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上雷声轰鸣,一颗颗豆粒大的雨点嘭嘭的砸落在了满是黄土的地面上。粉面一样的黄土被雨点溅起老高。雨点落在黄土上,结出一个个褐色的小疤,很快又消失不见了。
  当顾书记和钟县长到了门口的时候,珍珠一样的雨点,终于连成了一条密密麻麻的直线,浇灌在了这个干涸的土地上。

  院子里的人像发疯了一样,疯狂的大喊大叫。有的人,拉着身边的人,大声的说着什么,可是对面的人也大声的冲他叫嚷着。还有的人像孩子一样躺在地上打滚,甚至有几个人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这是多么震撼的场面呀,他们欢呼着,他们雀跃着,他们跑着跳着,完全没有了官老爷的威风,也完全没有了成年人的庄重,只是尽情的释放着他们心中的喜悦。他们的脸上全都湿润了,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但无论是雨水还是泪水,都掩盖不住那洋溢而出的幸福和喜悦。
  老顾和老钟的眼眶也湿润了,他们像其他人一样冲进了雨中,去尽情的拥抱这天降的甘露。他们叫着喊着,任由那雨水浸湿全身,打进他们的口鼻,依然冲着老天疯狂的吼叫。
  此刻疯狂的不只是大河县县府大院,整个玉山市都为之疯狂,甚至半个天云省都为这场迟到的大雨而欢呼雀跃。无论是普通的老百姓,还是商人小贩,达官贵人,都纷纷走上街头,来迎接这久违的喜悦。
  但是这庆祝的人群中,却独独少了两个人。一个就是逃回宿舍的陈九江,另一位是找上门来的杜娜娜。

  杜娜娜心中恼火,这老色鬼,搞的时候比头插蜂蜜里还要欢畅,出了事情就灰溜溜的夹着包跑回了家。杜娜娜努力的鼓起怨恨,壮着胆气,一脚将陈九江的宿舍门踹了开来。
  陈九江正在房中焦躁不安的转动着,被突然而来踹门声吓了一跳。转过身来,一见是杜娜娜到了,反而心中一轻,笑了出来。
  这笑容太过熟悉,分明就是门缝里的那张笑脸。杜娜娜被笑的心虚了几分,鼓着劲问道:“是你?”
  杜娜娜未来之前,陈九江就一直在承认和不承认之间不断的衡量着得失。此刻见了杜娜娜,立刻下定决心,将这事情挑明了开来。
  若是不认,难保钱勇敢今后泄私报复,而自己反而又说不出什么来。此刻认了,若是钱勇敢还敢下小绊子,那就大不了鱼死网破。想必钱勇敢到时候投鼠忌器,不得不多关照关照他。
  而杜娜娜的到来更加坚定了陈九江的决心,这女人平素看起来够狠,可是和老狐狸钱勇敢比起来,就好糊弄的多了。
  陈九江慢慢的挺起了胸脯,面带微笑,认真的回道:“是我。”

  杜娜娜撒起泼来,口中骂道:“陈九江,你真是个臭流氓,居然蹲墙角,偷看别人,也不怕长鸡眼。”
  陈九江不吃她那一套,慢条斯理的说道:“吆歪,合着你和钱勇敢搞破鞋还是对的?走我带你去他家,找你表姨说说理去。”
  陈九江说完立刻抓起杜娜娜的手,作势要拉着他出门而去。杜娜娜甩了两下没有甩开,顺势倒在了地上,怒声吼道:“陈九江,你这臭流氓。你要再不放手,我就喊人了。”
  陈九江笑着说道:“喊吧,使劲喊,要是嫌不过瘾,你到乡政府的广播室开了喇叭喊。”
  杜娜娜立刻拉扯了几下自己的上衣,露出雪白的肩膀,冲这门口喊道:“来人啊,陈九江耍流氓了,想要强健我!”
  话音未落,门外轰隆隆的一声雷响,哗啦啦的下起雨来。杜娜娜被这雷声一下,立刻闭上了嘴巴,一下跳到了陈九江的怀中。
  陈九江一把推开杜娜娜,顺手啪的给了杜娜娜一个嘴巴子,冷着脸说道:“说我强健你,可是老钱的主意?”
  杜娜娜受了惊吓,又被陈九江抽了一个嘴巴,脑子立刻不转了,点了点头道:“是。”

