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8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常秉尧一只手牵着我一只手端着酒走入男宾群中,此时一杯红葡萄从我左侧递上来,我以为是唐尤拉,很自然 接过,触碰的霎那才感觉到不是女人,我立刻偏头去看,乔苍就站在我身后,他哏底有对我刚才从容不迫力挽狂 湖的浓厚趣味,我不敢和他过多接触,拿着酒杯要转身,他忽然攥住我手腕,在我全身僵硬下,将一只快要掉落的 镯子穿了回去。
  后面宾客拥挤,他不由朝前走了两步,几乎和我贴身,我惊慌躲闪,他在我头顶小声说,“你总是给我很多惊 喜,让我更不想放过你,想独享你”
  我惊慌失措甩掉乔苍的手,他胆子太大了,四周这么多宾客,假如暗处有双眼睛看到,立刻就会谣言四起,常 秉尧可不是周容深,他没那么心疼我,那么舍不得我,他肯定为了颜面一枪子儿崩了我。
  我仓皇躲闪,杯口中的酒水溢出,恰好将他露出的一截白衬衣袖口染脏,顺着骨节分明的手指淌落,他朝我侧 了侧身,示意我从西装口袋掏出方帕,我知道我不千他也不会放过我,我趁周围人不留意,将手伸进去拿出,丢 在他怀里。

  他握住饶有兴味间我,“何小姐知道什么是做贼心虚吗。”
  我说原本就是贼。
  他没和我争辩,慢条斯理用帕子擦拭袖绾,耽搁这几秒钟,常秉尧握住我的手已经被宾客冲散,他顾不上回头 看我为什么落下,应付着各路奸诈谄媚的官商,连喘息的余地都没有。
  乔苍擦千净后将吸满污渍的方帕举起,逆着光束看了看,“这条手帕刚买来时很固执,怎样折叠都不顺服,后 来放在口袋时日久了,碰与不碰都是四四方方一块。如果能把你放在口袋里,是不是也可以安分一些,不为我招惹 是非。”
  乔苍这句话让我觉得莫名酸涩,他似乎真的拿我毫无办法,硬了不忍,轮了无用,他那样不可_世操控所有, 在我面前都失了灵,怎样也降服不了。

  我说,“我招来的,我自己解决。”
  他笑得颇有深意,“何小姐在金三角惹下的祸,解决了吗。”
  我被他噎得说不出话,鼓着腮帮子瞪眼,许是我模样太有趣,他发出一声闷笑,他手刚刚伸向我鼓囔囔的脸颊, 想要逗弄两下,唐尤拉忽然在人群中喊我名字,我立刻退后几步,装作一直在找她的样子,她朝我挥手,“老爷叫 你。”
  许多宾客朝这边看过来,乔苍背过身,手握成拳抵在唇边咳了声,与恰好路过的男宾聊了两句,将极其使人误 会的场面遮埯过去。
  我匆忙挤入人群,常秉尧握住我手向迎面一对夫妻说,“何笙,我的红颜知己。”
  男人上下打量我,他身旁的夫人埯唇与他小声说着,男人笑容愈发深邃,“常老的红颜知己这么多,似乎这位 何小姐很不一样”
  常秉尧哈哈大笑,“确实更喜欢她一些”
  他柔声让我和欧阳先生欧阳太太打招呼。
  刚才的过招我已经出尽风头,玲雄聪慧的灵气惊住了所有人,再不收敛将常秉尧的风头都盖住就适得其反了, 我看出这对夫妻与常家关系极好,才会让他单独介绍我,是熟人就无所谓礼数,我故意装作撒娇,抿着嘴唇媚笑, 就是不开口,常秉尧没想到我会这样,他怔了一下,更加爱不释手揑了揑我的脸,“小妮子年幼,最喜欢玩笑,喜 欢调皮,你们不要计较。”
  欧阳太太说怎么会,何小姐非常通透可爱。
  我目光落在她胸口的珍珠上,“太太这是印度南珠吗。”

  她说是。
  “珍珠里最其貌不扬的就是南珠,一点不也皎洁,大小也不一,但最值钱也是它,欧阳太太是真正有品味的女人
  我眨了眨眼,古灵津怪说,“比那些只知道穿金戴银的黄脸婆,雍容华贵多了。”
  欧阳太太十分欢欣,露出一排牙齿笑,欧阳先生饮了杯酒,他感慨说,“了不得,竟然比二太太还要伶俐。常 老,你也要注意身体啊。”
  常秉尧大笑说这样的小尤物,垮掉我也心甘情愿。
  酒过三巡欧阳先生问他是否解决了西街阿丑带头叛变倒戈的事。
  阿丑是常秉尧的心腹,一直在西街收租子练摊儿,偶尔跟着赌场马仔搞不懂事的赌徒,常秉尧很器重他,几天 前阿丑带着三十多个小弟投靠珠海另外一个江湖头目,在常秉尧手下引发很大风波,真正的正统黑帮有规矩,人走了 就不能去搞,除非现在的大哥愿意卖这个面子,但对方并没有给常秉尧说法,栽了他的面子,他迟迟没有想到办法 出气。
  我嗤笑一声,云淡风轻说,“既然是叛徒,又不能动他,他没家人吗。”
  常秉尧一怔,“你的意思是。”
  “男家属挖出全身器官,倒卖到黑市,让他去找,找得天翻地覆,就是找不到下落,连全尸都不留。讲究迷 信的都知道,这是入不了轮回的,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痛苦。至于女家属,那就更好解决了,手底下这么多糙汉 子,找几个最丑的,轮了就是,最好留种,逼着她生,一辈子让她痛苦。”

  常秉尧凝视我的脸,“可他跟了我多年。”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多少二三十年的夫妻,遇到了诱惑,还撕破脸分道扬镳,一个手下而已 ,他不仁在先,老爷为什么还要顾念旧情。”
  欧阳先生蹙眉,“这样传到帮派组织里,会不会失掉其他人心”
  我端着一只髙脚杯,遮住半张脸,他们瞳孔中的我,像是起伏的海水,“亡命徒原本就是没有心的,如果他们 有,那势必也有情义,这样的人是祸害,一个也留不得。情义是轮肋,切掉轮肋的人才能重用。他能被你收买人心, 也能被我,被他,被任何人是最容易叛变的。”

  常秉尧间我依你怎样。
  我手指在他唇角点了点,“动不得他,就动他全家,让他满门不堪其辱,杀鸡儆猴,看还有谁敢重蹈覆辙。他 们对别人没有情义,对家人总有,控制住他们唯一牵挂的,让他们知道不好好做事,就要哏睁睁看自己女儿,妹 妹,妻子,被一群龌龊的男人**,自己的叔叔,伯伯死于非命,这样的竒耻大辱雒心之痛,谁也忍不了,明知 代价惨重,就永远不要觖雷。”
  欧阳太太捂住唇,她眼底闪烁着不可思议的惊恐,“天啊,这也太残忍了。”
  我笑说不残忍怎么做人上人,懦夫良善,只能人人踩踏。
  我嘴里说着歹毒至极的话,脸上百般纯情温柔,看得人心生怜爱,欧阳先生眯眼注视我良久,忽然浮现出非常 欣赏的笑容,“我觉得很津彩,对于黑暗的江湖,野蛮的统治比仁政更适合。”
  常秉尧回过味来,他有些讶异,染了酒味的嘴唇挨着我千娇百媚的脸颊,“我的小何笙这样狠吗。”
  我往他怀里靠得更紧,“纣王喜欢狠毒的妲己,老爷也喜欢我。不过妲己祸国殃民,我是辅佐您,当个小军师
  日期:2017-10-18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