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栋梁恍然大悟,拍拍脑袋道:“瞧我,都犯了痴症了。听这意思,我们九江是要结婚了啊。”
  陈九江道:“没有呢,今天只是相亲,还没有定下来呢。”
  吕栋梁说:“能让你看上的女孩子一定不一般,快说说吧。我可是好奇的很。”
  陈九江就把张晓月的情况对吕栋梁说了,末了还再三强调,二人只是初识,还没有定下来。吕栋梁就说他,看你满面春风,只怕对人家动了心了。然后停了一会突然问道:“你说的张晓月,是不是你们乡钱勇敢的外甥女呀。”

  陈九江可未想到吕栋梁连这个都知道,心中吃了一惊,依然笑着点了点头。吕栋梁就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翻陈九江,口中说道:“行啊,居然上了老钱的船。是不是使了什么手段,我可知道,老钱和你不对付的很啊。”
  陈九江连连摆手,说道:“我可什么都没做,不知怎么今天早上就被钱书记带到了县里。见了张晓月的面才知道,是来相亲的。”
  陈九江可不敢将偷窥的事情和吕栋梁说,而且也说不出口。只得半真半假的扯了个谎。吕栋梁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掠了过去,口中提醒他道:“跟着老钱也很不错,毕竟他上面也是有人的,关键时候也能使的上劲。不过小孙那里,你可要处理好关系啊。”
  正说着话,田欣悦就端着菜走了过来,对吕栋梁说道:“一天到晚,就知道理这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呢。赶快收拾收拾桌子,准备吃饭了。”
  “是,老婆大人发话喽,九江我们赶紧吃饭。”吕栋梁连忙站了起来,走到了餐桌边。
  “吃,就知道吃。叫你收拾下桌子,也不见动手。”
  “我来,我来。”陈九江哪敢让书记大人动手,急忙收拾起来。
  吃罢午饭,出了吕栋梁的家,陈九江就坐上了回家的客车。那客车就像一个上了锈的铁盒子,走在不大平整的沙土路上,就像要散架一般,叮叮当当的响个不停。陈九江坐在车上,一会想着张晓月,一会想着吕栋梁。
  毫不夸张的说,陈九江已经喜欢上了张晓月,被她那调皮的大眼睛所俘获。而且他也能感觉到,张晓月也喜欢上了他,这一段爱情,看来是逃不掉的了。幸福甜蜜的新生活,正在向他招手。
  至于吕栋梁,可就深沉的多。陈九江能感觉的到,吕栋梁对他的关心,也能看的出,他一直之所以不愿出手相助,其实是在考验自己。所以陈九江从来也不敢在他的面前提任何要求。很明显,这一招,反而让他更得吕栋梁的看重。
  吕栋梁是一个背景深厚的人,据说省里都有根。而且手段也高深的很,不动声色间,就收揽了一批能干的手下。最重要的是,顾书记也十分的信任他,据说他将会是下一任书记的大热门。

  历来权力都和信息是挂钩的,只要你有足够的地位,你所获得的消息一定是最快,最全的。当然,若是你消息闭塞了,说明,你离权力,也就越来越远了。
  吕栋梁连一个乡丨党丨委副书记的亲戚都一清二楚,更何况是别的呢?所以说,吕栋梁绝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低调,也绝不会像别人想象的那样无欲无求。他的手中,必然紧握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牌。这样的人,一定会站在大河县的最高舞台,甚至是更高的舞台。
  陈九江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居然能够借助夫人路线,就走进了吕栋梁的家门。今后自己的官路,必定一片坦途。
  不过,坦途仍在梦中,崎岖就在眼前。当陈九江还在小巴车上一摇一摆的做着美梦的时候,钱勇敢的美梦却被分管计划生育的副县长撕了个粉碎。此刻正在乡政府里冲着王文明咆哮。
  钱勇敢是王文明的第一铁杆,也是王文明的智囊。所以,一乡之中最重要的工作,计划生育工作,就落入了老钱的囊中。

  所有人都知道,计划生育占据着乡政府收入的半壁江山。几乎乡里大半的支出,都要计划办来买单。向来都说,经济是政治的血脉。掌控了计划生育,就连镇长路爱国都对老钱客客气气的。
  今天钱勇敢去县里就是召开计划生育大会,分管计划生育的常务副县长富春生知道老钱在这方面很有一套,就请他第一个到主席台上发了言。老钱志得意满的到了台上,认真的向同行们介绍他的先进经验。
  老钱对待计划生育的政策就是一个字“钱”,既然你想生二胎,为国家多做贡献,那么好,请先将你应当承担的责任承担了。具体到行动上,那就是钱。只要十张大团结,包你安稳生二娃。
  当老钱报告完,以往热烈的掌声没有了,全场静悄悄的,死寂一般。就连富春生都阴着脸,不说一句话。老钱突然意识到,出了问题,再也不敢坐在主席台上,急忙站了起来,一头大汗就流了下来。

  富春生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了,问老钱:“上个月县里转发市里的通知,你看了吗?”
  老钱生硬的点了点头说道:“看过了。”其实老钱压根就记不得有过什么通知,但是县长说有,那就是有的,若说没有看见,那就是渎职,所以只好硬着头皮说看过了。
  富春生问:“看过了,那你说说是个什么精神。”
  钱勇敢回道:“就是落实计划生育工作,减轻人口压力,为四化发展作贡献。”
  听完钱勇敢的话,富春生是彻底的爆发了:“整个是扯几吧蛋,市里发的,如此重要的通知,到你钱勇敢这里,立刻就走了样子。”
  于是接下来的十分钟,全是富副县长对老钱的批评教育。弄的一个县计生大会,仿佛就是为他钱勇敢开的一般。
  老钱被骂了一个狗血喷头,这才知道,原来一个月前,县里就转发了一个关于计划生育的文件,要求今后的半年内,全市要坚守计划外零生育的红线。否则,主管领导一年内不准提拔。
  富春生最怕什么?当然是最怕一直“副”下去。富春生一路从副乡长,乡丨党丨委副书记,升到了副县长的位子上,从未干过正职。而富县长大人此刻才刚满四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也是勇于担担子,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的大好时光。所以富春生可不想就这么一直副下去。
  眼见县里风云际会,大调整即将到来,正是富春生大展伸手的好时机,怎想到,就这样被钱勇敢,勇敢的给破坏掉了。富春生怎能不恼,富春生怎能不怒。

  钱勇敢兜着富春生的怒火,回到了乡政府,歇斯底里的要求王文明立刻查处到底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给他钱勇敢下绊子。
  王文明一边安慰老钱,一边拍着桌子,咬牙切齿的要一查到底。不管是谁,只要查出来,处分的处分,剔除出革命队伍的,剔除出去。
  其实不用查,二人心中都明镜似的。档案文件一直都是陈九江负责的,除了他,还会有谁?
  老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和陈九江做一笔交易,将他偷窥的事情一笔抹平。而王文明却是要将陈九江掳个干净。
  当陈九江到了乡政府的时候,老陈正撑着伞,在门口等他。老陈一脸的焦急,却掩饰不住他内心的喜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