  陈九江用手指头点着她的脑袋道:“你这傻X,你可知道,你这一声瞎吼,能毁了你一辈子。你是什么样的人,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想用这招,有几个人信?再者说了,我也不是无根的人,老王都弄不了我,凭你也想弄我。”
  这句话是个关键,出来混的,就看谁根子硬。不管什么原因,老王没有将陈九江弄下去却是个不争的事实。杜娜娜这样的女人,最是势利,做事可能做不大好,但是关系网却捋的一清二楚。
  虽然心虚,但是嘴上却是硬气的很,强撑着说道:“我的名声好不好,不要你问,只要公丨安丨来了,自然会将你抓起来,判你个流氓罪。”
  陈九江笑呵呵的道:“公丨安丨来了,你这辈子就彻底的毁了。现在你腿裆里夹着的那个玩意只要拿出来一化验,就知道是谁的东西。到那时候,嘿嘿,就连老钱也要卷铺盖走人。”
  杜娜娜见陈九江不吃硬的,只好垂头丧气的站起身来,走到了陈九江的身边,拉着他的胳膊求道:“九江哥,求求你不要将今天的事告诉别人好不好。”
  陈九江享受她那饱满的胸膛柔柔的感觉,口中轻飘飘的吐出了一个好字。
  没想到陈九江答应的如此爽快,杜娜娜一时愣住了,连忙说道:“九江哥,你说的话可要算数。”
  陈九江道:“我说的话当然算数,不过却要老钱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下半年,老吴就退了,我想接他的位子。”
  杜娜娜点了点头说道:“这话,我帮你传给他,但是成与不成,可怪不了我。”

  陈九江奸笑道:“世上没有必成的事,若是不成我也不会怪你。只是你给老钱捎句话,若是不成,我一定带着你去找他家的那只母老虎,讲讲道理。”
  听了这话,杜娜娜立刻意识到陈九江还真是不好糊弄的,连忙点头,对他说一定将话带到。说完转身就要走。
  “这就想要走吗?”陈九江一把拉住杜娜娜说道,“你的难题我帮你成功化解了,你至少也要关心下同志再走吧。”
  杜娜娜怒道:“你刚才明明说了,只要我答应你一件事情。事情我都答应了你了,怎么还要加码呢?”

  陈九江一把将她的头按到了胯下,笑着说道:“这对你来说不算个事,所以我之前没提。权当是为我的事,先付点利息。”
  杜娜娜在陈九江的宿舍又忙活了半个多小时,这才冒雨离去。走的时候,杜娜娜的小嘴都累麻了,但陈九江却并没有帮她堵泉眼。不是杜娜娜不让,而是陈九江嫌脏,让她以后洗干净再来。
  陈九江和杜娜娜一个办公室坐了三年,从她的身上看清了两样事情,一是势利,二是要有钱。
  是人都势利,在机关里更是如此,几乎人人都是向阳花。所谓的革命情谊,哥们义气,都是扯淡。若是能做到落井不下石,墙倒不伸手,那就算的上是一个好人了。
  至于钱,就更是好东西了。虽然书上说它是粪土。可是没有这样的“粪土”,你连书都买不到,还能做什么呢?若不是五张大团结,杜娜娜一个初中都辍学了的人,能进乡政府,做起吃公家饭的正式干部?
  若是陈九江此时有五张大团结,钱勇敢也会为他拼死弄到一个副镇长来。所以一定要有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