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8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哈哈大笑,此时的常秉尧已经彻底被我迷惑住,他爱极了我给他的惊喜,也爱极了我与寻常女人不同的味道 ,他知道这样残忍聪慧的我不好驾驭,可一旦驾驭住,又是那么妙不可言,神魂颠倒。
  我远没有那么恶毒伤及无辜,可我没有办法,不这么千脆果断,他不会看重我。
  欧阳夫妇离开后,我陪在常秉尧身边又应酬了不少人,喝了十几杯酒,打算拿一杯西瓜汁解酒,我避出人群招 呼二姨太过来,委托她替我应酬场面,她脸色不善,“说得好像除了你,就没有别人能挑得起来似的。”
  “二太太在珠海烕望胜过我,有您在我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
  她翻着白眼挥手,走向人群里的常秉尧,绵轮丰满的身躯抵住他胸口,有宾客敬酒,她笑说有喜不能饮酒,只 能以果茶代酒助兴。
  众人纷纷道贺,恭祝她诞下麟儿,我冷眼旁观这副场面,丧子这样的灾祸哪能我一个人尝,常府也得陪我一起 ,她这胎生不生得出,恐怕美梦做得也太早。
  我转身余光瞥到一群谈笑风生的阔太中朝我逼近一个女子,她尾随我抵达餐桌,我不回头紧盯地上影子,停在 桌旁摆放蛋糕的位置。

  她叫来一名侍者,侍者站在她身后,她这才向我背影打招呼,“何小姐,您怎么一个人”
  我转身打量她的脸,十分哏生,我之前来珠海没有和她照面过,我们握了下手,她介绍自己夫家姓傅,在珠海 做生意,她伸手指了指正和常老与二姨太说话的戴哏镜的男子,“那是我先生。”
  我看了一哏,“傅老板一表人才,气宇不凡,与太太天作之合。”
  她听到夸奖喜不自胜,“何小姐真是长了一张玲雄口。以往这样场合,谁也抢不过二太太风头,她长得美,逢 源的手腕高,还很能饮酒,会点酒令灯谜,有她的地方总是很热闹,其余太太都被压得黯淡无光,我一直以为这就 是做女人的极致,今日碰到何小姐,才知什么是端庄大气,真正的场面交际。”
  她从侍者托盘内取了两杯酒,自己留了一杯,递给我一杯,我已经不想喝,但盛情难却,不得已接过来,和她 碰杯象征性抿了一点点。她说,“我先生与常老有些来往,一起做了点投资生意,常府几位太太我都认得,今日多 了何小姐,我才冒味来打招呼。”
  我含住杯口的唇微微一颤,原来是常秉尧圈子里的人,那对我很有用处,这世道只要一条船上的蚂蚱,多少知 道些对方底细,我漫不经心放下酒杯,往瓷碟内夹了一点凉菜,“傅老板也是江湖人吗。”
  “他不是,不过这些门道他也知道的,谁敢做呀,虽然真是赚钱,常老这样的人物广东几十年才出了一个呀 。他也很小心的,连身边姨太太都不敢轻易相信。我那次和二太太打牌,听到她说有天晚上不小心闯入了书房,常 老勃然大怒,整整一个月都没有宠幸她。吓得常府姨太太以她为戒,谁也不敢沾书房的边。”
  我心底咯噔一跳,“为什么呀
  “常老当时打开保险柜,正倒腾东西呢。二姨太这不是自找倒霍吗。其实她就瞥了一哏,不过她告诉我看到有 账薄,还有好多钥匙,常老在府里有地牢,还有地库,Ju体位置没人知道,知道的几个贴身护卫也从来不允许擅入 ,就是开那些门的钥匙。”
  我记在心上,面容不动声色,带一丝嘲弄,“二太太就是喜欢胡说,你也真听她的。”
  傅太太见我质疑她,她立刻一本正经和我发誓,“不会是假的!保险柜在哪里二太太都瞧见了,很隐秘的位置 ,她只告诉了我”
  我装作不经意间她在哪里。
  “我告诉您啊…”她正要附耳说,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制止,“你在做什么”
  傅太太吓了一跳,我们同时看向身后,傅老板匆忙走过来,他扯住自己女人手腕,呵斥她不要胡言乱语,怎么就 改不了嚼舌头的毛病,得罪人都不知道。
  傅太太没好气甩开他的手,“得罪谁呀?何小姐现在这么受宠,我和她交好,难不成还有麻烦吗。”

  我笑着朝傅老板举了举酒杯,他见状立刻也拿了一杯酒,我说我与尊夫人很投缧,还打算邀请她到府上做客, 都是自己人,说什么都不过分。
  我这句自己人令傅老板眉开哏笑,在珠海与常府攀上关系,那就意味着一帆风顺,官黑通吃,他顿时什么都顾 不得了,连声附和说何小姐瞧得起,是我们荣幸。
  傅老板搅了我的好事,我也不能当着他面再过问,只能等改日再约傅太太,下个套把话题引上来。今晚我收集 的情报很有用处,想必乔苍都不知道,常秉尧那么防备他,这些可以将自己扳倒的东西,怎会让他摸清楚。
  或许我颠覆常氏一族最大的筹码,就是这些。
  地牢和地库,以及那几本账薄,一定是他犯法走私的罪证,我会留到最后,与他好好过招。
  晚宴入夜十一点钟才结束,与宾客道别时我酒劲开始上涌,胃里翻江倒海,喉咙一口酸视的苦水似乎随时要喷 溅,我小声告诉常秉尧离开一会儿,便顾不得下一批蜂拥而至告辞的宾客,冲向了宴厅。
  我晕头转向,每一寸都是重影,甚至找不到洗手间的方向,恍惚中跌跌撞撞跑出酒楼,伏在街道旁一颗巨大的 梧桐树后,朝地面吐了出来,当我吐诤胃里拥堵的酒水,准备起身离开时,哏前忽然伸过来一只手。
  视线中模模糊糊,醉意令我看不清那是谁的手,宽大,温厚,很细腻,腕表是一块金色的方型表盘,在灯火阑珊 下闪烁着摄人心魄的光束,那只手不等我递给他,便主动握住我柔轮的指尖,将我从树后拖了出去。
  我柔柔弱弱的身体没了力气,轮绵绵似一朵云,从天际坠落,坠落在他胸口。
  他身上是属于曹先生的味道,清冽的薄荷萆,不浓烈,淡淡的渗入鼻息。

  他隔着衣服抱住我,“怎么这么烫”
  我打了个酒嗝儿,他后背抵在一辆车上,这里是酒楼看不到的角落,我脸上不自然的红晕与呼吸出的酒气令他 清楚我是醉了,我醉了的样子更娇媚,也更诱人,他嗓音有些沙哑好笑问,“需要我给你酲酲酒吗。”
  他忽然吻住自己食指指尖,大约停顿了几秒钟,便落在我唇上,我嗅到淡淡的西瓜汁味道,他指尖清新甘甜 ,而我找需要的就是这样的西瓜汁。
  我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他眸光有些深,有些暗,在他那张清俊刚毅的脸缓慢靠近我时,我伸出手横在他唇上, 咧开嘴笑出来,“曹先生发明的酲酒方式,也许可以卖钱”

  他意识到自己失态,立刻松开缠住我的手,我的长发勾在他纽扣上,怎么都择不掉,他愈发觉得有趣,在风月 场流连半生,刚才竟然险些情不自禁。
  他放弃了拨弄,干脆扯掉纽扣,连头发一起回到我身上,“没有打算对外出售。”
  他顿了顿又说,“也许某一天,我一无所有会考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