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59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金友拿下手机,看着屏幕上的人名,气愤愤的骂道:“妈的,用我的时候恨不得拿我当祖宗供着,不用我了就连我死活都不管了,擦,这个狗日的。”
  十来分钟后,马玉明与马若曦兴冲冲的走进赵金友家院子里,李睿看到二人,急忙上前相迎:“怎么样?对得上吗?”
  马若曦得意一笑,秀眉弯起,眼波媚流,道:“我想出来的还能差得了?”
  李睿哈哈笑起来,转身冲北房大喝:“赵金友,你给我出来!”
  话音刚落,院外响起了车声,正是乡派出所派来的警力到了。车里两个丨警丨察快步来到院子里,带队的正是之前负责疏散的那个副所长、李睿的老相识。

  李睿见到他,也自高兴,和他寒暄两句,将情况简单跟他说了说,又说明了接下来的动作。
  那副所长明白以后,叫上下属,进北房先把赵金友叫出来,随后对他展开讯问。李睿、马若曦与马玉明三人在旁倾听。
  “赵金友,村两委西南角胡同里那座废弃的宅院,墙头上有你密集的脚印,你怎么解释?”
  赵金友听得面色难看之极,硬着头皮编瞎话道:“我……我有时候会去那里方便。”
  那副所长嗤笑一声,道:“好,你撒谎没关系,但是每撒一个谎,都要再撒十个谎去圆,早晚你会露出破绽。现在我就问你、你在里面方便的位置,你说了以后我们会去查验,如果发现那里没有便物残留,你就是在撒谎,要罪加一等的。”
  赵金友梗着脖子硬扛:“我都尿井里了。”
  马若曦冷笑道:“这个谎撒得有水平,井里已经被你用黄土填上了,丨警丨察同志想去查验都查验不了,不过没关系,我们还能问你,你往井里填土干什么?”
  赵金友道:“那土不是我填的。”
  马若曦扮演起了临时丨警丨察的角色:“不是你填的那是谁填的?你鞋跟上都留下黄土了,还敢狡辩?”
  赵金友哼哼着说:“我鞋上的土是在地里走的时候粘上的,不行啊?你能证明我鞋上的土和井里的土是一家子呀?嘁!”
  马若曦恨得牙根痒痒,却也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是恨恨地瞪着他。
  李睿开动脑筋,对那副所长说道:“土肯定是他填的,他挖土运土肯定都需要工具,在他家里搜一搜,肯定能搜出来,到时看他怎么硬扛。”
  那副所长说了声好,和那下属分头搜找。
  赵金友一听急了,追上去就要拦阻二人,口中叫道:“你们凭什么搜我家啊我又没犯罪,想搜我家可以,拿搜查证来。”
  李睿走过去把他按住,冷笑道:“你歇着吧,现在你涉嫌与塌陷事件有关,更给县政府造成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凭这就能搜你的家。”
  一旁马若曦听得好笑不已,笑盈盈的觑着他,心说你编排的这叫什么罪名?又跟搜查证有什么直接关系?
  赵金友被李睿按住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位丨警丨察在房院之中搜找,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不时吞咽唾沫,显得非常紧张。

  “找到了!”
  也就是几分钟的工夫,那副所长就在西边的工棚里发现了一个棕黄色的麻袋,麻袋里面还残存着一层黄土,外面袋底也粘连着不少土泥,看颜色都非常新鲜。那副所长把这麻袋拿到赵金友身前,瞪着他问道:“这麻袋你怎么解释?谁们家会用麻袋装土?!我看你还敢狡辩?!”
  赵金友还是不肯认罪,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硬扛下去,哼哼唧唧的说:“我……我昨天用这麻袋装土,垫猪圈来着。”
  那副所长闻言,特意走到院子西南角的猪圈墙边望了望,望后冷笑道:“垫猪圈?垫到哪儿去啦?怎么没瞧见那些土啊?再说了,你猪圈里一头猪都没有,你垫个屁呀垫?赶紧承认吧,少废话!”

  赵金友脸红脖子粗的道:“就是垫猪圈了,那些土已经和猪圈里的土混到一起了,你也就看不出来了。”
  李睿听到这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对他做出最后通牒:“赵金友,你之所以要硬扛下去,无非是想要逃脱法律的制裁,对吧?那么现在,我做主了,只要你老实交代内情,派出所绝对不会抓你,以后你该怎么过日子还是怎么过日子。可反过来说,你要是还不珍惜这次主动坦白的机会,那么一旦让我们查出你有问题,你将会面临罪加一等的惩处,原本该拘留的,就判你一年;原本判你一年的,直接加到三年。反正我们这么做没有任何成本,可是你要考虑坐牢的成本和以后家人的声誉问题,更影响到你孩子的未来。”

  村主任也帮腔儿道:“赵金友,你真要硬扛下去啊?李县长都给你免罪了,你还硬扛个什么劲?你硬扛又是为了什么?你想想这样干值不值得?”
  赵金友低下头,沉默着不说话,不知道是要继续扛下去,还是在做艰难的思想斗争。
  那副所长对李睿道:“这个麻袋装满土得一百多斤,他肯定扛不了,勉强扛得了一次也扛不了多次,因此一次也就是装半满,就这样他取土的地方和倒土的地方也一定要近,否则他照样扛不了多次。我们去事发地附近找一找,看能否找到取土地,如果能在那里找到他的脚印或者其它遗留,他就再也不能抵赖了。”
  李睿点头道:“这个主意好,那就麻烦你们过去找找吧,玉明你带他们去现场。”

  话音刚落,赵金友语气沉闷而畏惧的说道:“不用去找了,我……我说实
  话。”
  李睿与那副所长对视一眼,会心而笑,道:“你早该这样。”
  赵金友确认道:“李县长,只要我说了实话,就真的免我的罪吗?”

  李睿重重点头:“我说到做到,当然前提是你没有伤人或者侵害到他人的财产及人身权益。”
  赵金友忙道:“那倒没有,绝对没有,给我这个差事的人早就强调给我了,绝对不能伤人害命。”
  李睿脸色一凝,问道:“给你差事的人?谁?快说!”
  马若曦忙从兜里掏出录音笔,开启录音模式,准备录下他的话。
  赵金友将前情娓娓道来,原来,赵金友最早在县里打工的时候,发现搞建筑挺赚钱,就叫了十来号村里乡亲,组建了一个施工队,陆陆续续接了一些儿小活,后来不知道怎么走了狗屎运,竟然接了个大活儿,是县城北关一个搞楼房预制板发家的老板,要在自家位于北环内的地里盖三套别墅,并且言明盖好后会送给县里几个领导居住,要求赵金友一定要好好盖,不求速度,只求质量。
  赵金友接了这个大活儿非常高兴,所以老板怎么要求就怎么来,很快就叫上施工队的人一起过去测量土地、开始设计、深挖地基……按程序建设起来。那老板对他们这个来自乡村的“土”施工队有些不放心,派了儿子不定时的过去监督查看,避免赵金友等人在建造别墅的过程中偷奸耍滑。事实上,赵金友等人既为了拿到全款也为了打出名气,在建造过程中非常的用心,就算是行家都挑不出任何问题来,何况是那个不懂建筑的老板儿子?

  日期:2018-09-0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