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9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听不进去任何劝告,他脸色凶狠反身又是一脚,将保镖踢向一面坚硬的墙壁,魁梧的肉躯在他发狂下犹如 一枚轻飘飘的叶子,毫无招架余地,任由他揑住生死。
  他一身冷酷嗜血的黑色,在微弱光束只能照亮半尺不足的暗室,闪烁着冷冽惊心的寒光,当他锋利哏眸穿透过 层层缭绕的湿霎,定格在角落我狼狈苍白的脸上,他瞳孔猛然一缩,不顾一切朝我冲了过来。
  我落入他怀抱,未曽从他眉眼间看到一丝一毫的困倦,只有猩红与戾气,他喊何笙,我点了下头,他僵硬的 身体松懈了许多,他以为我被折磨得失去意识,甚至失去半条命,他看到的脸孔,不再是津致美艳的脸孔,而是红肿 的,到处都是血丝的脸。
  他手指轻轻拂过我额头,鼻梁,将巢湿粘连的发丝捋到耳后,他指尖染了烟味,和一丝生锈的气息,像是人的 血,又像是年久失修的铁门留下的痕迹,他脸上杀气暗涌,侧过脸间缓慢匍匐到身后的保镖,“谁打的。”

  保镖支支吾吾,乔苍戾气更深,他扯断一枚纽扣,腕力一推,弹向保镖的嘴唇,嘎嘣一声脆响,保镖两面嘴角 同时淌血,一颗硕大的门牙从口中流了出来。
  另一名保镖见状吓得不轻,他跪在地上说,“是大太太让桂姨打的,打了之后送到这里,我们…”
  他话音未落,乔苍又是一枚纽扣,戳向保镖眼睛,有了前车之鉴保镖反应极其迅速,身体朝旁边倾斜惊险躲 闪,纽扣有些射偏,扎入左边眉骨,万幸逃过一劫保住了眼球。
  保镖痛得倒抽一口冷气,他咬了咬牙,猛地拔出,鲜血喷溅之中,乔苍掌心盖住了我眼睛。
  “为什么打。
  “何小姐进府一个月,没有去拜见过大太太,大太太说教训她懂事些,再放出去。”

  乔苍将我身体纳入怀中,“告诉大太太,人我带走了,想要教训,来教训我。”
  他说完冷笑,“如果她能找到有这个本事的人”
  两名保镖惊慌失措拉住乔苍裤腿,“苍哥,您别冲动,五姨太是亲眼看到桂姨把人请走的,她知道告状的后果 ,不敢招惹大太太,但她是您送进府的,您有吩咐她肯定会照办,不如支会她去二姨太房里把常老请来,他这么疼 爱何小姐,怎么都不能让她受委屈,可您就这么把人带走了,事儿就大了。”
  乔苍深夜闯入大太太宅院,原本就是不尊,是以下犯上,如果他再救走我,即使常府拿他没辙,这些下人背后 嚼舌根流言四起,后果也不堪设想,我这个没名分的女子,就成了常府挽回颜面唯一的牺牲品。
  我拽住他衣领揺头,“他说得没错,让唐尤拉叫常老过来,我已经是常府的女人,你不能带我走。”
  乔苍不肯松手,我挣扎着往地上跳,他没了法子,只能顺从我的执拗,将我重新放回萆堆上。
  被打趴在地上的保镖艰难鹏起来,揺揺晃晃避开了这一处,他单膝跪在我面前,拿出方帕擦拭我脸上水珠, 以及被水珠稀释混合的血渍,他薄唇贴在我额头,感受我一半冰冷一半滚烫的温度,我拼命压抑住瑟瑟发抖的身体 ,不想再让自己的狼狈处境激怒他,他脸上所有戾气与杀机被强大的自制力隐忍,直到一阵剧烈的喘息后彻底收敛。
  我看到了他最初闯入进来的偾怒,也看到了他对我伤痕累累的心疼,可他的千预会毀掉我,会成为明日诽谤葬 送我的利器。
  从我踏入常府大门,选择引诱常秉尧那一刻,不论是刀光剑影,还是万箭穿心,我都没了回头路,更不甘心半 途而废。
  保镖立在墙角背对这边,面朝空荡漆黑的走廊,“苍哥,您来过的事,我们不会讲,外面几个人也不会,您别 久留,我已经让六子去支会五姨太了,顶多半个小时,万一和常老打了照面,常老多疑,您别害了何小姐。”
  乔苍握住染血的帕子,一点点用力收紧,他唇从我额头离开,在我们距离越来越远,从零变为几厘米的时候,我 一把勾住他失掉纽扣而敞开的衣领,我指甲划过皮肉,仓促而颤抖留下一道浅浅的红痕。
  “你咋晚间我什么”
  他身体一僵,我说你再问一遍。
  他抿唇沉默,冷峻的脸孔没了表情,就像一面风平浪静的湖泊。

  我低低笑出来,“我知道你办不到,即使可以,遥远的几年后,甚至更久,你也许到了那一天,会忽然觉得 厌倦,嫌弃,我对你所有的诱饵,都失了味道,变得无趣,你未必肯要。”
  我眼前泛起巢湿酸涩的水霎,我手指僵硬松开他,落在我们身体之间,上下浮动着,仿佛在画一道屏障。
  “而我和你,隔了这么多生生死死,你说他,还有佛,会不会报应。”
  他说世上没有魂魄,也没有佛。
  我深深呼吸着,用两只手埯埋住脸,傕促他离开,他将方帕塞回口袋,起身走到门□,看了一眼空空如也的门 框,保镖明白他的意思,主动说,“我们有法子解释,您放心”

  他扭头眯眼紧盯说话的保镖,后者压低了声音,“大太太吩咐我教训何小姐,桂姨也说明早来查看,我们不敢 放水,下手狠了点,苍哥您留我一命,只当养条狗,我为您效力。”
  乔苍一言不发,他摸出根烟,保镖很懂事压下打火机,用手挡住风口,为他点燃烟头,乔苍抖了抖火苗,使它燃 烧得更旺,稳步朝门外走去,这条路很长,我被绑进来时,就觉得怎么都走不到尽头,我以为仅仅是对未知地方的 恐惧,原来它的真很长,他皮鞋踩在地上的脆响,良久都没有消失。
  过道原本只有他一人的脚步声,中间忽然停顿几秒钟,变得鸦雀无声,接着再度响起时,我能清楚听到不只他 一人,还有许许多多,最令我大惊失色是布鞋踏过的钝响,常府能在大太太宅院来去自如穿布鞋的人,只有常秉尧
  空气对峙了片刻,“你怎么在这里。”
  果然是他。

  我心里一沉,下意识要往门口鹏,可绵轮的四肢根本使不上劲儿,我直接跌倒在地上。
  常屏尧又间,“谁让你来的”
  他语气比上一句更冷漠,我仿佛被一根巨大针筒抽走了全部力气,连呼吸都停滞。
  乔苍吐出口烟霎,不慌不忙扔在脚下撵灭,“我自己。”
  “你自己。”常秉尧蹙眉,“这是大太太的院落,你能进吗。”
  “如果我不来,何笙还有命活过今晚吗。”

  “放肆。她活不活得过,和你没有关系”
  常秉尧语气更加暴戾,“这是常府,不是你的地盘,谁允许你来去自如,何笙现在的身份,不是你能私下碰触 的,她是你庶岳母。”
  保镖小声提酲,“常老,先救何小姐要紧,苍哥也是好意,您别误会他。”
  日期:2017-10-19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