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9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眼底闪过一抹狠囂.“人性的贪婪与黑暗不可估置,就像蛆虫一样,在腐烂的伤口上熙熙攮攘,任由滋长只 会越来越多,越密密麻麻,吞噬好肉,哨掉骨头,可溫柔拂去又拂不干净,蛆虫怎么知道人不愿杀生的善意呢。唯 有果断干胞斩草除根。”
  大太太透过昏暗的2气看了我片刻,她哏底溢出一丝笑,从我进门唯一_点发自内心的笑,‘‘说得很好,我也 是这样想.”
  我竞尔一笑.明艳活泼,“原来我和大太太志同道合,都是一样的狠角色。”

  她不动声色看了桂嫌,后者将椅子搬出,放在窗前一束微蕩的光束里,她坐下后没有邀请我坐,而是意味
  深长说,“可你知道,在我眠里,必须要斩苹除根的是谁吗。”
  我笑容收了收,听出了警告的味道。
  她不慌不忙,慢条斯理,傕法庭上宜判的法官,沉稳而残忍,掌控-场放生或者杀
  “即使侧在被老爷宠在,谈上,常府的规矩你也不能不懂可很明显,你太不懂了 .你只有二十二岁,妹这 样目中无人.你说我能烧恕你吗。”
  我握了握拳头,将掌心渗出的冷汗抹掉,“什么规矩。”
  大太太身边的桂姨忽然向我大步走来,她没有给我丝躉反应的余地,二话不说朝我脸上抡了一耳刮子.这巴掌 真狠,力道不逊色男人,我被打得哏冒金里,险些朝地上栽倒,半张脸灼热而钝痛,几秒钟的时间里几乎麻木失声
  桂冷眼礙视被痛感冲击得恍惚踉跄的我,‘‘何小姐.不论您以后会不会成为六败太常府大太太为尊,您住了 -m从没有请过安,更没有雜一■水,您以为她是摆设吗?您去间间四贼d五姨太,即賴在最得意的 二姨太,她每个月最少也要拿着茶点来间安几次这点如丨、想戒的威严.”
  觀没有糾贩驳.敝一巴掌落下来,仍旧扁在了那一面上.餓倒在地耳朵嗡輸响。
  “这一下駐^8 ,不要贿而骄.战记性知雌的身份.应该怎样对卑躬屈膝。”
  我梧着脸半响说不出话,嘴巴里蠆延一股浓烈的理甜.从唇角溢出,我伸出舌头结了S.果然是血。
  从我跟了周容深,再也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都是我打别人,没有谁敢打我我己经忘记了为人鱼肉是卄么 味,忽然尝得如此干期.被当成了畜生.侃、口恶平.我8R神凌厉射向:■她似乎赃等财服朝门 外喊了声来人,

