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91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王屋洞天自有办法,赵先生,请回吧。”阿福依旧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微微佝偻着腰,脸看不出什么波动,缓缓说道。
  赵昊盯着阿福看了几秒,然后又转过头,死死盯着我,沉默半晌之后,他才从牙缝挤出来几个字,“好一个王屋洞天!今日之事暂且作罢,咱们回头再作计较!”
  说完,他阴森冲我一笑,然后才猛地一挥手,带着剑奴二人离去。
  待他们身影消失之后,阿福才转头,对我躬身赔罪道,“老奴来迟,还望圣人宽恕。”
  我摇摇头,苦笑道,“福叔别这么说,你若没及时赶来,今日我可麻烦了……行了,今日之事多谢福叔,我方才之战消耗太大,咱们这回去吧。”
  我没提刚才的事,在王屋洞天地界出这种事,的确是王灿防护不周,但无奈的是,王屋洞天现在实力太弱,根本无法震慑其他洞天福地,尤其是玄德洞天,更是根本没有把王屋洞天放在眼里,王灿也是毫无办法。

  说完之后,我正欲离开,阿福却站着没动,又对我道,“圣人若是无恙,还请跟老奴走一趟……少主有些事情,央老奴带圣人去一趟。”
  王灿找我有事?
  我不过是道炁消耗太多而已,体内尚还有巫炁在,并无太大问题,而且还有阿福在,安全也有保证。我思索一下,还是点点头,让阿福在前方带路。
  阿福生性沉默,没有跟我多说什么,我也没问,一路沿着山林穿行,不一会儿便到了一处山崖边,阿福这才转过头,恭谨对我说道,“少主在洞天之外,还请圣人做好准备,老奴要施法带圣人出去。”
  我点点头,阿福双手托起,瞬间便有七彩光芒涌现,紧接着,我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待得眼前七彩光芒消散之后,我的脚已经踩到了地面。
  离开王屋洞天,我跟着阿福又沿着山林走了一刻钟,却是来到了先前遇到小阿莫的道庙前。

  王灿远远迎了过来,看到我,立刻一脸惭愧的跪伏在地,沉声道,“阿福跟我说了圣人遇险之事,是我防护不周,请圣人责罚!”
  他脸带着羞恼,但更多的却是耻辱。
  我心里明白他的处境,叹了口气,把他从地拉了起来,摇摇头,沉声道,“不必如此,且容那赵昊嚣张些时日,这次罗天大醮,只要保住王屋洞天的排行,假以时日,终有找那赵昊清算之时,你莫要太放在心。”
  王灿顺势从地站了起来,面色好看了一点,但还是恨恨说道,“若非我父亲霞举而去,哪有玄德洞天这种跳梁小丑得意的时候!也怪我,我们王家历来一脉单传,以前有父亲的庇护,我不把修行之事放在心,到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我笑着宽慰他道,“有什么后悔的,以你的年龄,如今修为已然不俗,更何况,修行之事,本急不来,脚踏实地,走好每一步才是正道。”
  王灿点点头,脸却是多了一分傲然,“我王家只需再蛰伏几年,等我凝聚阳神之后,其他洞天福地,依旧要唯我王屋洞天马首是瞻!”
  我跟王灿早讨论过这个问题。王屋洞天身为九鼎家族,历来也是修行巫炁,凝聚阳神之时,需要凝聚自身三魂与太岁结合,威力自然远超修行道炁之人。所以王灿说的没错,等他凝聚阳神之后,王屋洞天便算重新站了起来,其他洞天福地再也无法小觑。但问题是,天下之大,太岁哪里找去?
  王家历来只有本家修行巫炁,奴仆等人修行的也是道炁,根本原因正是因为太岁稀少。
  这个问题我也曾跟王灿说过,但他好像并不在意,只说当初他父亲曾经告诉过他,等他阳神之时,自然会有机缘。
  王灿之机缘我并不知晓,但太岁的稀少,我却有直观认识。不过此时王灿好不容易才恢复了信心,我也没必要打击他,只是笑笑撇过此事,问他唤我前来何事。
  王灿表情迅速沉静下来,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破庙,小声道,“黄竹撑不住了……他向我哀求,说要见你一面,我寻思圣人应该也想见他,这才用秘法暂时吊住了他的性命,匆匆请圣人过来。”
  我眉头一皱,黄竹老道要死了?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托孤
  前几日,黄竹老道还曾与我斗法,当时除了觉得他脑子有些问题之外,根本没发现其他不对劲的地方,怎么说不行不行了?
  看我神情疑惑,王灿又小声告诉我道,“黄竹老道当年受创极重,这些年全凭体内孕养的一柄道剑支撑着,那日与圣人斗法,这老道失心疯了一般,直接崩碎了道剑,这才终于支撑不住了……”
  听了王灿的话,我心里不由一沉。
  这么说来,这老道的死,却是因我而起!
  说起来我也是冤枉,那天路遇小阿莫着实是个意外,谁能想到,那老道如此刚烈,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我,直接选择了玉碎。当日他崩碎道剑的举动已经让我觉得不可思议,更没想到,那道剑竟与他性命相关,崩碎之后,道消人亡……
  我心里不由得沉重起来,一切虽然都是误会,但不管怎么说,老道也是因我而死。
  或是看出我的表情有异,王灿连忙又道,“那老道黄竹完全是自己一心寻死,圣人若是不愿理会,咱们回去便是。等那老道咽气之后,我派人安葬了他,带小阿莫回我王屋洞天养育便是。”
  我叹了口气,摇摇头,伸手指了指前方破庙,对王灿道,“前面带路吧。”
  “这……”王灿犹豫了一下,却也没再说什么,点点头,带着我往破庙行去。
  进到破庙,穿过那日我与黄竹老道交手的大堂,来到后面一处破旧卧房内。
  还未进门,我便听到了小阿莫微有些压抑的哭泣声,本低沉的心情愈发压抑,随着王灿一起,推门走了进去。
  进门后,我抬眼一看,这间卧室外面的大堂更加破旧,狭小的屋子里,甚至连一张床都没有,地铺着几张塑料纸,塑料纸垫着两层花花绿绿的破褥子,老道黄竹此时躺在破褥子,脸色蜡黄,身体干瘦,远远看去,像真的是一根黄竹。
  小阿莫跪伏在床边,一边不停的在给黄竹擦拭着额头,一边不停的自己抹眼泪。

  我看着屋子里的装饰,不由心底发酸。我踏入玄学界也有些年头了,黄竹和小阿莫这里,是我见过最穷困的模样。其他玄学界之人,莫说像黄竹这般有识曜修为,算是小阿莫这样,刚刚能引动道炁的寻龙境界之人,生活也再不会为钱财所困,随便出手做些什么,能被俗世那些富商巨贾们奉为宾。偏偏老道黄竹这里,为了躲避玄德洞天追杀,隐姓埋名躲在这里,连生活都难以保障,真不知这些年他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老道黄竹也着实可敬,靠着执念安心呆在这里十数年,生生把襁褓之的婴儿,养育成了如今少年模样。其的含辛茹苦,轻易便能想象的到。
  也不怪他当日见到我之后,失了心神,直接选择了鱼死破。实在是他这些年过的太不易。
  想到这里,我对玄德洞天的厌恶不由又多了几分,身为三十六小洞天之首,偏偏做得如此勾当。
  日期:2017-09-27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