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艳丽一哭,张晓月也跟着流泪,钱勇敢轻轻的拍着桌子道:“好好的吃着饭呢,净说些不开心的事情。赶快抹了眼泪,好好的吃饭吧。”
  王慧也赶忙的去劝她:“大姐快别哭了,没得坏了氛围。你看晓月都大了,看着也会笑你。”
  钱艳丽这才止住了眼泪,破涕为笑:“是该高兴,等晓月嫁了人,我也就了心了。可是她呀,却迟迟找不到婆家,让人心烦。”
  王慧惊讶的问道:“晓月还没对象吗?我可听说去年谈了一个呢。”
  钱艳丽回道:“是啊,化肥厂的正式工人,长的五大三粗的。工资一个顶她两个呢。嫌人家没文化,这不,吹了。”
  这话听在钱勇敢的耳中,如一把钥匙一般,将他那郁闷的心门打了开来,心中一亮,接话说道:“那化肥厂的老粗还真的配不上我这外甥女。不过要说有文化的,我们河西乡就有一个现成的。相貌也不丑,年龄也很般配。”
  钱艳丽连忙问道:“真是这样还就太好了,麻烦小弟给说说吧。这丫头可叫我愁死了。”
  钱勇敢道:“行,包在我身上。正好明天要去县里开会,明天中午叫王慧带他去公园,你们见上一面。保准你一眼就能看中。”
  最后这句话是对着张晓月说的,张晓月立刻红着脸嗔道:“小舅就知道笑话人,不理你了。”
  “见了面,你就知道舅是疼你呢。到时候只怕要上赶的来谢我呢。”一句话说完,一家人都哈哈大笑,只有张晓月恨不得将脸伸进碗里。
  到了下傍晚,陈九江出了宿舍,冒雨到了老吴面馆。尚未进店,只听突突的发动机响,派出所长邢振骑着他那辆破嘉陵到了。
  陈九江站在屋檐下,对邢振装模作样的敬了个礼,说道:“刑所,您是视察工作,还是亲自来吃饭啊?”

  邢振扎好车子,揽着叶沉走进了面馆,口中说道:“听人举报,叶秘书正调戏良家妇女,特来查处。顺便祭一下五脏庙。”
  这本是开惯了的玩笑,今天听在陈九江的耳中,有点刺耳,不过邢振低着头,没有看见。二人还未坐下,老吴走了过来,跟二人点了点头,打了招呼。
  邢振挑了一张干净的桌子,对老吴道:“老吴,赶紧的,先上一盘花生和熏肉,再来一瓶白酒。然后煮两碗面。赶快的。他麻麻的,这场好雨,淋的老子差点找不到回来的路。”
  老吴应着声,去忙活了。陈九江也坐了下来,问道:“瞧你这样,是出了远门了。是不是今天县里举行的抗旱大会你也参加了?”
  邢振撇了撇嘴道:“我哪有那级别。我是去了局里。”
  陈九江故作深沉的一笑:“哦,忙调动去了。跑的怎么样了,跟我说说,让我也沾点喜气。”
  邢振从筷笼里拿出两双筷子,一双给了陈九江,一双摆在了桌前,口中淡然道:“喜气个屁,再喜也进不了城。都他妈一个萝卜一个坑,谁他妈都不肯起身。今天又白跑了一趟,还挨了一顿训。”

  陈九江奇道:“调动不了,怎么还挨批了呢?”
  “还不是大王二王的事情。要求下面每天一报,前些天光顾喝酒,漏报了一次。”
  邢振口中说的“大王二王”可不是当下热播的西游记里的两个占山为王的妖怪,而是兄弟二人。这两兄弟乃是邻省的罪犯,因为抢劫强健罪,被判了死刑。不想却越狱逃了出来,出逃时还打死了一个狱警,抢了他身上的手枪。
  兄弟二人一路逃窜,途中杀了十几个人,造成了一时的轰动。据说连公丨安丨部都派人下来追缉。二王在搜捕之中,被当场打死,大王却失去了踪迹。据省里分析,极有可能越过大山,进了天云省。
  不过即便如此,离大河县也远的很。所以莫说是邢振,就连县局也没当作大事。只是领导被邢振找的烦了,这才拿他说事。
  陈九江也不是小白了,看他表情也猜的到他的遭遇。摇了摇头,说道:“看这情形,革命尚未成功,同志哥,还需努力啊。”

  正说着,老吴将菜和酒递了上来。两人停住话头,满上酒美美的喝了一口。酒一下肚,立刻如火烧一般,味觉也变的发达起来,二人忙不迭的将那熏肉往嘴里塞去。吃了一会,陈九江说道:“那大王要是来了,还是邢所你的机会呢。”
  邢振又干了一杯,摇了摇头道:“这种事情,最好不要碰上,谁沾谁倒霉。”
  “怎么的,你这当猫的,还怕了耗子?”
  邢振一瞪眼,拍了拍胸脯道:“我可不怕他,好赖我也是侦查班长出身。一对一对上,我轻易的弄死他。不过这个耗子,还真不是一般的耗子。听说那小子也是一个练家子,而且手里还有家伙。据省厅的专家说,枪里至少还有两颗子丨弹丨。你想想,那小子赤手空拳还能惹出那么多的事端,更何况是有枪呢?要是到了我的防区,不出人命就谢天谢地了。”
  “你说的也是,还是安全最重要。”陈九江点了点头,举起酒杯道:“来,喝酒。”
  二人喝了一瓶白酒,又分别吃了一碗炸酱面,这才酒足饭饱分别去了。饭钱自然是记在了派出所的账上。
  派出所这时候可有钱的很,当然也是邢振领导有方,在他的带领下,专找一些赌博的下手。再加上谁家有了纠纷,都要孝敬一番。所以口袋里狠余了一些粮草。若不是后来有了计划办,在乡下的七站八所中,还是稳居第一。

  计划办横空出世,可不一般。随便开个口子,都够派去所忙活大半年的。一度都是乡里的经济支柱。那权利也是非比一般,自然也就成了就业的热门。若是谁能在其中混上一个临时工,也是不得了的关系了。
  第二天早上,陈九江踩着点进了办公室。只见办公室的门敞着,办公室里却空无一人。对于上班的时间,陈九江可是仔细的研究过。刚开始的时候,他总是比别人早到一段时间。利用这段时间,做一些扫除工作,孙有才对此很是喜欢,连连在大会上表扬了他几次。
  到了王文明当了书记,对此就深不以为然。多次不同的场合上暗示一些人喜欢作秀。甚至还传出,来的太早,所以安全上难以保密的论调。这话自然指的是陈九江了,至于是不是王文明说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陈九江自然不能再早到晚走了,只得掐着时间,按时上下班。而早到的事情,就轮到了老陈来做。王文明也在不同的场合表扬了老陈,说老陈是位好同志,做事认真踏实,乐于奉献。不像某些人,表里不一,难以长久。
  这些话经过老李的嘴,传到了陈九江的耳中。陈九江很是腹诽了一番,暗骂老王不地道。说不能早来的是你,说不会坚持的也是你。陈九江只是在老李面前发了一下牢骚,不想第二天整个大院都传的沸沸扬扬,说陈九江有魄力,去老王的办公室拍了桌子。

  自那以后,陈九江再也不敢在老李面前多说一个字。陈九江也才体会道,孙有才说的,一定要管好自己的嘴,是多么的重要。陈九江也彻底明白,有些人,当面可能是人,可是背后,却是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