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3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老指着他,“你啊,天海,叫我怎么说你,你就是太机灵了。”
  这时,有人搬下来一坛酒,怕足有二十来斤重。

  万天海说,“这酒是杨梅酒,去年年底泡的,来,大家尝尝看。”
  这时左晓静和江世恒出来了,“让一下,让一下,王八汤来了!”
  哈哈——还真把那只王八给炖了。
  杨洁云走出来,身上还系着围裙。“辛苦了!杨姨!”
  顾秋和她打着招呼,杨洁云道,“我又没辛苦,是小江杀的甲鱼,我只是负责炖了一下。掌握火候。”
  她是护士出身,为了张老的身体,她经常搞补品,炖甲鱼那是小菜了。张老就喊,“来,来,大家坐!”
  万天海道:“顾书记请坐,我给你倒酒!”
  顾秋本想说不喝,可看到张老那笑意,干脆就不说了。不管怎么样,也不能惹老人家不高兴。
  万天海道:“来,来,这酒可是自己泡的,纯天然的酒,没有任何污染。”
  顾秋都不作声,高学海和江世恒哪里敢坐?张老先生说,“坐吧,坐吧,不要这么拘谨。”
  顾秋道:“你们也一起吃吧。”两人这才坐下来。
  高学海见状,马上接过酒坛子,“我来,我来!万总你也坐。”
  万天海把酒坛子交给他,大家围了一桌。
  杨洁云挨着老头子坐下,大家看着这对老夫少妻这么恩爱,心里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左晓静坐在外公的边上,顾秋喊她,“晓静,你怎么一直没有去上班?”

  左晓静道:“我特意来陪外公的,请了假。”
  顾秋道:“这段时间也没看到你出来,我以为你回去了。”
  左晓静浅浅一笑,张老道:“她啊,真是不错,沉得下心来。最近每天跟我爬山,练字,大有长进。”
  顾秋笑了起来,“我倒是把这方面给遗忘了。”

  万天海听了,灵机一动,“原来顾书记也是这方面的高人,失敬,失敬了!”
  顾秋摆摆手,“不说这些,来,我们给老人家敬酒,祝您长命百岁,永保安康。”
  大家纷纷站起来,给张老敬酒。
  张老道,“不了,不了,这酒应该敬我的夫人小云,要不是小云这么细心照顾,对我百依百顺,我这么老命只怕早就交代了。”
  顾秋道:“我们正有此意,先敬您,再敬杨姨。”
  万天海说,“一起吧,一起吧!祝夫妻恩爱,甜甜蜜蜜。”
  张老呵呵地笑,杨洁云红着脸,“我不能喝酒。”

  张老说,“洁云,今天高兴,你就少喝一点吧。难得顾秋来了,天海也在。”
  杨洁云就端起杯子,浅浅喝了一小口。
  待大家落座,张老道:“顾秋,你是武源市的书记,天海呢,是武源市的商界骄子。他以前你可能不知道,跟我是莫逆之交,我们两个是朋友。”
  看老先生这么说,顾秋就有些担心。

  万天海怎么就成了老头子的朋友?中间的原委,他当然不好问。
  顾秋只是点头,万天海见机,立刻端上杯子,“顾书记,来,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
  张老道,“你们今天能来,我很高兴,所以你们喝酒,随意也好,干了也好,反正要大家高兴。”
  顾秋端起来,跟万天海碰了一杯酒。
  看到顾秋喝完,万天海拱拱手,“谢谢,非常感谢顾书记给面子。”
  顾秋坐下来,拿了支烟准备抽,旁边的高学海马上拿出打火机,正要点火,人家万天海早就把打火机凑过来了,“来,点上!”
  顾秋抽了口,“今天我们就陪老人家好好喝,放开了喝,谁也不许藏着掖着。”
  万天海道,“好,这个爽快!我就喜欢在酒桌上这份豪爽。”
  张老哈哈大笑,气氛甚是不错。
  左晓静看着顾秋,看他喝酒来者不拒,这么豪爽,就在旁边皱起了眉头。这喝法,怕是要醉了。
  但顾秋今天晚上是真放开了喝,他跟万天海道:“咱们先陪老人家喝好,然后我们再接着来!”
  万天海笑笑着,“行,我听您的指示。”
  他倒是真没想到,顾秋在酒桌上是这般性格。看来他也是喝开了,既然这样,大家就尽着性子来吧!
  张老当然不能喝太多,点到为止。

  旁边的高学海陪着他慢慢闷,顾秋跟万天海两个怕是斗上了。一个市委书记,堂堂一把手。
  一个地下王者,商场骄子,两人都是武源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
  其实大家都喝出来了,这酒,是茅台泡的。放了杨梅,**等配料。
  喝起来很甜,很浓,但是度数明显就低了。
  顾秋倒是不怕,还真跟万天海斗上了,他倒是想看看这个万天海,究竟有多厉害。
  结果这天晚上,两个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

  万天海醉了,顾秋也醉了。
  左晓静见状,叹了口气。
  张老看到两人都倒下了,他就摇头。
  高学海和江世恒两个人一起把顾秋抬上车。万天海的两个人也把万天海抬上车,纷纷和张老一家告辞。

  杨洁云扶着张老,还有左晓静都站在院子外面,看着几辆车子相继离去。
  张老说,“听说顾秋和天海不和,两个人暗中较上劲了,果然如此。”
  杨洁云道,“万天海好象一点都不示弱,喝酒的时候根本就没放让。”
  “他哪能让,刚开始的时候可能还让一让,后来性子来了,硬脾气就上来了。”他叹了口气,“但愿不要搞得个二败俱伤。”
  左晓静道:“一个从商,一个从政,根本不是对手,有什么好较劲的?”
  张老道:“你是不知道啊,天海这个人天生就不会服输。以前的周镇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所以养成了他现在这脾气。”
  左晓静不说话了,张老道:“回去吧!晓静,你明天回去算了。别呆在这山沟沟里。”
  左晓静还要说什么,张老说,“你已经这么大了,也不可能守我一辈子。还有,是时候找个喜欢的人,早点结婚吧!有些事情,命中注定的,不是你的,你再想也没有用。”

  左晓静眨了眨眼晴,“我没想。”
  张老笑笑,转身回屋里去了。
  左晓静看着远方,若有所思。
  顾秋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反正他醒来的时候,睡在宾馆的房间里。房间里一股酒气,秘书韩琛守在旁边。
  看到他醒了,立刻起来打招呼,“书记,您醒了!”
  顾秋看看外面,“什么时候了?”

  “中午了。”
  中午?
  顾秋马上坐起来,觉得头有些晕。
  怎么一睡就到中午了?看来这酒喝的醉得不轻。
  韩琛告诉他,昨天晚上高学海和江世恒把他送到宾馆的,因为从彤不在,所以就安排韩琛守在这里。
  顾秋道,“你给我泡杯水。”
  顾秋穿上衣服,进了卫生间。

  韩琛给他泡上茶,问他要不要吃饭?
  顾秋睡了整整十六个小时。
  此刻他坐在那里回想昨天的事,这个万天海酒量还真不错,生生把自己灌倒了。要知道,昨天两个人都没有取巧,硬拼硬,顾秋原以为自己可以撑下去,没想到还是醉了。
  后来他听说万天海也倒了,也是两个人抬上车送回去的。
  顾秋苦笑了起来,这个万天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