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8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禁不住低低发笑,“乔总从哪里听说了什么,过来找我兴师问罪”
  乔苍不慌不忙摸出打火机,将剩下半根雪茄重新点燃,他自始至终也没有出声,从容而沉默,他大约看出曹先 生不是什么识趣的人,言谈举止半真半假,虚虚实实,江湖套路不能碰,白道的规矩又压不住,这样底细不脏也 不简单的生意人最不好斗,非常善于伪装,而且本性圆滑,什么风浪都见识过。
  他舌尖抵出一枚烟丝,叮着视线里散开的浮荡的烟圈,“你觉得你动得了吗”
  曹先生一言不发,他悠闲而慵懒吸着烟,走廊尽头枯贡破败的窗子,上面染着一片不曽干涸的雨迹,在昏黄的 暖光之下,格外狼狈陈旧。
  乔苍挑起一边唇角,垂眸摆弄自己拇指上的扳指,“曹先生,你听得懂我的意思”
  “听不听得懂,是我自己的事,乔总那套黑帮的处理方式,在我这里没用,我不是江湖中人,我对乔总并不畏 惧。”
  曹先生留下这句话,将烟蒂撵灭在脚下,他走向另一条路口,通往宴厅的观光电梯,在他与乔苍擦身而过的同 时,后者不动声色扼住了他手腕,他们都没有看彼此,只是目视空荡幽暗的前方,乔苍指尖用了力道,而曹先生始终 面不改色,唇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能扛得住乔苍的力量,绝不是一般人。
  他愤怒之下可以把金属折断,把铁器拧弯,寻常男子和他硬碰硬,非死即残。
  我眯哏打量他们握在一起的手,全部暴起青筋,似乎在较量,在试探,也在摸底。
  不过两人面容却很平静,丝毫波欄未起,也不觉痛。

  唐尤拉在这时贴着我耳畔说,“乔先生用了不低于六分的力道,他手指泛白,显然还在发力,只剩下腕子没动 ,他如果动了腕子,多硬的东西都能揑碎。”
  她迟疑了片刻,“不过这位曹先生,应该也不是吃素的他还挺能扛”
  我们紧贴墙根,生怕被发现,半分钟后乔苍和曹先生同时收手,乔苍系好崩裂的袖扣,“我最后警告曹先生 —句,你掂量清楚自己有没有把握动何笙,与我为敌的人,我一向不手轮”
  曹先生哏眸漾出浓烈的笑意,“我不准备与乔总为敌,想必整个广东,都很畏惧成为你的敌人只是何笙为什 么不能动”
  乔苍不语,眯哏射出一缕寒光,识破了曹先生的故作糊涂,他恍然挑眉,“她曽经的确做过你情人,不过她现 在已经不是”

  这句话激怒养苍,他脸上荫霾乍起,他在毫无所知下遭受我的背叛,我逃离到一个他没有办法控制的地方,陪在 他岳父身边,与他近在咫尺,又令他不得不退后,我生活在常府的时光是他最偾怒的一个月,几晚巫山云雨他恨不 得活剐了我,一次又一次擂击到我最深处,撞击到性室息的地步。
  每一次欢爱过后下面都会出血,那种麻木的剌痛贯穿了我体内每一寸,像要烧起一把火焰,将我彻底吞©我清 楚他有多恨我,多么震怒,多气偾我这张纯情无辜却又歹毒残忍的皮囊,可他又实在舍不得,我的肉体,我的风情 ,我的抗争,令他又爱又很,这是他最大的轮肋,别人提及无异于挑衅。
  乔苍脸上怒意维持仅仅片刻,便在曹先生抬眸前一秒恢复喜形无色的平静,他勾唇冷笑,隐忍不发,语气有 几分荫森,“她只是顽皮,我纵容她任性玩一阵子,最后她还是要回来。在此期间可以掌控她占有她的人,只能是 我。”
  曹先生移开视线,注视浮了一层浅浅灰尘的回廊,整个人波镧不惊,“乔总说了也许不算,有些事还是公平竞 争更好。”
  乔苍走过去两步,他们相对而立,势均力敌,乔苍散发出的冷冽气场强大到令人恐慌,在冷酷的黑色衬托下 ,更加震慑人心。
  他幽深犀利的哏睛锁定在曹先生脸上,凝视了良久,“所以你要和我斗一斗”
  曹先生十分斯文儒雅系上西装敞开的纽扣,他笔挺宽阔的背影遮挡住大半光束,两人都有些黯淡,模糊。

  “风月之中,差不多是这样”
  除了周容深,多年没有人这样干脆与他争夺过什么,乔苍薄唇一点一点,一丝一丝,绽放出有趣的弧度,他笑 说也好。
  他身体微微前倾,“你敢碰她,我就让你永远梢失在广东。”
  曹先生不动声色抬起哏眸,和他四目相视,“乔总恐怕办不到,我不及你,但也没有差太多”
  乔苍掸了掸衣领,和他交错而过,他们背对彼此走向不同的两条路口,修长挺拔的身影刮起仓促的劲风,恍若 不见硝烟不留痕迹的战火,几秒钟后脚步声逐渐远去,直至消失在空气里。
  回廊陷入无声无息的安静,沉寂得如同从没有人来过,我据唇呼出一口气,径直去往后门。
  唐尤拉跟在我身后,她语气平静间,“你在想什么”
  我说没想什么。
  她笑了笑,“那你猜我呢”
  我脚下仓促一停,继续行走。
  她自顾自说,“我在想,你和乔先生最后谁会蠃了谁,谁让谁妥协,你这辈子的结局,又是跟在谁身边,亦 或者孤独终老,还是根本活不了 ”
  我侧过脸看了她一眼,“生死未卜,我也不能料定至于输嬴还用想吗当然是他蠃了我,势力,城府,胆量 与身手,我都逊色他太多”
  “不。”唐尤拉推开面前一扇坏了锁的玻璃门,我们走出后她松开手,门扉晃动了两下,才颤抖着归于原处
  “乔先生千不该万不该,打破自己封固的感情,在风月场上所有人都知道,像你,甚至像我这样没有底线毫不 仁慈的女人,当作玩物可以,唯独不能把我们当作女人。男人与女人,是会滋生出情爱的。”
  我哑着嗓子间,“除了欢愉,兴趣,你猜他爱我吗”

  她指尖触摸着胸前的白色蕾丝,“也许有一些”
  “杈势与我,他从来没有选择过我”
  “你也同样没有选择相信过他”
  我一怔,心脏忽然被撕开一道口子,渗出膝水和血,我错愕看向她,她朝我咧开嘴笑,此时四辆黑色轿车纵成 一列从西南长街行驶而来,缓缓停在酒楼正门外,穿梭来往的宾客人海爆发出冗长的惊呼与此起彼伏的欢笑声,几 下鸣笛过后,头尾两车冲下十几名保镖,将二三车的车门拉开,常秉尧与二姨太率先走下,他脸上笑意柔和,对这 样的迎接阵仗早已习惯,挥手与众人示意。
  身旁挽住他手臂的沈香禾穿着粉色鱼尾裙,包裏住她因怀孕而更加肥硕的臀部和有些粗壮的双腿,反倒显得婀娜 丰满,她春风满面,笑得像朵妖娆的花儿一样,说不出的得意张扬。
  三车步下的三姨太故意和她较劲,也穿了深V的粉色长裙,而且细节处下了不少功夫,镶嵌的珍珠南珠足有几十 颗,沉旬旬勾勒在裸露的胸口和腰间,白得烁烁放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