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问邢振,调动的事情,搞的怎么样了。邢振唉声叹气的说道,还是老样子。看来是没戏了。
  陈九江分析,大调整迫在眉睫,此时没了音信,只怕真的没戏了。前些天陈九江去见了孙有才,已经探听的清楚,孙有才晋级副县,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至于自己,孙有才让他再等等。
  官场上,最怕的就是领导说再等等。那意思,和没希望是一个样子。看来自己和孙有才一样,那张红头文件上,也不会有自己的名字。
  于是同命相连的两个人,再一次喝的醉醺醺的离开了老吴面馆。
  告别了邢振,陈九江心中郁闷,稀里糊涂的走到了河边,正巧看见钱勇敢下了王文明的吉普车。陈九江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跟了上去。
  钱勇敢的儿子在县城上高二,老婆王慧进城去了,说是要陪陪儿子住上几天。一早杜娜娜就跟陈九江请了假,说大姨妈来了。这一刻见了钱勇敢,陈九江莫名其妙的起了疑心,心说莫不是杜娜娜和老钱约好了。于是醋坛子就被打翻了。
  这本不是陈九江应该吃的醋,怎奈失意之下又喝多了酒,心情激动,难以克制。一心想要弄个明白。
  到了钱勇敢的家中,果然房中有人,陈九江在门外,听见里面动静还不小。嫉妒之心立刻燃成了熊熊烈火。陈九江悄无声息的钻进了钱勇敢的院子,随手拿起了地上的一块红砖,摸到了钱勇敢的堂屋。
  陈九江到了门口,顺着门缝向里一看,一腔怒火瞬间消失了干净,若不是双腿抽筋,立刻就拔腿跑掉了。
  堂屋里,钱勇敢满面是血,半瘫在地上。一个衣衫褴褛的精瘦男子,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拿着一把匕首,压着嗓子说道:“去,给老子弄点吃的。”
  钱勇敢哆哆嗦嗦的说道:“家里,家里,没有吃的了。”
  那黑瘦男子顺手一枪把子打在了钱勇敢的头上,将钱勇敢打趴在地,口中说道:“你喝的醉醺醺的,却说没有饭吃,当我好骗不成。”
  钱勇敢趴在地上哭着说道:“好汉别打了,我老婆不在家,家里好几天都没有开火了,真的没有吃的了。你要是饿,我现在就出去给你买。”
  那黑瘦汉子更是愤怒,狠狠的踹了他一脚说道:“让你出去了,还会给我找吃的?立刻就去找公丨安丨了吧。还想骗老子。”说完,他将手枪别在了腰间。自顾自的去里间寻摸去了。
  陈九江到了此时,已经知道,此人必是那公丨安丨部的头号通缉犯“大王”王大无疑。没想到,刚才还和邢振聊过他,现在就遇见了。陈九江想要趁机逃走,不想双腿早已吓得失去了知觉,根本迈不开步子。只好死死的抓着手中的板砖,倚在门口的墙上,暗自祈祷。

  钱勇敢和他一样,被打的怕了。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一个。眼睁睁的看着王大忙来忙去,浑身抖成了筛子,就是鼓不起勇气来逃跑。
  半响之后,王大拿着一瓶酒和一条烟走了出来。冲着钱勇敢踹了一脚,口中骂道:“你这肥猪,一看就是贪官。家里满是好烟好酒,却一点人吃的东西都没有。老子今天也替天行道,杀一回贪官。”
  王大说着,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拿着匕首就冲钱勇敢捅了过去。钱勇敢吓的立刻湿了裤裆,大声喊道:“好汉饶命,求你不要杀我,我有钱,我给你钱。求你不要杀我。”
  钱勇敢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了几张花花绿绿的票子。大王看了一眼,说道:“这点钱有什么用,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等过桥的时候给王婆买汤喝吧。”
  钱勇敢大急道:“钱我还有,全是大团结,只要你放了我,我的钱都是你的。”
  大王一听有大团结,也动了心,立刻说道:“只要你将钱交出来,我就饶你一命。”
  钱勇敢也是吓的糊涂,居然信了他的话。立刻自床底下拉出一个破箱子,手忙脚乱的将那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一把大团结,递给了大王。

  “好汉,这些够了吧。”
  大王一辈子没有见过如此多的钱,立刻眯着眼笑道:“够了够了。”说完一手接过钱,一手就将匕首送进了钱勇敢的肚子里。
  钱勇敢一声尖叫,立刻倒在了地上,就此再也没有了生息。陈九江在门外听的真切,知道钱勇敢是遭了毒手,心中更是害怕,拼命的屏住呼吸,恨不得将心脏按住,让它少跳一会。
  王大将钱勇敢倒地,自那破箱子中又摸出了一把大团结,这才得意的坐在桌边一边喝酒一边数起票子来。

  数着数着,王大就疯狂的笑了起来。他实在也是没有见过如此多的钞票,有了这些钱,随便买些吃的,再躲到山里。过些时候,风头过去,再出来买房买地。娶上一房媳妇传宗接代,好不逍遥自在。
  梦想是美好的,肚子是空瘪的。再加上喝了半瓶白酒,更加难受。于是王大决定,还是揣着钱,出去买点吃的再说。想罢,王大收好了钱,将那匕首也收了起来,刚出了门口就听脑后碰的一声,头上一痛,两眼一黑,立刻昏了过去。
  陈九江一击得手,又下意识的连连拍了王大两砖头,这才停下。拍倒了大王,陈九江伸手进了他的腰包,想要将他的枪下了。不想却抓出了一把钞票。于是也不去数,全都塞进了自己的腰包。
  接着又翻出了手枪和匕首,陈九江这才松了一口气,这时才走到钱勇敢的身边。只见钱勇敢肚子上开了一个口子,貌似没有了气息。于是紧忙进了里屋,抄起电话拨了派出所的号码。
  电话响了三声,那面才传来邢振不紧不慢的声音:“喂,哪位?”
  陈九江道:“我陈九江,刑所你赶紧到钱勇敢家来,大王在这里。”
  邢振开始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认为陈九江喝醉了酒正说梦话呢:“你小子没喝醉吧?别净扯淡。”
  陈九江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赶紧过来吧,老钱被大王捅了一刀,估计不行了。大王被我一板砖放倒了,你要再不来,他要醒过来,就麻烦了。”
  邢振这才知道陈九江说的不假,对他说道:“你看好大王,在那等我,另外,不要再给别人打电话了。”
  过了两三分钟,邢振骑着破摩托就到了钱勇敢的家中。邢振打着电灯,验明了大王的正身,只见大王后脑出血,已经死了过去。心下一松,急忙问道:“枪呢?”

  “这里。”陈九江连忙将枪和匕首交到了邢振的手中。
  “老弟,今天你的功劳立大了。大哥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算上我一份。大哥感激不尽”邢振拉着陈九江的手,小声问道。
  陈九江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想的明白,这份功劳是少不了邢振的一份。不如爽当大方一点,急忙点头道:“若不是想着你,我会给你打电话?再者说了,我又不是丨警丨察,要这功劳也没有什么大用。”
  邢振悬着的心,这才放下,满面激动的说道:“老弟够意思,这份情我记下了。今后只要有老哥我在,就没有人敢动你一指。”
  言罢二人统一了口径,说是,半夜陈九江随着邢振巡视,到了钱勇敢的门口,发现了异常,这才打死了王大,只是钱勇敢在英勇反抗之中,受了重伤,生命垂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