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有道见陈九江收了钱,就小心翼翼的问道:“陈乡长,你看啊,这钱也按时发了,是不是后面的两个月能再拖上一拖。实不相瞒,那些钱都在周转中,要是现在就抽出来,我可就赔大了。”
  陈九江醉眼迷离的看着他,只是不说话。朱有道被看的心虚,就从提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又摆到了陈九江的面前。信封里放的是五张大团结,朱有道早就准备好了。只要陈九江点头,这钱就是他的了。
  陈九江伸出一只手,将那信封捻了起来,只看了一眼就丢到了当中抽屉里。朱有道心中暗喜,想道这世上果然没有不吃屎的狗。陈九江看着牛皮哄哄,其实也是个要钱的主。如此一来,可就好办的多了。
  “陈乡长,若是能再缓上一年,我保证将老师们的两个月工资都一起发了。”朱有道说完,见陈九江摇了摇头,连忙改口道:“陈乡长,就是八个月也行啊。那实在不行就半年。”

  陈九江依然摇头不止,朱有道急了,问道:“陈乡长,你说多久吧?”
  陈九江这才哼了一声道:“老朱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市里已经下了文件,要在十一之前清理教师欠款,路乡长没有给你说过?”
  朱有道一惊,说道:“陈乡长你说的是真的吗?怎么路乡长从来没有提过?”
  陈九江打了个酒嗝,指着朱有道道:“我嘴里能说假话?你也不想想,要不是如此,路乡长能将教育这块划给了我?不但如此,还搭上了乡里的企业。听说你生意做的好,最会算账,你帮我算算,路乡长做的什么买卖?”
  朱有道听了这话,心里真的凉了,连忙说道:“陈乡长,我信你,我信你。现在可怎么办啊?陈乡长,你可给我指条路啊。”

  “这路还要我指?要么洗干净屁股,等着去坐牢。要么按我说的,将剩下的两个月工资,按时给我发下去。”
  朱有道一想,也是这么回事,立刻点了头,就往外走。陈九江急忙喊住了他:“老朱啊,事我都没说清楚呢,你就要走?”
  朱有道说:“我这不是着急筹钱去吗。您有什么话就快说吧。”
  “我理解你的心情啊。”陈九江点着头道:“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清楚的。你这两年挪用了老师们的工资,听说可挣了十几万呢。”
  朱有道针扎的一般就跳了起来,骂道:“哪个***编排我。天地良心,陈乡长,弄了两年折了两年,现在还要借账,才能还上呢。”

  陈九江猛的一拍桌子骂道:“你他吗的冲谁吼呢?信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叫邢振来。”
  朱有道一听邢振的名字,立刻就软了,小声道:“陈乡长,你莫生气。是我冲动了,我给你陪不是。可是我真的没有挣到钱啊,要不然,我早就将这钱还上了呀。”
  陈九江气哼哼的道:“朱有道,少他吗给我扯犊子。老子可不吃你那一套。你手里那本账,我就是不看,也能给你背出个**不离十来。我是不想弄你,我要弄你,你下辈子都得在牢里呆着。”
  朱有道兀自不服,说道:“陈乡长,我这不是答应了要还钱吗。怎么还说这话呢?再者说了,现在做事也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你少拿邢副局长吓唬我。”
  “朱有道,你他吗没有进过公丨安丨局,还没见过公丨安丨局?好,你他吗和我讲证据,我现在就帮你找。到时候你***,若是自己不乖乖的拿出证据来,老子随你的姓。”
  陈九江说完就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打了起来。朱有道一见,立刻急了,一把将陈九江的手按在了电话上,求起饶来:“陈乡长,我服了,您大人大量,抬抬贵手,饶了我吧。我保证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陈九江这才冷笑着坐了下来,说道:“老朱啊,这个态度才是对的啊。你也知道,乡里财政很是困难,在教育上的投入实在太少,所以一些村小都出现了危房了。我统计了一下,至少需要二三十万块,才能维修一遍。这事现在是我分管了,出了问题,我也有责任。所以啊,还要你拿出盈利的一部分钱,来为乡里的教育做做贡献。”

  朱有道咬着牙道:“陈乡长,你说吧,要多少?”
  陈九江道:“不多,五万就行,其它的我再找别人想办法。”
  朱有道听了这个报价,差点跪了下来,一副死了爹的表情道:“陈乡长,真的没有那么多啊。不信你可以叫邢局长来查我。”
  “好吧,那就三万块,少一个子都不行。明天就得送过来,可别叫我去催你。”
  朱有道还要哭穷,陈九江怒道:“朱有道,老子对你就算可以的了。若不是考虑到,将你办了,所有赃款都会充公,你狗日连个在我这哭的机会都没有。”骂过之后,陈九江有安抚道:“不过你也放心,今后有人再拿这说事,我全部替你抗了,就说你是为教育做的投资。到时候说不定你还能获得几张奖状呢。”

  朱有道心里滴着血,暗暗骂道,除了你陈九江,谁他吗还会提这茬。得得得,就随了他,花点小钱买个平安。不过这钱,的确不小。比那送出的五张大团结可还让人心痛。
  朱有道想到这,就伸出手来,对陈九江说道:“陈乡长,刚才那个信封我送错了,能不能还给我?”
  陈九江眨了下眼,问道:“什么信封,我怎么没有看见?”
  朱有道一时哑然无语,心说老子见过无耻的,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只得耿耿的说道:“陈乡长,我刚才记错了,我先回去筹钱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陈九江的办公室。
  朱有道边走边骂,心说这***切莫做了书记乡长,他若是做了书记乡长,吃起人来,连个骨头都不剩的。到了那时,可就真的没人过了。
  陈九江待朱有道走后,酒劲就涌了上来,躺在椅子上睡了起来。一觉醒来,已是五点多钟。陈九江心想,罐头厂还是要去的,不要明天再出了什么事端。这才推了车子,突突的去了罐头厂。
  陈九江现在兼任着罐头厂的厂长,刘大做了副厂长,原来鸭蛋厂的厂长老姚做了后勤主任。陈九江见金小凤能说会道,关键时候也豁得出去,就让她带着邓丽丽干起了销售。
  陈九江到了罐头厂,就见一辆板车拉着桃子,正往罐头厂拉来,老刘和老姚坐在桌子后面带着人称重。称完一车,老刘就写上一张白条,交给那人,那人就欢天喜地的走了。
  陈九江眼尖,一眼就看见那白条上只写着今收到某村某某某,桃子多少斤,至于钱数,一个字都没写。
  陈九江将老刘拉到了一边,悄声问道:“这白条上怎么没有钱数啊?以后不会乱吧?”
  日期:2018-03-02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