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问道:“照你这么说,安全也没有保障啊。这可是吃的东西啊,可别吃坏了肚子。”
  刘大笑道:“放心吧,村里吃的东西,哪一样不是这样制的?绝对没有问题。再说到时候贴个安全的标签,就行了,反正城里人就认这个。”
  金小凤也说:“是呢,没事的。你看吴老酱家的酱,放在那里烂的发臭,不还是卖的火爆。”
  邓丽丽是吴老酱的忠实用户,就说她道:“吴老酱那是酱香,可不是臭呢。”
  老刘看出来陈九江动了这个心思,连忙说道:“封口机我们村里就有,还是上次办厂的时候买的,就用了一次。桃子也好收,工人要好招,就是那玻璃瓶子不好买,还要去市里的玻璃厂定。”
  刘大就说:“玻璃瓶根本就不要市里买,县罐头厂多的是。前几天我去看师父,就见满院的玻璃罐子,据说还是两年前定的呢。”
  陈九江就说,这就好办了,但是不知道启动资金要多少钱。
  老刘想了一下说,桃子和村民的工资可以先欠着。厂子就用村部,反正村部也有个大院子,刷上白漆,挂个牌子就能开张。现在要做的,就是去乡里办手续的钱,买配料和玻璃瓶的钱。
  陈九江就说手续的钱,可以先拖着,等挣了钱,再交。
  老刘说,那就少的很了,有个两千多块就能上马。不过老刘和金小凤还是担心,这罐头生产好办,但是销售起来就难。陈九江拍了胸脯说,你们只管生产,销售的事情我来负责。然后又和刘大仔细的核算了成本。

  刘大说,不算工钱,单论成本,一瓶罐头也就是三毛钱左右的成本。县里罐头厂的罐头,都卖两三块钱,我们到时候卖便宜点,一块都能挣钱。
  说到定价,陈九江就笑了,只是说,到时候再定。然后一边喝酒一边叮嘱老刘抓紧着手,趁着桃子还没有熟,先将之前说的几项跑好。
  说到具体落实,老刘就皱起了眉毛,犹犹豫豫的说道:“陈乡长,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不难。只是钱的事却不好办。”
  陈九江放下酒杯问道:“千把块村里都没有吗?我可记得你们村每年都有富余啊。”
  老刘听了,尴尬一笑,说道:“陈乡长,不瞒你说,那都是账面上的。实际里,早就入不敷出了。”

  陈九江就说:“那让村民集资吧,一家也不过十几块的事。”
  老刘摇了摇头,说:“这些年村民都被集资集怕了,只怕不好弄呢。”
  陈九江这时就想到抓王大的时候,自王大口袋里掏出来的两千多块。本想借机还给钱勇敢,一直没有机会。钱勇敢因祸得福,一心以为钱落到了邢振或者别的丨警丨察手里,更不敢提。于是就借着酒劲说道:“这样吧,我先投两千块,你明天去我那里拿。然后再从村里集点钱,办个合资厂。免得到时候赚了钱老百姓说三道四。”
  老刘这才大喜,于是陪着陈九江好好的喝了几杯。
  一场好酒,喝的几人兴致高昂。仿佛那发家致富的日子就在眼前。酒足饭饱,陈九江就要骑着摩托回去,老刘怎么也不放他走,最后还是将他留在了妇女主任金小凤的家中。

  陈九江明白老刘的意思,有心拒绝,脚下却不由自主的跟着金小凤去了她家。金小凤早就对这位年轻的乡干部起了心思,此刻到了嘴中,怎么会不珍惜。借着送水的机会,就睡到了陈九江的床上。
  要说金小凤也不是盖的,天生丽质,那皮肤既白又细。兴奋起来,粉粉嫩嫩,一掐就能流出水来。关键这娘们够骚,十八般武艺,是样样精通,伺候的陈九江如神仙一般。让陈九江流连忘返,欲罢不能。
  第二天早上,陈九江刚到乡政府的门口,就见乡政府的大门被人围了个严实。陈九江心说最近可没出什么大事呀,怎么就又围上了呢?正想着呢,就见为首一人正是教委办的主任。陈九江这才意识到坏了,这群人分明是来找自己。还是赶紧闪吧。
  想罢就要调转摩托,原路返回。不想这摩托也不省心,关键时刻居然熄火了。陈九江干踹也踹不开。此时早有人认出了他。
  “陈乡长来了,大家快过来啊。”不知道谁咋呼了一声,堵门的老师全都围了过来,将紧紧的围在了中心。
  陈九江只得下了摩托,将摩托扎好。摆出笑脸问道:“各位老师,今天不去上课,怎么都来围乡政府了?”

  “陈乡长,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赶快把工资发了吧。乡里可是给了你五万块呢。”有人张嘴,立刻就有人接话,于是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总之一句话,就是要陈九江发工资。
  陈九江一声不吭的听着周围老师的议论,不一会就听了个明白。他这是叫人给坑了啊,试想啊,昨天晚上才进行的分工,今天一早就传出了五万块钱的事情。而且,乡里的老师,几乎第一时间都到了乡政府,若说没有人组织,那纯属扯淡。
  陈九江一肚子的怒火,但却又不想对这些干干瘦瘦的老师们发。毕竟是乡里欠着他们的工资,而他们不过是受了人撺掇。不过瞧他们一个义愤的样子,分明相信了五万块钱的事情,此刻自己若是拒绝,只怕一顿饱打是跑不了的。
  陈九江一抬头,正巧见到了教委办主任朱有道在人群后面躲躲闪闪,于是就冲他招了招手喊道:“大家静一下,钱是一定要发的。老朱你过来,去我办公室领钱。”
  朱有道虽然姓朱,可不是真的猪。立刻意识到陈九江是想将注意力转到他的头上,若真是这样,陈九江的办公室是去不得的。出来时若是拿不出钱来,老师们还不得把他给吃了。于是连忙说道:“陈乡长,这事吧,还是你来发的好。毕竟钱是你搞来的。”
  陈九江怒道:“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就去办公室把钱拿来,直接在这门口发了不成?那简直就是扯淡。程序还要不要走了?你就说吧,我将钱给你,三天内能不能发到老师的手中。”
  朱有道明白陈九江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只要钱到我手中,三天内一准能发到老师手里。可是......”
  陈九江截住他的话头道:“这还可是什么,还不赶紧跟我去办公室领钱。”
  说完又对周围的老师说道:“各位老师,我也知道大家辛苦,也想现在就将钱发到老师们的手中。但是程序也是要走的,所以我在这里保证,若是三天内你们拿不到工资,再来找我。当然,你们也知道,我手里的这点钱,只够一个月工资,至于其他的,我们会想办法,慢慢还上。也请大家理解。”
  老师们是讲道理的,也是最容易满足的。虽然乡政府欠着一两年的工资,但是上课可一点没有耽误。现在陈九江小小的一个应承,就瓦解了老师们怒火。于是点着头,纷纷离去了。
  陈九江带着朱有道就往乡政府走去,朱有道一边走,一边说:“陈乡长,你可不要坑我啊。要是三天内,老师们见不到钱,他们一定会吃了我的。”
  陈九江铁青着脸,一句话也不说,到了办公室,坐在到了椅子上,这才问道:“老朱,说吧,怎么回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