  两名五大三粗的保销冲入桂姨退后一步,棚阳ILL对藤了扬下巴,“何小姐顶播:tefcte,对出言 不逊躉不荨重.IS告无果后,大太太决定想处她,I■力1效尤关进管教佣人的暗室,先教肓她一夜,等她懂搴了再 放出来伺候老爷。”
  保镙一愣.面面相教,大太太蹙眉 “聋了吗,这样的事做iUP么多次,四獻当初怎么教训的,就厢着教 训她”
  我咬牙切齿,"我要见常老 ”
  桂妓幸眸凝视我说,“二嫌太一个小时前着辱了您,她担心您告状,早就去幢着老爷,不让他找您了。估撰 夜晚也不会,ft早也要明日您先好好自尝苦果.等老爷什么时候间起再说。”
  ■底一凉,这个女人果然很辟心计她轉预谋,盘算了无一失的一夜出手搞我,二姨太确实会千方 百计缠住常秉尧.阿琴知遒我常常出门她W会多想,真到了深夜察觉不对劲,也不能冒眛去打扰,:《^有一 天一夜的时间折麽我.
  怪俸龃笠饬耍瑺钭佣]^的心头肉,现在只能寄希望于麝尤拉.看她会否去请乔苍。
  桂姨见保每迟迟不动,大声呵斥,"还供着干什么!难道要大太太亲自送她去暗室吗
  保镙得到命令不敢忤逆,从两侧架住狱体,几乎将我拔地而起,拖着我雅,糊力挣扎,,我 不是常老的妾侍!我没有名分,我是自由身,你无权教训我!”
  大太太接过佣人递来的茶兹,她优雅抿了一口,"你现在不是,以后呢老爷这么喜欢你,他怎能舍得不用名 分困住你.等你得势了更不好管教,不如趁刚刚发芽.就让你永不能开花替老爷管教府里的女人,是我身为正室 的责任”
  海1着一双哏,睜不得脸上的疼痛,“我何里不是平头百姓.我白道上有得是势力,不是常府这些没有身份背 景的女人任由你发威欺凌!”
  妓太面无雜打断我.“你是什么女人我当然有耳闻,这是珠海,常家的天下,不是优夫只手遮天的特区, 天高皇麵.谁也管不到你放心.我只是如J、惩戒你,你这样如花狂,我也有爱怜之心。等你何时服服帖帖 了,II事守礼了.财会再为难你.,,
  她不给我机会吵闹.保镙堵住我的嘴.将我拖出了房间,这边很少有人往来,一路谁也没有碰到.直到我被带入 一个幽暗巢湿的地下室.里面只有墙,地上还有干涸的血迹,很多,不知曾经来过多少女人,保镖将我朝地上一推 ,坚硬的石灰地植破了膝盖,我踉跄匍*在稻荜上,一根纤细染过甲油的断趾出现在我哏前,我吓得失声尖叫, 輸落退避。
  那是女人的脚趾,是被刀割下来的。
  我脸色苍白,这里太恐怖了,也太罪恶了。
  两名保镙不给我哺.9.的机会,他们锁上铁门,軔我走过来,揪住我头发对准我始又是两巴掌,我由于疼痛和惊 吓,室息*厥过去,恍惚中被一桶冰拎的水澜里,他们看出我体弱,担心承受不住会出大事,不再动科丁我,而 朗力揪住贼发.将冷水細細上,我呼吸困难,冻得几乎麻木。
  这样反复了不知多少次,其中一名保镙说天色晚了,出去吃点东西,我才知已经然了一天
  他们倒班看守我等到入夜暗室更寒,我又拎又饿,原本衣衫穿得就单琢,此酿全湿透,貼在身上冻艘瑟 发抖。我忍到半夜蓠在墙根迷迷糊糊打睡睡听到外面走廊忽然传来脚步声,保镙一机灵,下一秒铁门竟然被人从外 面踢开,而且脱离了门框直接飞向房顶,正要去开门的保镖被一起踢飞,重童坠落在远处的草堆上。
  他伤得不重,挣扎赠起来和另一名保镇冲出暗室,长长的漆黑的过道此时$@荡,穿堂风隆起暹近男子的黑 色衬农.棋糊了他的脸,保镙也看不清是谁.冲过去就打,被他三两下潇洒利落放倒在地。
  倒在他脚下的保镙仰起头想要大声叫人支援,却在看清男人是谁后,整碰大惊失色。

  “苍…苍哥。
  我整个人一激灵。
  近乎死寂的深夜,起伏交错的脚步声那般惊心动魄,人影在长了苔藓的墙壁上晃动,一道,两道,无数道,骨 头被撞击折断的闷响令我头皮发麻,禁不住咬牙抱紧身体,蜷缩在墙角。
  我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又浸泡在寒冰中几个时辰,嗓子早已沙哑,我喊他名字的声音像是陈旧的电锯,割在废 墟破败的砂石上,断断续续声嘶力竭。
  他没有听见我的呼唤,遥远的走廊上苍劲千脆的打斗声几分钟后悄然止息,暗室中殴打凌辱我的保镖以及两重 门外屋檐下驻守的几名打手全军覆没,都被撂倒在地。
  烈烈风声之中,乔苍踏平了通往我的一条路,他抬脚跨过脚下挣扎的身躯,面朝漆黑的空气走入,保镖看出 他是闯来救人的,踉跄鹏起试图阻止,“苍哥!您不能进去,这是大太太专门教训不懂事的姨太和佣人的暗室,未经 她允许谁也不能进!她是常府主子,是您岳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