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8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嘿嘿冷笑,并不为所动,道:“道长眼力不坏,可我李某却不是几句话便能打发了的。”
  扬尘道人道:“贫道既然敢登门化缘,自然是自认为值得这个价钱。”
  李牧野道:“值不值得光说不练没有用,这天底下自命有道的骗子多了。”
  扬尘道人微微一笑,道:“看来贫道不露一手真东西,今天非但化不到缘,说不准还会把命丢在这里。”
  李牧野提醒道:“我少年时也曾跟人家跑过一年多的码头,久闻左道秘术的厉害,还曾有幸见识过一些皮毛小术,这双眼勉强开过光,道长既然想露一手,便需拿出些独特的东西来。”

  扬尘道人点头笑道:“李先生是大行家,贫道自当拿出压箱底的玩意来。”说着,走星门,迈禹步,从腰间拔出一柄软剑来,这柄剑柔中带刚,寒光闪烁。扬尘道人把宝剑在手上一立,道了声请上眼,唰的一下将宝剑丢向空中。
  李牧野和小芬一起仰头看着,只见那把剑在空中绽放光彩,唰的一下破空而去,顷刻消失不见。
  扬尘道人却在那里念念有词,过不大会儿,东北方向剑光一闪,那把剑竟飞而复回。扬尘道人一招手,软剑便回到了他手里,剑刃染血,触目惊心。道人却把手一抱拳,道:“献丑,由此向东北,三百里外有一镇,有不孝子打爹骂娘,贫道经过的时候听闻此事,早就想给那畜生一个教训了,之前没能得便,今天算给他补齐一课了。”、
  李牧野眯着眼看着,心里头对他说的这些话一个字都不信,心中了然这把戏必有窍门,只是外人不得而知罢了。所以,并不急于搭话,而是先四下里观察,寻找其中破绽。仰首看天,乌云半遮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再看扬尘道人手里的剑,隔着几米远,一下子还看不出端倪。
  心念一转,问道:“请问道长,可还记得那人的姓名?”
  扬尘道长笑了笑,道:“行李名余粮,镇子叫吕四港镇,这个人是派出所工作的,就在刚刚被贫道薄施惩戒,在睡梦之中把他削去了鼻子,你若不信,现在便可以找渠道打探一番。”
  李牧野白了他一眼,老子信了你的鬼才怪。立即拿出电话来打给白雪,请她帮忙落实消息。小野哥也算老江湖了,装神弄鬼的门道见得多了,飞剑伤人于千里之外这种事是断然不会相信的,只是这扬尘道人这一手玩得太高明,一时半刻的还瞧不出其中破绽来。
  过了一会儿,白雪的电话打回来了,跟吕四港镇派出所落实了消息,的确有一个叫李余粮的辅警,而且这个人也确实就在几分钟前受伤,叫了急救车,具体伤情还要进一步落实。李牧野一下子被干懵逼了,在电话里对白雪说不必了,只要知道有这个人,并且刚刚受伤就够了。白雪有些莫名其妙,李牧野不给她刨根问底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扬尘道人笑呵呵看着李牧野,问道:“李先生,怎么样?贫道这两下子可还入得先生法眼?”
  李牧野道:“的确高明,虽然我知道这里头别有内情,但你玩儿的太好,算我眼拙了,佩服佩服。”
  扬尘道人道:“那贫道要化的这个缘,李先生可愿意随喜?”
  李牧野点头道:“这个自然,李某说话算数,同体积大的金牛,道长是想折现还是要实物,全听你安排。”
  扬尘道人道:“左道中人不留隔夜的财帛,折现就算了,那金牛实物贫道拿去也不好做什么。”
  李牧野道:“这也不成,那也不成,道长难道是来消遣我的?”
  扬尘道人赔笑道了一句岂敢,又道:“李先生不要误会,贫道的意思是还可以考虑其他方式兑现承诺,比如在黔南山中修一条路再开办一家养牛场,贫道少年时居住的地方山清水秀,环境宜人,只是缺一些资金关注而已。”
  “明白了。”李牧野点头道:“成,就按道长说的办。”转脸对小芬说道:“这事儿交给晓琪安排人去落实,越快越好。”
  小芬点头说了声好。
  李牧野转脸看老道,问道:“怎么样,道长的缘也化到了,接下来是不是该说说,你打算怎么还我的人情债了?”
  扬尘道长一笑,道:“贫道先替山里的老少乡亲谢谢李先生的慷慨。”又道:“至于说还债嘛,贫道其实是早有打算的,只是不知道李先生能否接受贫道的想法?”
  李牧野看着他,忽然又问道:“拜托你来找我的老朋友可是姓楚的?”
  朋友也有亲厚远薄之分,亲厚的可以是亲人,远薄者也可以形同陌路。
  有些朋友,永远都是朋友。有些朋友,永远只是朋友。

  楚秦川和沈培军都是李牧野的朋友。就关系远近而言,二者比较,却有云泥之别。
  扬尘道长听到李牧野问起姓楚的,立即笑了起来,点头承认,道:“李先生已经命在旦夕,你却还不自知,贫道此来正是受了秦川兄之托助你渡劫的。”
  李牧野道:“虽然有点危言耸听的意思,但这毕竟是你们那一门里惯用的手段,你也该知道光凭这么一句话不足以让我接受你任何要求。”
  扬尘道长道:“贫道只求问心无愧,对得起老友和李先生的慷慨就足矣,至于怎样选择,那是先生的问题。”
  李牧野道:“你先说说你的打算。”
  扬尘道长道:“你杀了霍山这件事尽人皆知,得罪了太平会,还杀了利维拉尼家族几十口人,贫道闯荡江湖四十年,足迹遍布全世界,似李先生这样的人物却还是第一次遇到,初出茅庐就敢四面树敌,出手绝情不留余地。”
  李牧野笑道:“这套唇典道长就不必再卖弄了,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心里有数。”
  “不!”扬尘道长否定道:“你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凶险。”顿了一下,又道:“也许你早把生死置之度外,所以根本不在乎,但贫道相信你一定在乎身边这些人的生死。”
  李牧野面色微变,道:“道长的意思是有人要针对我身边人下手?”
  扬尘道长道:“你能杀利维拉尼一家几十口,他为什么不能买凶干掉你身边所有人?事实上,如果不是你留了一手,把利维拉尼家族那些女人和孩子弄到他找不到的地方去了,那些忠诚于利维拉尼家族的国际雇佣兵早就杀到你面前了。”

  这番话显然不只是危言耸听了。
  “这些事都是老楚跟你说的?”
  扬尘道长微微摇头,道:“秦川兄只说了一小部分,只要贫道想知道你的事,自然有渠道一点点摸清楚来龙去脉。”又道:“利维拉尼固然不好应对,却还不至于让你束手无策,贫道此来真正的原因仍来自霍泽。”
  李牧野听到这里,已经彻底了然这道人的目的,看来楚老师把他请来还真是帮自己渡劫的。忽然躬身施礼,道:“先前唐突了,失礼之处请道长勿怪,请您接着说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