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8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欧阳倩委屈极了,磕巴的说,“没有,没有,班长,我,我自己也不知道咋回事啊!”
  一班长很快冷静下来,能带新兵的,哪个班长没有自己的一套教学办法。
  “你先到那边休息休息,别着急,放轻松,去吧。”一班长指了指路边的树荫说。
  欧阳倩垂头丧气的去了。

  站在树荫下看着其他人继续搞着队列,欧阳倩感觉自己被放弃了,心里难过得很,自责越来越深。他是家长眼里的标准的好孩子老师眼里的好学生,一路顺顺利利的到高然后考大学,接着在学校偷偷报了名参军,等家里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是他做过的唯一一件违背父母意志的事情,并且态度非常的坚决。这个兵他必须要当,早早的做好了心理准备狠狠搞两年。
  绝没有想到,新兵连的第一天遭遇这样的噩耗!
  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抽的什么疯,怎么顺拐了呢,怎么在连长面前正常了呢,怎么……
  班长为什么让自己单独站在这里?不让自己参加训练,难道要给退回去?退回去?那怎么行?那绝对不行!
  想着哭了,那泪水出来哗哗的止不住了。
  十九岁的大男孩,多少年没掉过眼泪,现在却难受得哭得稀里哗啦的,不敢哭出声,不断的抹眼泪,竭力忍着不出声,肩膀因此抖动得很厉害,泪水根本止不住。

  李牧转了一圈看到一班这边路边站了个兵,仔细一看是那个有个女人名字的顺拐新兵,举步走了过来。
  离着有十几步的时候看见欧阳倩在抹眼睛,顿时乐了。
  “欧阳倩,怎么还哭了,怎么了,给我说说,班长打你了?”李牧走到欧阳倩跟前问。
  欧阳倩低下头两手连忙的抹眼睛,双手垂立低着脑袋,哽咽着说,“没有,班长没打我。”
  “哭什么呢,来,抬起头来。”李牧加重了语气,“你是个军人,动不动哭鼻子像什么话!站直了,头抬起来!”

  欧阳倩控制住哽咽,站直了。
  “回答问题,欧阳倩。”李牧道。
  “报告连长,我齐步走不好!”欧阳倩梗着脖子回答。
  李牧忽然笑了,“又顺拐了?所以你班长让你到边先自己体会体会动作。”
  打量了一下欧阳倩严肃地说,“欧阳倩同志,这里是部队,你是军人,未来是海军陆战队的一员,流血流汗不掉泪,明白吗?”
  “明白!”欧阳倩紧紧抿着嘴唇说。
  李牧点点头,“体会体会动作吧,不要紧张。”
  说完李牧走了。
  这种小问题,他不能当着那边一班长的面进行具体的教导。新兵的情绪要顾及,骨干士官的想法也要顾及,当领导并不轻松,哪怕只是个小连长。
  一班长没有过来,当然他都看到了。
  欧阳倩花了好几分钟才缓过劲儿来,咬了咬牙,看着正在训练的自家班战友的动作,在原地体会起来,嘴里念叨着,出左脚右手前摆,出左脚右手前摆……
  一班长暗暗的松了口气,有时候遇到这样的看似难教的兵,缓一缓,让他自己体会体会,也许效果你说一万遍都管用。
  李牧往其他连队走去,他这个总教头是要负责掌握新兵团的全面军事训练工作的,哪个连队都要亲自走到看到。没有总教头这么个职务,哪怕临时的都没有,但新兵团的干部骨干们都知道,新兵团里九连连长说话基地司令的都管用。
  陈春英开了台埃尔法过来,直接的开到距离李牧最近的路边停下。她是警卫团的警卫参谋,有军用车辆驾驶资格证的,准驾车型囊括了百分之九十的市面的机动车,百吨的半挂车她都能顺溜的飙到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
  一看她开了这个车,李牧下意识的看了看时间,说了句,“这么快要放学了。”
  原来是准备去接李瑾钰,只有接送小孩下学才用这个车,平时包括李牧在内,没人用这个车。
  这边的连长看见陈春英过来,和李牧打了招呼走开了,知道李牧这边有其他事情是不方便他在场的。
  陈春英大步走过来,英姿飒爽的女少校顿时成了训练场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女军官啊,多罕见,哪怕军女军人的例越来越高,地方也是很难看见女军官的。
  到跟前,陈春英取出手机递给李牧,道,“头儿,有个叫郭翰威的找你。”

  “哦,小威啊。”李牧接过手机。
  “头儿,那我去接小玉放学了。”陈春英说。
  李牧点点头,“哦对了,她小姑婆说今晚想跟孩子吃个晚饭,你们吃了饭再回来。”
  “是。”

  陈春英干脆利落走了。
  李牧老爹最小的妹妹在陆南市区,也是最疼爱李耀军和李瑾钰俩孩子的姑奶奶,陆南地区称姑婆。
  走到僻静处,李牧给郭翰威拨了过去,之前白晶晶家的动作,是郭翰威提供的。说起郭翰威,要说到牺牲的李泽,李牧是因为李泽牺牲这件事情认识郭翰威的。
  跟郭翰威相,李牧这种背景简直弱爆了。李泽之前在大院里吃百家饭,最用心罩着他的是郭翰威。后来郭翰威参加工作了,为面同意把李泽调西北武警那边去这件事还大闹了一场,李泽对他来说,亲弟弟还亲。
  为李泽牺牲的时候,郭翰威甚至要整李牧,后来详细了解了过程之后,看了李泽的遗书之后,才慢慢消掉这口气。久而久之,两个臭味相投的人熟悉起来,性格相似,年龄相似,郭翰威也李牧大个两岁。

  电话接通,郭翰威爽朗的说了,“老李,干嘛呢?”
  “带新兵,我还能干嘛。你什么事?”李牧问。
  郭翰威哈哈大笑,说,“跟你说个事,白晶晶那口气我给你出了,你猜怎么着……”
  “是你干的。”李牧打断他的话,一下明白过来了,哭笑不得,“你搞什么的,多大点事,整得人家鸡犬不宁的。”
  “那小娘们不知道天高地厚,早想整治整治她了。我说,这回该吃请吃饭了吧?”郭翰威邀功似的大笑。
  李牧无奈地说,“你别乱来,赶紧的给人放了,多大点事。请吃饭可以,来陆南,天天海鲜。”
  “……”
  下午放学的时候,十二小门口前面停满了车辆,全是个人车辆,轿车和城市SUV最多,而且几乎都是沉稳造型沉稳颜色。一到这个时候,这个路段会堵得不行。
  尽管交警队在那里竖立了禁止停车的警示牌,这个情况依然难以得到有效的改变。交警队有他们的难处,也许你抄下的一台看着破破烂烂的帕萨特的牌照,有可能是区府某科长的,又或者干脆是检察、法院系统的领导,抑或是某高校副教授的,都得罪不起。
  在这一方面部队做得很多,因为部队有统一接送的依维柯,不至于像地方一样,一个孩子代表着一辆接送的车辆,这路怎么能够不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