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9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有人都已经聚齐,等着看这场正室和最得宠小妾的好戏,二姨太连瓜子都撺来了,坐在贵妃椅上嗑了一地的 皮儿,她看到我笑眯眯说,“哟,这小脸蛋好了不少呢。都恢复七八成了吧。”
  三姨太摇着蒲扇犯困打哈欠,“我想回去补觉,最近身子犯懒,也没胃口吃东西。”

  我心里一动,不着痕迹看她小腹,掐算了下日子,哪怕他们真做了也不可能这么快,又不动声色将视线移开。
  “回去千什么呀。大太太多年不出山了,也有快三年了吧,我还想看看她的道行又津进多少呢。是她厉害,还是 咱们马上扶正的小六厉害。”
  她捂着唇笑,三姨太没好气说这还用看吗,大太太是正室,只要人不死,她就垮不了,明知结果,浪费时间 做什么。
  她起身要走,二姨太把瓜子盘撂在桌角,“哎,我发现了,你最近可是真忙呀,你开得哪家美容院啊,和哪 位官太太合伙的呀,怎么一点动静没有,人却天天见不着。”
  三姨太冷笑说见不着不好吗,见着了和你抢老爷,你又要背后嚼我舌头。
  “你有本事抢吗?我看你就是背着老爷没做好事!你跑哪儿去,要出去打牌还是做什么? S5不敢让老爷的人跟上 你一天?”
  二姨太最擅长胡搅蛮缠,三姨太心里又有鬼,她不敢和二姨太呛,嘟囔了句不和孕妇计较,没好气坐下。
  二姨太看她不走,这才罢休,她喜滋滋喝茶目光落在对面的四姨太脸上,她一言不发,置身事外,只偶尔和唐 尤拉闲聊两句,吃点蜜饯,二姨太啧啧嘴巴,“上一次大太太出手是把四姨太关进暗室,出来比何小姐还惨,后背 骨头都瞧见了,老爷也没这么大张旗鼓要和大太太较真,可见四姨太的地位还是不够格,最得宠时也不及何小姐十 分之一呢。”
  四姨太垂眸不搭理,我从进府就没听她说过超三句话,这样女子大多心里有数,却不喜搬弄是非搅入恩怨,活 得明哲保身,洒脱坦荡,当然识得破二姨太的激将法,二姨太被无视,她撇撇嘴不甘心骂了声哑巴。
  常秉尧和大太太是同一时刻来的,一个从南边书房,一个从北边院落,常秉尧带着四名保镖,而大太太孤身一 人,她从我面前经过时,不曽看我,也不出声,走得平静而祥和,仿佛她只是来看一场戏,不是戏里的人。
  我皱了皱眉,唐尤拉偏头有些好笑说,“她的段位,你稍后见识一下,估算未来扳倒她有几成把握,你把她留 在最后太明智了,至少五个我也不是她半个对手。在这女人如烟的常府,她早就练出宠辱不惊了。”
  我心口一沉,大太太狠毒我见识过,她的段位只是听说而未曽过招,我倒不觉得一个六十多岁的女人还能怎 么和我斗。
  常秉尧端坐在正中的红木沙发上,他手上握着一支玉石烟袋,烟锅徐徐冒出烟雾,大太太一身白色绸缎的长裙 ,在头顶晃动的灯光里,她的脸像是梳妆打扮过,眉眼画得津致,头发也盘得整齐,优雅端正站立在他面前,恍若 什么都没发生过,仰起头笑着间,“雨水多,空气巢,你年轻时膝盖受过的枪伤,还疼吗。”
  常秉尧吸烟的动作微微一滞,他目光悠长,似乎回想起什么,大太太继续说,“我缝了三双护膝,里面加了晒 千的萆药,可以防寒防巢止痛,你什么时候要,来我房里拿,你还认得路吗。”
  唐尤拉沉默看向大太太,她这话实在窝心,丈夫不认得去妻子房间的路,是多么悲哀又可笑的事。

  常秉尧明显被大太太触动,他拿烟的手指紧了紧,烟灰坠落霎那,烧了垂地的桌布,烧出一个枯黄的洞,就像 岁月的缺口,而这个缺口在大太太心里已经割裂了无数年,他礙视破洞整个人说不出的沉默。
  常秉尧对大太太心存愧疚,这么多年他宠幸了无数女人,对每个姨太都很多情,唯独她年老色衰而独守空房受 尽冷落,二姨太的排挤炫耀,三姨太的凌厉争抢,逼她不得不退避三舍。
  常秉尧眼中她是柔弱忍让的,日子过得很寡淡,很冷清,而我所看到真正面目的大太太在以退为进,为自己 铺路,击中丈夫对冷落她的愧怍,即使她做了天大恶事,也会心有不忍男人的不忍,就是失去了情爱的妻子保全 地位最有力的筹码。
  果然是硬茬子,三言两语就把局面倾向了她,唐尤拉说得不错,不是心机到极点的女人五个也斗不过她一个。 四姨太朝佣人手心吐出一个枣核,她抬头不经意触及到什么,忽然疑惑开口,“大太太怎么手指缠了纱布”
  常秉尧下意识看过去,果然大太太的食指和拇指被裏住,臃肿成一团,他问怎么回事。
  大太太不动声色将手背到身后,“缝补护膝时,为了厚一点,多夹点草药,针用得粗,力气也大,剌破了指尖

  二姨太捂着嘴唏嘘了一声,常秉尧蹙眉,“这样的事以后交给佣人做,你何必自己动手。”
  大太太笑得温和无争,“怕她们做不好,妻子为丈夫缝缝补补,不是应该的吗。反正那栋房子冷冷清清,我闲 着没事做,总要打发时间。”
  常秉尧脸色有了波动,他迟疑良久说,“晚上,我腾出2过去,把护膝捎走”
  大太太问暍茶吗。
  他说金骏眉,备上一壶吧。
  她笑容明媚许多,竟也显得不那么苍老,“好,我记下了 ”
  场面从剑拔弩张变成了温情不忍,大太太玩手段玩得实在巧妙,简直是无声无息摆了我一道,不过说起茶水倒 给我提了酲,我示意唐尤拉的佣人给大太太送杯茶,佣人温了一盏,双手捧过去,大太太垂眸不动,佣人说,“这 是何小姐吩咐我送来的,给您解解渴”
  对面二姨太和三姨太都看向我,对我忽然示好表情很讶异,二姨太有些厌弃,她荫阳怪气说,“哟,何小姐 这是要化干戈为玉帛,看看人家的度量,为了过点好日子不得罪人,什么尊严都豁得出去,要是我挨了这么大屈辱 ,我可不忍。”
  三姨太将果皮扔在中间桌上,掸了掸手指,“你受不了能怎样,和大太太动刀子吗?没看老爷都要去她房里坐 坐了,见面三分情,什么时候小坐变成小住,我们就有苦头了。”
  唐尤拉慢条斯理用杯盖挑了挑茶叶末,唇角笑容意味深长,她很清楚我可不是宽宏敌人的善茬我没有理会二 姨太嘲讽,对大太太侧影说,“您讲了这么久,我们也跟着回味,听故事都虚假,常府里的事儿却是实打实的您 暍口茶水,接着说,我接着听。”
  大太太不计较闲言碎语,更没有触碰那杯茶水,佣人等了一会儿转身拿回,我含笑不语,拾起一把蒲扇纳凉。
  日期:2017-10-19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