明为了顺利上电视,便于管理,这才让陈九江做了厂长。不但如此还将破产了的鸭蛋厂并入了罐头厂。

  这样下来,就成了一笔糊涂账。可是王文明只是一位调制浆糊的老手,却不善于分解,就连陈九江都被这事整的头晕眼花。好在是挣了钱了,若是折钱,早就闹成了一锅粥了。不过这村民的话也点醒了陈九江,若是想要安逸,现在必须明确产权。
  关于罐头厂产权的事情以后可以慢慢理,不过这么复杂的事情却不是那么好解释的。但是陈九江毕竟是陈九江,忽悠一群村民,还是有办法的。
  “乡亲们,罐头厂是罐头厂。就好像你们柳沟村一样,若是谁家做了生意,挣了钱,是不是镇里也能把他的钱收了去建学校?”
  村民们一想,这话说的,好像有道理啊,是不能混为一谈呢。

  陈九江见他们认同了自己的说法,又接着说道:“罐头厂是一个企业,养活着好几十口子人呢,不但如此,还要添置设备,购买场地。哦对了,现在的场地还是鸭蛋厂租给它的,能不要钱?我们乡里呢,只能按照规定,收取合法的税收。”
  这时有个村民急了,大声嚷嚷道:“说了半天,绕来绕去,还是没钱建小学,是不是?”
  陈九江也上了脾气,大声说道:“错!谁说这村小不建了?俗话说的好,再穷不能穷教育。孩子是祖国的花朵,是家庭的希望。要是连个安全的学校都没有,他们怎么成长,怎么成才,如何给国家做贡献?所以村小是一定建的。”
  说到这里,陈九江有意顿了一下说道:“但有一样,你们必须答应我。那就是重建的费用,你们村必须出三分之一,剩下的乡里帮你们补齐。免得别的村,也闻风而上。”
  村民一听,怎么,还要村里掏钱,立刻就炸了窝。柳大壮在旁边悄悄算了一笔帐,心说这也划算啊。按照市价,当时建上一口三间屋的瓦房,至多不到两千,若是省一点的话,也就是一千多一点。至于教室,那就更省钱了。摊分到全村五六十户,也就是每家二十多块钱的事情。这样一来,不但到时候村里不需出钱,说不定还能赚点油水。
  这么一想明白,柳大壮立刻拉住了陈九江的手道:“这钱我们出了。”
  作为村支书,柳大壮是有胆有识有魄力的,当然也是精明的。立刻和陈九江定下了口头协议。

  离开了柳沟村,陈九江载着朱有道,边走边说:“老朱啊,以后无论什么时候,咱们都要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
  “陈乡长说的对,今天可不是我不出力,是我见你游刃有余,实在也插不上话。这才站在旁边成了哑巴。不过话说回来,村小真的要重建?”
  “建,一定要建。”陈九江坚决的说道:“不但是柳沟村,下面所有的村小,包括中心小,该修的修,该建的建。不要等出了人命,才想起来,那时就为时晚矣。”
  陈九江遵守的信条中,就有一条,治下的工作,有了问题若是发现不了,那叫昏庸;如果发现了却改变不了,那叫无能。
  陈九江不想拿孩子的性命安全,来验证自己的无能,所以打定主意要将小学的校舍全部修建一遍。
  朱有道闻言也高兴起来,因为他在这里又看见了商机:“陈乡长,回到乡里,我就下去跑一跑,将每个村小的情况摸一摸底,然后报告给你。”

  陈九江知道他的鬼心思,敲打他道:“这可是关系到全乡教育的大事,你可不要搞出什么事情来。”
  “孰轻孰重我还是拎得清的。”朱有道拍着胸脯保证道:“陈乡长,我办事你放心。出不了差错。要是出了差错,你尽管叫邢局长来铐我。”
  虽然朱有道言之凿凿,心比明月,陈九江还是不相信他。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只要做事就离不开人。人虽然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但是肚皮下的那颗心可是各不相同的。当然,只要你引导的对,驾驭的好,自然就会少出事端。
  就比如这次修建,只要能将村小修检到位,陈九江是不在乎朱有道弄的那点蝇头小利的。
  “不过陈乡长,这可要不少钱呢,据我估计,至少的三十多万,乡里是绝对出不起的。”
  陈九江说:“是啊,钱的事情我们还是一起来想办法,你还是先去村小摸底,过两天和我去趟教育局,看看能要多少再说。”
  到了乡政府,陈九江让朱有道先去将马二愣子叫来,这才通知企业办的人,召集乡里拖欠税收的老板们,十点钟,召开讨债大会。陈九江发了狠话,让企业办的人通知他们,谁要不按时到,明天一律断电堵门。
  没到半个小时,马二愣子就到了乡政府,诚惶诚恐的进了陈九江的办公室。马二愣子是乡长路爱国的大舅子,是个混货,整天就知道拎着一把瓦刀打架闹事。
  后来因为喝醉了酒,将人家的脑袋开了瓢,被劳教了两年。出来之后痛改前非,拉起了一直瓦匠队伍,做起了包工头。即便如此,依然是个混事的大侠。
  自陈九江一板砖将王大打死之后,陈九江就成了马二愣子的偶像。马二愣子常说,我是玩瓦刀的,陈乡长是玩板砖的,大家都是一个祖师的。不过陈乡长玩的高级,一板砖拍死了人,反而升了乡长,而我一瓦刀只是开了个瓢就蹲了两年。所以光看这境界,陈乡长就比我高上许多,所以陈乡长应该是我的前辈。
  所以今天一听见陈九江的召唤,马二愣子立刻怀着朝圣的心,来参拜前辈了。
  马二愣子到了陈九江的办公室,毕恭毕敬的将一条硬盒阿诗玛,放在了陈九江面前的办公桌上。然后退后两步,抱着拳,给陈九江鞠了躬。
  “陈乡长,早就想来拜见你,一直都没机会。听朱胖子说您找我,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马二愣子长的五大三粗,足足有二百多斤重。若是真的动起手来,三五个陈九江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是陈九江一砖成名,早就被河西乡的人神仙化了。此刻就是给马二愣子两把瓦刀,他都不敢上前挑衅陈九江。毕竟杀人的魔头王大都不是他的个,谁敢撑这个腿呀。
  “马二,我听说你在外面跟别人说咱俩是一个师门的?”
  马二愣子红着脸道:“我那是喝醉酒了胡咧咧。您别生气。”
  “这是小事,不值一提。不过今天找你来是件正经事,你要帮我办好了,我就把你这师弟认下了。”

  马二愣子一听,立刻来了兴致,连忙问道:“陈乡长,只要你认我,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干了。”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柳沟村知道吗?”
  “知道,我婆娘就是那个庄的。今天早上还告诉我,那里的村小倒了。陈乡长,您不会是让我去修村小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