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结婚之后,更是大放异彩,和村里历任书记队长,都能插上一腿。据说镇里的某些领导,都和她深入的探讨过人生。金小凤的丈夫老实懦弱,实在管不了她,只得搬到了粮管所的宿舍里,不愿回来。
  不过这女人天资确实超人,生的白白嫩嫩,丰乳肥臀。四十多岁了,依然像是二十出头的小少丨妇丨一般。就连陈九江每次见了,也不由的多看她两眼。心中也是暗暗赞叹,“天生我材必有用”,果然还是李大诗人早有见地啊。
  这女人不但天资超人,酒场之上也是见多识广,一圈下来,将刘大和陈九江灌的胡言乱语起来。
  其实陈九江的酒量还是蛮高的,一斤高度白酒是没有问题的。但是陈九江早就给自己定了规矩,只要酒过半斤立刻就装醉耍疯。因为无论你能喝多少,别人总想要将你灌醉为止,所以还不如早早的就竖起白旗,一来保护自己的身体,二来也防止中了圈套。
  二人一醉,老刘就愁眉苦脸起来。今天本来约好了和儿媳妇大战一场,不想金小凤却打上了门来。想想自己也不是当年了,应付一个金小凤就吃力的很,齐人之福,就难以消受了。
  俗话说,两个女人一台戏,金小凤和邓丽丽二人就这酒桌唱了一场无声的战争。最终,还是邓丽丽面皮薄,败下阵来。
  这战争虽然无声无息不见硝烟,却震撼了陈九江的心灵。乖乖,这老刘看着干干瘪瘪的,魅力却是强大的很,看这样子,齐人之福没有少享。可怜自己才高八斗,直到今日,还是初哥一枚。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老刘定下了盘子,就催促着刘大出了家门。刘家人口众多,除了刘大夫妻,老刘还有一儿一女。那三间瓦房是住不下的。所以刘大两口子一般都是住在鱼塘边的三间瓦房里。那瓦房是当初村里为了养鱼建的,这鱼塘被刘大承包了,这瓦房也就是刘大的了。
  陈九江此前在这过夜,都是住在队部之中。不过今天和刘大谈的开心,刘大硬拉着他要和自己去鱼塘住上一晚,天明好看那神奇的洞穴。
  刘大早就喝懵圈了,却依稀还记得鱼塘的方向,拉着陈九江,二人在路上别着麻花。邓丽丽失落的跟在二人身后,是不是的扶一下这个,然后再扶一下那个。
  陈九江喝了不少的酒,又受了饭桌上一幕的刺激。不觉新潮蓬*来,双手不断在邓丽丽的身上摩挲起来。初时邓丽丽以为陈九江喝醉了酒,渐渐的回过味来。这小子是在自己身上揩油啊。
  自从第一次见到陈九江,邓丽丽就被这个干干净净的白面书生给吸引了。早在他的面前搔首弄姿多次,只是见他每次都无动于衷,也就死心思。不想这小子今天晚上开了窍,居然学会了主动出击。
  当下邓丽丽也不再假装矜持,刚一出了村子,就牵着陈九江的手,钻进了山坡。刘大喝的胡东倒西,根本忘记了身后还有两人,摇摇摆摆的顺着山坡自顾自回了鱼塘。
  一上山坡,陈九江就和邓丽丽拥吻在了一起。这亲嘴的感觉,陈九江活了二十五六年,还是第一次尝到,真是又酸又甜又麻。这感觉不但留在嘴上,还流进了心田,让陈九江整个身体都颤抖不已。

  一阵手忙脚乱,陈九江和邓丽丽的裤子就掉到了地上,邓丽丽扶着一颗干枯的小树,撅着屁股冲着陈九江吧咂着小嘴。借着月光,只见那白白的屁股又大又圆,撅在那里,让邓丽丽的上半身形成了一个迷人的葫芦状。一下就让陈九江看的痴了,不由想起了乡政府里的传言,只是不知杜娜娜的屁股撅起来,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
  邓丽丽煎熬了一天,此刻早就心痒如麻,难以忍耐,连忙小声催促陈九江道:“陈秘书,快点上来。”
  陈九江虽然学富五车,但是面对的却是一个全新的课题,一时不知道如何下手。却又不好意思去问,在邓丽丽的催促下,急忙举枪就刺了上去。
  邓丽丽一下险些没有抓住小树,差点就被怼在了地上。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哎吆我的娘来,你捅哪里呢?可痛死我了。”
  此刻陈九江是骄傲的,终于告别了初哥时代,而且还将一个女人搞的痛不欲生。书上说,这可是极品男人才能做到的啊,不过代价也很明显,就是下面痛的要死。

  痛的要死的不止陈九江,还有邓丽丽。同样的痛,同样的刺激,同样的快乐。只是邓丽丽的快乐没有陈九江来的酣畅淋漓,却也心满意足。因为邓丽丽发现陈九江居然是一个初哥。一个连门都找不到的人,不是初哥,是什么呢?
  对于陈九江这样的人来说,能做他的第一个女人,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也是十分划算的事情。今后只要笼的住陈九江,在这大刘庄,自己也会和金小凤一样,引领一时风*。
  想到此节,邓丽丽打定决心,今晚一定要将陈九江伺候的刻骨铭心。邓丽丽用胸脯偎依着陈九江,忍着疼痛问道:“九江,这是不是你的第一次?”
  陈九江轻声的嗯了一声,问道:“你怎么知道?”
  邓丽丽娇笑了一声,牵着他的手到了下面,对他说道:“要不是,第一次怎么会闯错门呢?这里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

  陈九江何时见过这种操作,立刻立正敬礼。若不是刚做了一次,险些把持不住自己。看着邓丽丽的操作,陈九江心中暗骂,***老刘,真会享福,将自己的儿媳妇都*的如此能干。果然不愧是一村之长。不知道那金小凤又有些什么样的手段,若是能深入的了解下,也是不错的。
  这事也给了陈九江一个教训,那就是做任何事情,都要找对门,用对力。
  夏天的夜晚,是炎热的,夏天的夜晚,是浪漫的,夏天的夜晚,也是短暂的。不过对于喝醉酒的人来说。夏天的夜晚,是宁静的,是安逸的。
  宁静而又安逸的一觉醒来,刘大睁开双眼,用力的伸了个懒腰,爬起来去寻陈九江。陈九江睡在西屋,昨晚劳碌了一夜,刚合上眼,就被刘大叫醒。
  出了西屋,陈九江睁开惺忪的睡眼,那十几亩大的水塘就在眼前。此时水塘之中早已没有了水,池底的泥土一块块的龟裂开来,仿佛一张张巨大的嘴巴。在阳光照射之下,每一张大嘴都从里向外喷图着炎热。
  刘大兴奋的指着河底对陈九江说道:“陈秘书,你看那里。那就是水底洞穴。”
  陈九江也看见了那个洞穴,二人踏着坚硬的河床来到了河底。那洞穴直径足有两三米粗,人方到跟,就感到一股凉气扑面而来。洞穴之中满满的都是清澈的泉水,只是到了洞口,就不向外冒了。
  陈九江说:“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有没有试过,这里到底有多深。”
  刘大点了点头,指着那洞口说道:“前年大旱,这里就露了出来,我专门找石头系在绳上,吊了下去,足足放了二十多米,还没有见底。”
  陈九江点了点头又问道:“这水能喝吗?”

  刘大回道:“能啊,现在全村的人都喝这里的水。你看那不是来跳水的吗?”
  陈九江一回头,果然看见几个村民挑着空桶前来取水。那几个人到了二人跟前,点着头和刘大打了招呼,就去那洞里提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