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8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脸上有柔和的灯火,有清幽的月色,还有漫天星光倒映下的斑驳,我舌头根发硬,“会有那么一天吗。”
  他语气淡泊,“认识你之后,什么都变得有可能。”
  我轻飘飘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揺揺晃晃颤动,他手臂立刻圈住我,掌心落在我腰上的霎那,我感觉到有另一只手 按住了他,在曹先生仅仅相差分毫便触摸到我衣服,被迫停住。
  曹先生身体微微一僵,他越过我头顶,定格在身后一道人影,月色很浓,街道洒了河水般潺潺的银霜,树叶遮 掩了大半,路旁灯火昏黄的光,落在夹住我的两个男人脸孔,他们谁也没有说话,气势冲破骨骼与皮囊,猛烈对峙 着。
  乔苍握住曹先生的手,将他从我腰间逼退,后者并没有顺从,他笑说,“乔总,我撤手,何笙就倒下了 ”
  乔苍仍旧穿着那身黑色西装,只是里面衬衣有些稻皱,随意解开几颗纽扣,露出锁骨,轻桃宿气许多他似 乎饮了不少酒,我并没有在宴厅看到他,他身上染满香水味,应该是在二楼舞池被名媛艳星邀请跳了几支舞。
  我发出清浅的嗤笑,主动伏在曹先生肩头,轮趴趴挨着他,“怪不得男人都不喜欢带妻子出来,很多事都不方 便。”
  他闷笑,“比如。”
  我抛了个媚哏,“乔先生身上那么多香味,没有一样是他老婆的”

  我手指勾住曹先生颈口垂下的领带,那样层层叠叠的蓝色条纹,像一只诱人的凉爽的雪糕,我指尖卷起扯了扯 ,“你不娶妻,也是这个绿故,为了拈花惹草,没有人管教打扰”
  曹先生知道我喝醉了,也看出乔苍此刻脸色有多沉,他没有继续诱我乱说,而是柔声告诉我,“我和乔总在同 一层应酬,是几个名媛主动靠近他,不过对方没有占到便宜。”
  他说着似笑非笑瞥向乔苍,“难得乔总美色当头坐怀不乱”
  “曹先生”乔苍打断他,伸手把我扯到他怀里,他背对酒楼唯一一扇能看到这边的窗子,将我遮挡得严严实实

  “何笙这边不劳你,我来”
  他有些怒意,拉着我的手很用力,我疼得想摆脱他,不过他握得太牢,见我有挣扎的意图,以为我要回到曹先 生怀里,他顿时攥得更紧,几乎要将我手指揑碎。
  他牙齿内挤出一句警告我的话,“老实点,否则上车办了你。”
  我借酒劲撒风,“你怎样办我”

  他说拿工Ju。
  我抖了抖他衣服,没有任何一处可以藏起什么,我不屑一顾,“在哪里,刀子还是斧头”
  他眉眼间荫恻恻,“上了车试试看,对你而言比那些威力都大。”
  我身体揺摇晃晃,时不时蹭向他危险地带的边緣,“曹先生?你说真的吗”
  乔苍被我气得眉骨直跳,他揑住我下巴,“看清楚和谁说话”

  我咯咯笑,张开红艳的唇朝他脸上呵了口酒气,他不曾躲闪,如数吸了进去。
  “你生气的样子,怎么这么丑”
  他眉头蹙起又松开,他拿我毫无办法,他最怕我两个杀手锏,哭与醉,不论我用哪一个,他都不能招架我,只 能被我折腾。
  乔苍察觉到曹先生还没有离开,他眯眼间,“还有事吗”
  曹先生笑说,“我为乔总解释作证,免去了一场争吵,乔总不谢我,似乎还很嫌我多余。”

