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6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咧嘴,邪恶的笑了一下,我说:“要的就是让他们知道外面的生意不好做,要不然,还他妈以为自己是大少爷呢。”
  我说着,就捏着手指上大家戒指,来泰国,我不用带太多保镖,带太多,是对张奇的不尊重,所以,我没有安排人手去保护他们两个,一切,都看他们两个的了。
  车子在附近等了很久,我也有耐性等,这个时候,李吉的电话来了,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飞哥,我已经在白玉楼邀请了梁先生,晚上九点。”李吉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不是说在珠宝交易所吗?”
  “噢,师父,梁先生好像还有其他的客人,他在白玉楼下榻了,所以,我就按着他的方便,在白玉楼定餐了。”李吉说。
  我看了看时间,还早,但是我很担心,我相信,他来泰国,绝对不止一个人要见,而我也不是唯一,看来,今天晚上,我要先发制人才行。
  我看着两个人从店铺里出来,然后上车,他们两个很慌张,也很兴奋,手里拎着箱子,张奇挥挥手,赵奎开车就做,我们的车子离开曼谷大道,我看着两个人,我说:“卖了?”

  “卖了师父,我们一千九百万卖掉的,赚了一千一百万……”
  我听着,略微失望,我深吸一口气,两个人看着我的表情,就从兴奋变得有些奇怪了,陈辉问:“我们一笔生意,就赚了一千多万,你有什么失望的?你不知道我们费了多大的功夫,我把料子都说的天花乱坠,他们才愿意出高价的,而且,一开始他们根本就不给我们这么多价,我威胁他们要到对面去卖,他们才给这个价格的。”
  我听着就看着陈辉,脸色有点难看,他从只言片语中,就听出来我们跟那家老板有过节,哼,这小子真的善于抓住时机啊,算了,这点还算是让我满意,虽然,我心目中,他们的极限是两千多万,而不是一千九百万。
  我说:“虽然,你很聪明,从我们这里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就能运用到商业上,但是,你要记住,以后不要随便乱用,否则,你会死的很惨的,我跟那个老板,是死仇,就跟你父亲对我一样,所以,他如果知道,你是我的徒弟,会剥了你的皮的,我手里,还有一张他剥掉的人皮。”
  听到我的话,两个人脸色吓的凄惨,黄广问:“师父,你不是吓我吧?”
  “哼,我吓唬你?有必要吗?不止人皮,还有人手,他以前有个老大,就喜欢解剖人,不要落在他们的手上,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的。”我说。
  两个人吓的面容失色,或许,现在他们才知道什么是后怕。
  “飞哥,跟上来了。”张奇冷笑着说。
  我看着后视镜,后面有一辆车一直在跟着我,张奇拿着手机准备打电话,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但是我立马说:“不要打草惊蛇,我准备干一场大的,你不敢做,我来做,我做完就走,那帮人,也拿我没办法的。”
  张奇笑了一下,说:“知道了飞哥,我一定会配合你的。”
  我舔着嘴唇,拿着手机,冷超,既然你在曼谷,那么,就对不起了,这里,刚好我有点人,苏芮,现在也是你做最后一件事的时候了。

  赵奎的车子,朝着巷道里转了一圈,后面的车子直接过去,当我在看后视镜的时候,后面跟踪的人已经甩开了。
  我说:“去白玉楼。”
  车子开到了白玉楼,我下了车,我看着眼前的建筑,有点惊讶,巨大的楼层,有七十多层,干净整洁,张奇跟我说:“飞哥,这是曼谷最著名的餐厅,曼谷白玉楼,很贵的。”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有身份,有钱,当然要住贵的了?”
  张奇看着两个人,说:“很重的,交给我吧。”
  听到张奇的话,两个人就把大箱子搂的很紧,我猜,应该是泰铢,我说:“交给他。”
  陈辉跟黄广听了我的话,这才有点不情愿的把箱子交给张奇跟赵奎,我看着很重的样子,他们两个走到车边上,把钱丢在后面车子里,然后吩咐司机去办事。
  我说:“房间都已经定好了,你们两个就住这里,记住,不要惹事,所有事情,只准看,不准说,这张嘴只能吃饭用。”

  两个人都点了点头,张奇走过来,说:“飞哥,钱会打在你账目上的。”
  我点了点头,就朝着白玉楼里走,而李吉就在门口迎接我,看到我来了,就快速的走过来,说:“师父……”
  我点头回应,我说:“你们大师兄李吉。”
  两个人看着李吉,没有说话,我冷眼看着他们,我说:“不知道叫人?”
  “你说了,不准说话的。”陈辉顶嘴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你小子跟我玩小聪明,跟我对着干是吗?我有一千个一万个方式,让你对曼谷记忆深刻。”
  “二师兄你好。”黄广立马说。
  李吉点了点头,很大气的样子,而陈辉看了他一眼,说:“你好……”
  “你的礼貌呢?你老子黑手发,只教会了你敷衍了事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家教?”我冷冷的问。
  陈辉瞪着我,很不爽的样子,我刚抬手,他就说:“这里是国外,你一言一行都代表着你是中国人,你注意点。”
  我听着就咬着牙,四处看了一眼,我说:“你行……”

  我说着,就跟李吉上去,李吉说:“师父,安排在七十二楼的中式餐厅,这位梁先生跟你是同乡,也是昆明人。”
  我听着就点头了,我们走到电梯口,朝着楼上去,进了电梯,李吉按了电梯,当电梯关门的那一刹那,我一脚踹在了陈辉的膝窝上,他直接跪在了地上,他不服气的看着我,说:“你,你又打我……”
  我握着拳头,我说:“小子,跟我玩小聪明,你还嫩了点,记住,师父永远是师父,以后对你的师兄师姐都尊敬点,他们每个人,都是玩过几十亿的人,你在他们面前,连个屁都不是。”
  陈辉看着李吉,脸色很难看,李吉没有任何表情,现在他已经沉稳多了,不会过多的去管闲事,陈辉想要站起来,我指着他,我说:“想在所有人面前跪着,还是就在自己人面前跪着。”
  他听着,很愤怒,但是没有站起来,我看着他倔强的样子,心里就挺爽,你这头小马驹,我看我能不能驯服你。
  电梯到了楼层,门开了,陈辉赶紧站起来,深怕被别人看见,他直接走出去,我也走了出去,这里让我眼前一亮,这不仅是一栋用餐的大楼,还是一栋博物馆,让人觉得惊艳。

  曼谷的白玉楼可能是当地的制高点,楼高七十多层,四面八方都是玻璃幕墙,视野开阔,能俯瞰曼谷城市全景。
  游客们登楼后,除了在自助海鲜餐厅用餐外,就是观赏曼谷景致、拍照而已。
  而白玉楼的确是个供泰国和外国游客们缅怀旧事之地,类似世博会中国馆的岁月回眸,我看着眼前的白色,绝大多数都是上世纪的老物件。
  这些老物件绝大部分不但是泰国人的生活,也在我们的生活中隐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