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商量好后,邢振这才给先后给医院,县公丨安丨局,乡政府分别打了电话。打完电话,二人商量了一些细节,就静待乡里,县里来人。
  第一个到的是王文明,王文明一到,立刻叫来两名镇上值班的医生,强硬的命令他们做着吉普车护送钱勇敢去县医院,若是钱勇敢半路死掉了,他们就是罪人。两个人被吓的一愣一愣的,硬是拿出全身本事,将老钱安然护送到了县里。
  虽然王文明平素看陈九江不顺眼,但是遇到了此等大事,丝毫也不含糊。送走了钱勇敢,对陈九江和邢振说道:“九江啊,今天你们做的好啊。正说明之前我们镇里开展的警民一体战略是正确的,是及时的,也是有效的。而你作为乡丨党丨委乡政府和派出所之间的联系人,也认真的落实了乡丨党丨委政府的决议,这才取得了今天的成果。你们成功的击毙了悍匪王大,保卫了人民的安全,守护了人民的财产。这是立了大功,我要报告县里,为你们请功。”

  陈九江点着头一本正经的说道:“王书记,王大虽然是我和邢所击毙的。但是若不是书记高瞻远瞩,定下乡里和派出所联合巡视,也不会这么快就发现了王大并成功的将他击毙。所以,这份功劳里,您和刑所应该是头功。”
  邢振心说,得,这又来一个分蛋糕的。不过这也是应有之意。反正只要陈九江承认这王大是他和自己亲手击毙的,那最大的一块蛋糕,非自己莫属的。于是连忙应和着称赞王书记英明。
  过了一个小时,县局熊局长带着一辆辆警车来了,验明了正身之后,对邢振和陈九江又是一通猛夸。邢振哪敢贪功,连忙将功劳都推到了熊局长的头上,一个劲的称赞他英明的领导,全面的布置。并将他之前在抓捕王大的动员会上的讲话,一字不差的复述了一遍。
  熊局长听了,心花怒放,将那块板砖抓在了手中,使劲的挥舞了几下。邢振就说,熊局长才是大脑,正是他严密的部署,自己这只小手,才有幸拿起板砖拍出那关键的一下。熊局长于是就说,是啊,全局一块砖,是该总结总结。
  正说话间,技术科的人,就来汇报说,尸体勘测完毕。死者正是王大,就连那枪和匕首都对的上号。尸体已经收了,是不是立刻回去。熊局长正沉吟间,县里的通知到了。说书记县长都要过来,就连市局的人也在路上。于是技术科的人只得又将王大的尸体放回了原位。
  如此忙忙碌碌,直到天明钱勇敢的家中都被闪着警灯的十几辆警车包围着。而以钱勇敢家为中心,一条信息以闪电般的速度,传出大河县,传过大半个中国传入了中南海:“号称大王的悍匪王大,被一个叫做邢振的丨警丨察带着两名乡政府领导一板砖打倒了。”
  王大是谁?那可是成功越狱,从狱警的手中强抢了真枪,流窜多省,一路杀人无数的悍匪。提起他,就连小孩子都会被吓得尿炕。这样一位穷凶极恶的人物,刚一进入天云省,就如此轻易的死在了一块板砖之下,说明了什么?充分的说明了天云省的治安,那是杠杠的。天云县的官员,是乐于奉献,勇于斗争的。
  尤其是王大又是来自邻省高山省。高山省和天云省那可是宿怨悠久了,不说别的,就说大河县境内的那条大河,它的的起源,就是出自高山省。历年为了大河之水,两省没有少打官司。高山省仗着地势高,又是大河的发源地,历来不将天云省放在眼中。大旱之时,必定收紧水闸,若是大涝,立刻会开闸泄洪。
  所以历史上两省之间,时常为之械斗。新中国成立之后,也争斗不断,但是跨着两个省,谁也奈何不了谁。即便是告到了上头,也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只得不了了之。不过两个省的仇怨,算是结了下来。
  如此说来,天云省更要宣扬了。一路的喜报都报到了中南海,不但如此还专门发了一份喜讯到了高山省。至于高山省的反映,那就不得而知了。
  陈九江还是轻视了王大事件的影响。整个两周的时间,他是一刻也未闲着。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县里汇报工作,接受表彰。从县委县政府,到组织部,到县公丨安丨局,一趟趟的跑着。不过跑来跑去,都是好事,所以也跑的欢快,跑的愉悦。正好也趁着这机会和女朋友张晓月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张晓月对陈九江是爱慕的,也是感激。若不是他,小舅钱勇敢就要壮烈了。于是彻底对陈九江敞开了心扉,当然也放开了怀抱。除了那层膜,就连旺仔小馒头,都让陈九江品鉴了够。
  陈九江也算是见多识广的,对这幸福的小突起很是遗憾,但沉寂在了热恋中,些许瑕疵也就忽略掉了。

  陈九江回到乡里也不安生,一遍一遍的写着材料。最终乡里,县里,公丨安丨局都满意了,这才报了上去。
  先进事迹报了上去,陈九江这才安稳下来。不过没有安当两天,乡政府又传出了小道消息。不过这小道消息却是喜讯,说陈九江就要提拔为副乡长了。
  陈九江对此嗤之以鼻,心说,大调整就要到了,眼前里是不会有动作的。若是真的有机会,也要等了大调整之后。
  不想幸福来的却突然无比,当天下午就被王文明叫上了车,去了县委组织部。一同去的,还有派出所长邢振。
  第二天组织部副部长,宋茜就到了乡里,正是宣布陈九江同志,被任命为河西乡副乡长。而邢振则去了县里,一跃成了县公丨安丨局副局长。
  下午送走了宋茜,陈九江就从综合办搬了出来,也到了二楼。办公室就在钱勇敢的邻边,楼梯口的第一间屋。

  这间办公室陈九江可是熟悉的很,本就是陈九江的老根据地。不想此刻却又打了回来,室内的用具都还未换,只是门牌变了,变成了副乡长室。
  陈九江惬意的冲了一杯茶,躺在了太师椅上。谁能想到了,为之付出三四年的努力,却又渐行渐远的目标,居然被一块转头改变了命运。坐在这把老旧的太师椅上,陈九江第一次觉得,这椅子是如此的踏实,舒心。
  正当陈九江尽情享受这美妙的感觉之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陈九江叫了一声进来,老陈就从门外轻轻的推开了门,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进来。
  “老陈啊,找我什么事情?”陈九江躺在太师椅里,动都没动,抬了抬眼似笑非笑的问道。
  老陈恭敬回道:“陈副乡长,书记通知您二十分钟后,开个丨党丨委会。”
  陈九江点了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那,陈副乡长你先忙,我去通知其他人了。”老陈道这才躬身退了出去。

  对于老陈,陈九江的政策就是不能给他好脸色看。这样的人,和他谈什么感情关怀,都是扯淡。你越是凶的要死,他越是怕的要命。只有让他明白你和他之间巨大的差距,他才能心甘情愿的为你办事。否则,少不了幺蛾子出的。
  过了十几分钟,陈九江这才拿着笔记本进了会议室。一颗烟刚点上,老吴满面红光的走了进来,陈九江连忙起来给他上了一颗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