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了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得而知,只是王书记回来之后,就将老陈叫到书记办公室臭骂了两个小时,据说,光白开水就整整的喝了两壶。
  一夜之间,乡里就传出了一条顺口溜:“王文明搞文明,文明不文明。”
  于是第二天,整材料的任务就交到了陈九江的手中。而且乡里又出了另外一个传言,说只要老王在河西乡一天,就绝不会动陈九江头上的帽子。言外之意,老子既不摘你的帽子,你要想换别的帽子,也没门。
  陈九江保住了自己的帽子,同时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在官场混,要么你有硬扎的关系,要么你真实的才学。什么样的人叫做有用?只要你把自己的专业学的专,学的精,用的好,你就是用之人。只要是有用之人,政府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
  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陈九江就开始认真研读河西乡的各项资料,档案文献,甚至是各种讲话文稿。反正只要是有纸质存在的东西,陈九江都尽数翻看了一遍。也幸亏他脑袋灵活,将这些东西都牢记于心。
  此后陈九江还不满足,又用了一两年的时间,将大河县的各项资料,也都翻了个遍。这些东西,在别人眼中索然无味,根本不屑一顾,但是在陈九江的脑中,就是保命的绝招。不但如此,平时还能换些酒喝。

  刚想到喝酒,电话铃就铃铃铃的响了起来。陈九江急忙快速跑到了电话机跟前,深吸了一口气,满面笑容的拿起电话,放在耳边用标准的普通话问道:“喂,你好,这里是河西乡。您哪位啊?”
  陈九江话音刚落,听筒之中立刻传来了大刘庄村支书老刘爽朗的笑:“陈秘书啊,你好啊。我大刘庄老刘啊。”
  陈九江原以为是县里的领导打来督促抗旱的电话,不想却是刘支书,这才放松了下来,口中笑着问道:“刘书记啊,想找哪位领导啊,要我帮你传达啊。”
  老刘嘿嘿一笑,隔着话筒说道:“陈秘书,你就别取笑我了。那些大神我可是一个都高攀不上啊。我打电话就是找你呢。”
  陈九江笑道:“你老刘的手段我是知道的,哪个大神不是你碟子里的菜啊。”
  老刘道:“你这么一说,我还成了王母娘娘不成了。我若成了王母娘娘,蟠桃园第一个由你来管。”

  陈九江道:“你要是成了王母娘娘,还是先叫老天下点雨吧。”
  老刘说:“那是啊,还是陈秘书觉悟高。我光顾着吃蟠桃了。”
  这时,乡政府的大门外传来了王文明座驾——那辆全乡唯一的破吉普噗噗的叫喊声。陈九江立刻正了颜色,促催老刘道:“别扯淡了,找我什么事,赶快说。”
  老刘立刻回道:“抗旱这么久了,想请你到我们村指导下工作。不知领导今晚有没有时间。”
  陈九江故意顿了一下,这才说道:“晚一点再说吧,到时候你等我电话。”那面不等老刘回话,就将电话挂上了。
  老刘是个老支书了,此前因为女人的事情惹下了一些麻烦。若不是当时陈九江在孙有才的面前拉了他一把,估计现在牢饭都吃了几年了,更别提干什么村支书了。自那以后,二人也就走的越来越近。
  后来孙有才调走了,老刘待陈九江依然如故。开始陈九江觉得老刘是个重义气的人,渐渐的也就明白,老刘如此这般并非单纯的报恩,而是想烧冷灶。

  官场之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都会发生。陈九江历经了三年的低潮,对这些事情也有了深刻的了解。不说别的,单是称呼上就能看出一个人在这大院之中混的如何。
  就拿陈九江来说,刚入大院,杜娜娜就亲切的呼喊他九江哥,甜的他差点就犯了糖尿病。然后喊他陈秘书,待孙有才一走,立刻就变成了冷冰冰的小陈。而且这小陈一喊就是三年,就连当初的投怀送抱,都变成了睁眼不瞧。
  所以相对来说,至少老刘的烧冷灶,还是让人感到温暖。
  陈九江挂断了电话,抄起桌上的一张写满字的白纸,走到了门口。这时王文明也下了吉普,陈九江急忙迎了过去。
  王文明虽然当过兵,长的却是又干又瘦。不但如此,还黑的出奇。这经太阳一晒,更是黑的发亮,比那黑白电视里放的非洲友人不差什么。于是河西人就天天传唱:“黑老头满街走,走到哪里哪里干。”仿佛这三年大旱也是王文明执政,这才带来的祸事。
  好在全县乃至全省都是大旱,如此这谣言才在县里没有了市场。王文明是忠诚的革命战士,对这些谣言不屑一顾。依然忘我的奔跑在抗旱的第一线。这不,又跑了一天,满身黄土,像极了泥娃娃。
  王文明下了车,一边拍打着身上的泥土,一边走进了乡政府的大楼。河西乡乡政府大楼共有三层,乃是建国前所建,好像是英国,还是美国的什么人建造的。不过无论是谁建的,现在都是人民的财产。
  陈九江迎上了王文明,连忙叫了一声书记。王文明停了下来,斜眼看了一下他手中的纸,问道:“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陈九江急忙将纸递到了王文明的手中,口中回道:“今天下午秋副县长打了两遍电话来,都是问的抗旱情况,全是钱副书记接的电话。后来县里又发了一个通知,说是明天上午九点,在县政府礼堂召开一个抗旱碰头会。要求您和路乡长都要参加。”
  王文明看了一眼手中的纸条,叹了一口气说道:“得,明天的星期天有泡汤了。对了,路乡长那你通知了吗?”

  “通知到了,路乡长在小王庄,今晚不回来了,明天在庄头等你。”
  说着话,二人进了大楼,白白胖胖的钱勇敢自楼梯口出现,递了一杯水到了王文明的手中:“书记,回来了,赶快喝口水,看把你热的。”说完,用手中的蒲扇为王文明扇起风来。
  王文明接过水杯,一口就将那杯水喝了个干净。随手将空杯底递给了钱勇敢,笑着说道:“老钱,还是你最关心我啊。”
  钱勇敢道:“那是啊,你是我的大哥啊,我们可全靠着你呢,可不能把你累坏了。”
  这话说的陈九江很是尴尬,其实他也想为王书记倒上一杯水,跟在王书记的身后扇上几下扇子,可是王书记是不会喝他的水的。
  王文明和钱勇敢说着话,就到了王文明的办公室,陈九江需要王文明的签字,也只得跟了进去。
  王文明坐在了办公桌后的椅子上,气愤的说道:“老钱啊,你说这叫什么事儿。我们这忙死忙活的打井找水,你猜猜孙有才在干什么?”
  钱勇敢笑迷着眼,回道:“莫非又在鼓捣他那套大旱之后,必有大涝的理论。这理论他可都提了三年了啊。也没见一滴雨下了下来。”
  “是啊是啊。不但如此,今天我在大河边可看见对岸居然在修堤坝。你说说他,都要人都要干死了,还这样瞎折腾。老话说的,这叫什么来着。对,小陈你肚子里墨水多,你来说说,这叫书生什么?”

  陈九江心知王文明想说的是书生误国,但是却不能接这话。笑了一下,对王文明说道:“书记,明天我想跑一趟大刘庄,看看那里的情况。跟你告下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