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失落有失落的痛苦,得意有得意的烦恼。陈九江现在就是春风得意马蹄疾,时刻都在浪尖上,被那浪花拍的一刻也不得闲。就连县里的约会,都顾不上了。让张晓月电话里好一通报怨。陈九江只得陪了笑,许了很多的好处,这才哄的佳人回嗔转喜。
  白天刚哄好张晓月,到了夜里,她又潜入了陈九江的梦中。陈九江带着她左游右转,买了好多美味佳衣,不想张晓月依然埋怨他不能时刻相伴,甚至还提出了分手。
  陈九江自然极力挽留,不想张晓月说到做到,一挥手间,就挽着一位帅哥的手去了。陈九江心中着急,想要追上前去,怎奈干是着急,双脚却如坠巨石一般,不能动弹。那乘虚而入的情敌却转过身来冲陈九江得意的一笑。
  这诡异的一笑,立刻将陈九江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他麻麻的,这情敌居然是大肥猪,朱有道。
  陈九江自睡梦中醒来,就听朱有道在宿舍门外焦急的叫道:“陈乡长,出事了。”
  陈九江兀自回味着梦里的场景,心中怒骂,你这***,都撬了老子的墙角了,自然是要出事了。口中怒道:“朱有道,大清早的,叫魂的呢?出事出事,老子能出个屁事。你才出事了。”

  朱有道在外面压着嗓子喊道:“陈乡长,真的出事了。柳沟村小学塌了。”
  “什么情况?砸到了人没有?”陈九江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鞋都没穿,就打开了门。
  “不知道,我也是刚接了电话。可能是半夜里下了阵雨,风也吹的很大,就倒了。陈乡长,你还是赶紧跟我去看看吧。”朱有道催促道。
  陈九江三两下就将衣服套在了身上,刚穿了一件衣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这不是放暑假了吗?应该没有人的,不要急。”
  “陈乡长,你不知道。学校里还住着杜长青一家四口呢。据我所知,他那套房子可是标准的危房,垒墙的泥都烂的花花撒。估计倒的就是那间。”
  朱有道知道陈九江不明情况,急忙将杜长青的情况向陈九江介绍了。

  那年月流行接班,杜长青是接了他老子的班,当了村里的老师。因为不是河西乡人,所以就住在了柳沟小学里。久而久之,一家人就以校为家,成了柳沟村的一员。即便是放了暑假,杜长青依然还是住在学校里面。
  陈九江一听就急了,急忙踹响摩托,驮起朱有道就冲着柳沟村去了。一路上陈九江将油门加到了底,摩托飞驰在满是泥水的路面上,激的水花四处飞扬。朱有道坐在摩托后面险些被颠的飞了出去,心中暗暗祈祷,这龟儿子不要掌不住把手,跑到沟里去了。
  不知是朱有道的祈祷起了作用,还是陈九江的技术的确过硬,他们还是安然的抵达了柳沟小学。还未进院子,就听见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在那又哭又闹。陈九江和朱有道的心,立刻就掉到了谷底。
  陈九江扎稳摩托,村支书柳大壮就迎了过来。陈九江连忙问:“是不是有人砸着了?”
  村支书苦笑着说:“人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只不过小学倒是毁了。就怕过了暑假,娃们没法上学了。”
  陈九江这才将心放到了肚子里,一挥手道:“人没事就好。走,先去看看情况。”

  这时村民就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把情况向陈九江和朱有道介绍起来。
  杜长青这人虽说是接了老子的班,但也毕竟是高中毕业,肚子里很有一些墨水。不但如此治学也严谨的很,对待小娃子们也下的去手。所以别看柳沟是个村小,成绩倒是比中心小也不次什么。所以杜长青在这村里,很有些威望。
  不过这杜长青也有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嗜酒如命。每晚上半斤,那是必备的功课。不但如此,他的酒品还奇差无比,只要喝醉就会发起酒疯,痛打老婆孩子。
  昨天晚上,杜长青照例又喝醉了。老婆见势不妙,立刻带着孩子躲到了村里的姐姐家。杜长青打不到老婆就发了一会酒疯,拱到床底睡了起来。不想夜里刮起了邪风,下起了阵雨,天快亮的时候房子就倒在了风雨中。

  杜长青被村民挖了出来,又被老婆一通打骂,这才醒了酒,对着老婆孩子认错。陈九江来的时候,正赶上一家四口抱头痛哭。
  可笑这命运谁也说不清楚。杜长青因为喝酒闹得差点妻离子散,却又因为喝酒救了一家四口,连带他自己的老命。或许冥冥之中真有定数。
  “陈乡长,您看这房子。年龄都比我大了,老的都掉牙了,四处漏风。我们村给乡里打了几次报告,乡里都说没钱。这不,果真倒了。好在这是在暑假,要是正上课的时候,你说咋办?谁来负这个责任?”柳大壮越说越气,不知不觉就吼了起来。
  柳沟村人口不多,也就五六十户,所以生源不是很多,只有四个年级。一个班也就一二十人。这次倒的是杜长青的两间宿舍,还剩下四口教室。
  陈九江顺着柳大壮的指点,仔细的察看了剩下的四口教室。每口教室里,只有一扇破门,门上连把锁都没有,只是用洋条挂在了洋钉做的门栓上。
  墙上连扇窗户都没有,前后只有一个黑乎乎的大洞。墙的下半部分是红砖,已经如铁锈一般,纷纷脱落了下来。墙的上半部分,是用泥堆积起来的。受尽了风吹日晒,早已是坑坑洼洼,连泥土中的草心都露了出来。
  一阵风吹来过,吹的教室呜呜作响,陈九江站在教室中间莫名的感到了一阵心寒。柳大壮手疾眼快,一把就将陈九江从教室中拉了出来。
  “陈乡长,你看这教室还能用吗?”

  “是啊,娃都还小呢,教室要是倒了可不得了。”
  “陈乡长,你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我们家可就这么一个娃啊,要是伤着了,可怎么办呀?”
  村民将陈九江围在了中间,今天一定要讨个说法。朱有道见了,早就躲到了一边,装起了木雕泥塑。
  陈九江待众人发泄了一会,这才开口说道:“各位乡亲,你们应该也知道,我刚分管教育这块不久,又加上乡里的事情缠腿。所以来的迟了,这才出了这样一档子事情,我在这里向乡亲们道歉了。”

  “乡里的情况,想必你们也是知道的。刚遭受了三年大旱,生产都没有恢复。现在不是装穷,是真的穷啊。”
  有人立刻打断了陈九江的话说道:“整天就知道说穷,公粮可没少收一次。怎么就不能给老百姓办点事呢?”
  还有人道:“穷穷穷,可是也没耽误了你们大吃大喝。”
  这两个人一带头,那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可是人家说的也多是实情,不说别人,就拿陈九江来说,这段时间也没少了酒局。
  正在这时,杜长青走了过来,大声说道:“你们不知道情况,就别瞎咧咧。陈乡长是个好人,刚一上台,就给我们发了一个月工资。不但如此,我还听人说,以后的工资都会按时发的。”
  柳大壮也说道:“陈乡长是好人呢,现在乡里的罐头厂就是陈乡长带头建的呢,我听说挣了大钱了呢。好像至少挣了十几万块。”
  陈九江心说,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会吹,一会就把我说成了神仙。不但管保发工资,还能印钱了呢。正要开口辩解,却又不知如何解释,毕竟人家在真心实意的夸他呢。这感觉也美妙的很,不想亲口将它打破了。
  陈九江刚得意了一会,就听一个村民接口说道:“是啊,罐头厂是挣了钱呢,拿来给我门村建小学不是正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