  乔苍面无表情,“你动了不该动的心思,碰了不该碰的人,我已经留面子。”
  曹先生不为所动,他温柔凝望我,为我整理好肩膀欲落未落的红色绪纱,“是他说这样吗。”
  我摇头,乔苍脸色荫沉,他手肘微微一抖,我滑入他怀中更深处,贴着他炙热的胸膛,他紧挨我耳朵咒骂了句, “你想不想被干死”
  我没有来记得回答他什么,曹先生在对面溢出低低笑声,“道上传言乔总的脸永远是同一副表情,不论遇到丧 事,喜事,从来没有变化看来也不全是这样,看面对什么人”
  “在风月场,我的确比曹先生更自律一些”
  曹先生不动声色理了理西装,“告辞。”
  他转身走向一条隐蔽小路,路口车灯闪烁了两下,那是_条没有光亮冗长狹笮的巷子,很快吞没了他的身影。
  我容色娇柔,眼底醉意朦腿,身上雪白的肌肤泛起一层浅浅红霜,我并没有理会乔苍身上不加掩饰释放出的荫 森恶寒,娇滴滴说,“我有些喝醉,你怎么两颗脑袋”
  他居髙临下俯视我,我身体弯曲,挺翘的臀部在他掌心狠狠揉揑下变形,“醉了还这么风*以后这样的风 骚,不允许在别的男人面前暴露”
  他手指故意挑开底裤,掠过我娇嫩的私密,我扭动呻吟了一声,勾住他脖子,将唇凑过去,他已经张开嘴伸出 舌头,等我吻上他,就在这时我朝他近在咫尺的鼻梁打了一个酒嗝儿,乔苍脸色一黑,仓促别开头指尖用力,旗袍 差点被他撕破,“何笙”
  我柔柔弱弱颤抖,“怎么了 ”
  我漾着水波的哏眸礙视他裸露紧实的胸口,故意用一根手指压下衣领,在他汝头上拨弄了两下,“别一副责怪仇 恨的样子,你说,你喜不喜欢。”
  我问了他很多遍,他也没有回答,我加重了拨弄的速度和力气,远处等候的司机咳嗽了声,似乎在提酲我们有 些过火,乔苍将我伸入他衬衣内的手抓出,逼迫我仰起头,眉哏冷冽触目惊心,“胆子越来越大,我如果不来,他再 放肆你也不拒绝吗”
  我明知故问谁。
  “曹荆易”
  我哦了一声,笑得愈发放荡,“他原来叫这个名字。”
  我舌尖吮吸着那根摸过他的手指,“以我阅历男人的经验,曹先生库上的活儿一定很厉害”
  他冷冷睥睨我,“试过吗。”
  我说差一点,如果你刚才不来,今晚就去试了。
  乔苍掐住我下巴,他清俊面容迅1速结了一层冰霜,和我还有几厘米的距离,我都能感受到他身体内隐忍的怒意 ,“我说过什么在我们没有结束之前,守好你自己。”
  我腔调云淡风轻,“乔先生生气了 * 看不惕了 ”

  他反问我不该吗。
  我脸上笑容猛然一收,尖细的指甲挤开衬衣,直接抵住他心脏,在单薄的皮肉上刮出一道血痕,“这才哪儿到 明P儿呀。乔先生勾引玩弄我,诱我深陷,联合岳父杀了我丈夫,不肯为夭折的乔慈报仇,在乔慈丧期陪伴你的娇 妻去那么多城市,做那么多美好的事,把她的枉死忘得一干二诤。这一桩桩一件件,难道还不许我让你不痛快一回 吗。”
  他哏底冷漠没有减少,反而持续增加,“你无时无刻都在让我不痛快,何笙,你真是有本事”
  他粗鲁将我抱起,跟随他来酒楼的几名保镖已经等候许久,四下打探确定无人,麻利拉开车门,并不是属于常 秉尧的任何一辆,而是乔苍的银色宾利,他将我放在后座,随即进入关上门,我躺在他腿上,长如瀑布的黑发垂落 在他脚趾。

  “常老很快出来,你要把我带去哪”
  他不语,点了根烟,手腕探出车窗,任由#气消散,我侧过头,鼻梁紧挨他胯下,用牙齿咬住他金属裤链, 含糊不清说,“那片紫荆花盛开的地方,我记得有一片草坪,可惜没有在那里和乔先生**,这会不会成为我一辈子 的遗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