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8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垂眸凝视我,你在常府,_举一动都有人盯着。,,
  “我也没说让乔先生陪我再回去,我只要稍微勾一勾手指,你头顶立刻就是一片草原呀所以下一次我就骑在 你头上做,你来取悦我。,,
  乔苍舌尖@过牙库,他默不作声吸了口烟,朝我吐出,我津致妖冶的脸蛋穿透薄霎,媚笑加深。
  “我不是真的拿你没有办法我只是认为你现在比被我禁锢在身边过得更快乐,你在做你想要做的事,我阻拦 你,你会更恨我”
  他顿了顿,“底线不破,我纵容你,底线破了,我囚你到死,所有年华都耗在我给的笼子里。”
  车行驶过一段坑诖的路,剧烈颠簸起来,我毫无预料,险些从他腿上翻下去,他立刻按住我胸口,掌心下是 我炙热绵轮的高峰,随着车身晃动而轻颤,直到那条路彻底经过他才移开自己的手。
  眼前一面澄净的玻璃,不知何时降落,外面是流光溢彩的长街和被夜色呑噬的高楼,它们不甘寂寞,又不得不 沦为无声沉寂的背景。

  我似乎在梦里,讲着不着边际的梦话,“唐尤拉说,我从来没有相信过你。”
  我疲倦急了,皱眉闭上哏,窗外卷入的风,不冷不热,却又刀割般疼。
  良久的静默后,我头顶传来一声是。
  这个字击中我肺腑、心脏与每一寸骨头,我睁开哏和乔苍四目相视,他忽然笑,“除了恨我,你没有给过我其 他,不论是等,还是相信。”
  他手肘抵住玻璃,掩住半张脸,整个人笼罩在一片深沉的#霭里我别开头,看向窗外被夜色深染、分辨不出 到底是哪里的陌生景物,这座城市我生活了这么多年,很多时候却又仿佛从来没有真正靠近过它,就像乔苍,我们深 知对方的所有敏感,所有喜好,唯独摸不到那颗心。
  “你也没有给过我可以相信的承诺除了肉体,你太冷血”
  车抵达常府后司机没有停在门口,而是停在距离远一些的小路,他回头说,“何小姐抱歉,您与苍哥谣言多,
  别惹祸端,不能送您进去了。”
  我从他腿上16起来,“不必,几步路而已,我自己走”
  我推开车门,_只脚刚刚踩在地上,养苍忽然拉住我手腕,司机见状升起挡板,前面悄无声息。

  我疑惑看他,他没有与我目光相对,而是垂眸叮着自己被我压出许多稻皱的西裤,“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离 婚,你跟不跟我”
  我胸口一揪,差点在这一秒钟室息。
  我拼了命克制,仍旧压不下将要跳出嗓子哏的心脏,我甚至不敢置信他到底说了什么他不像是玩笑,他也不 会用这个和我玩笑身后车辆在鸣笛傕促,嫌这辆挡住了去路,我顾不得回应什么,匆忙下去,司机右拐方向盘避 开,等车辆经过,乔苍侧脸隐没于茶色玻璃后,他没有等回答,也没有再重复,似乎刚才仅仅是我的错觉。
  常秉尧应酬场上的酒量不错,可筵席上敬酒的人太多,二姨太有孕无法替他挡酒,三姨太酒品不行,所以他灌了 足足有五十杯,整个人醉II大醉,被保镖搀扶到唐尤拉房中,一夜没有酲来。
  第二天早晨保姆到绣楼请我,说姨太太们都到餐厅了,只等我过去。

  阿琴间能不能留在绣楼吃,何小姐懒得动。
  保姆拿腔揑调说二太太也在,言下之意我是得不到这个特权的。阿琴蹙眉要和她理论,被我伸手拦住,我朝她摇 头,示意她不要徒增是非,常府的主子佣人没一个省油的灯,我目标又不是真的和一群姨太争宠,闹大了自己不好收 场。
  我让保姆带路,留下阿琴在小厨房煲汤,我小声叮嘱,“看紧了,不要让人在汤里做手脚”
  常秉尧究竟睡没睡我,在府里是个谜,以他对待女人的性子,恐怕睡了我十次都不止,我年轻易坐胎,他又 这么着迷我,很容易被我迷惑允许我生肓,二姨太为了她的荣宠头一个会对我下手,绝不给我也怀上常府血脉的机 会和她争地位,我就算说实话她也不信,只能自己多加留意。
  保姆将我带到正厅,二姨太座位面朝门口,她暍汤时不经意瞧见了我,荫阳怪气嚯了声,“何小姐咋晚可是 _战成名,当代美艳的妲己呀,比妲己还狠上三分今天就不知天高地厚了,比我这个孕妇还金贵,日上三竿才起 库,六姨太的名分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落在你手里了。”
  我迈过门槛,在唐尤拉左侧落座,佣人递给我碗筷,我象征性吃了几口,也不说话,她最讨厌被人无视,她气 不过将一只碎了的骨头扔我碗里,喷迸出的米汤溅在我脸上,唐尤拉吓得赶紧丢掉筷子,问我有没有烫到。
  她看到我无妨,忍了又忍,禁不住替我出头,“二太太,您要何小姐回您什么,她说是不对,说不是也不对, 总不能跪下求您放过吧”
  二姨太眉目狰狞,她指着唐尤拉,“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指责我,反了你了!常府你不过最末位的姨太,才进来 —年多,你就想和我摆谱?你难道还妄想骑在我脖子上作威作福?收了她的东西”

  保姆听到二姨太发令,走到唐尤拉身后,“五太太,得罪了 ”
  话音未落一把夺过她手上餐Ju,将面前吃了一半的食物也夺走,一顿饭不打紧,小厨房也能做,只是这面子很 难堪,如果不是常秉尧醉着没有来,二姨太没这份胆子给同样都是妾侍的唐尤拉难堪,只有大太太才有这个权力。
  三姨太自始至终也没搭腔,谁也不帮,谁也不理,沉默吃菜,二姨太出了昨晚被我抢风头的恶气,脸色好看许 多,朝我得意挑眉,似乎等我和她呛声,再好好趁这个机会收拾我,唐尤拉怕我忍不了,急忙拉我起身朝厅外走, 小声提点我,“别和她计较,早晚收拾了她,她不是最难对付的,不必耗费心力。”
  我冷笑,“我原本也没把她放在哏里,看她高楼起,看她高楼塌,现在有多得意,以后就有多失意。”
  我们结伴走下回廊,在去往后园子湖泊散心的路上,一个五十岁出头的管家婆带着两名年轻小佣人从对面迎过 来,我们都没有看到她从附近经过,似乎等了很久。
  她穿得比一般佣人好,中等料子的绸缎,袖绾还镶嵌了几圈金丝,像是半个主子,气势也挺足,她朝唐尤拉颔 首,“五太太”
  我一怔,佣人见姨太都要弯腰鞠躬的,她这么云淡风轻点头就算行礼了,唐尤拉见怪不怪,她笑着说桂姨又要 去后院釆摘桂花熬粥吗。
  我眯了眯眼,原来是传说中我进府第一天就栽我的桂姨。
  大太太身边的红人,相当于常府仆人里的总管,常秉尧发家后请了大批奴仆侍奉,桂姨就是那时跟了大太太,一 直到现在二十五六年的光景是有了。
  她淡淡的目光落在我脸上看了许久,皮笑肉不笑说,“我来请何小姐,大太太听说老爷纳了新欢,始终没有见过 ,今日来了兴致。”
  日期:2017-10-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