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1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皇帝和朝臣相继离开之后,这些高姓的藩王们便松快了很多。他们三三两两的找到了关系不错的兄弟子侄开始低声说着什么。言语当中开始都是对元昌和尚来历的疑惑,这些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当初和高昌叫好的。对这个和尚的来历也开始越来越疑惑起来。
  说完元昌和尚之后,不知道谁将话题引到了皇帝高纬的身上。虽然这些藩王都不敢大声议论,不过七嘴八舌的都在说皇帝太小,性格要懦弱实在不适合做一国之君。
  众藩王你一句我一句诉说的时侯,突然宫殿外面吹进来一阵狂风,将灵堂大门吹开不散。还一瞬间吹熄了所有的火烛。一瞬间灵堂变得黑漆漆的一片,原来说得眉飞色舞的众藩王瞬间停住了嘴巴,怎么说这也是灵堂。突然漆黑一片谁的心理都在打鼓。
  好在马上就有人反应过来,让灵堂里面侍候的内侍将火烛重新点上。不过连续喊了几声之后,却始终没有等到那几个内侍有所行动。现在灵堂当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找不傲那几个内侍。而这些高姓藩王身上都没有火石、火镰和火绒等引火之物。当下已经有人觉得不对,打算先退出灵堂,离开这口大棺材心里的感觉会好一点。

  不过就在众人冒出这个想法的同时,又是一阵狂风吹过,将灵堂大门吹的关合了起来。众人跑到门前,无论这么推门大门始终纹丝不动。就在众人惶恐万分的时侯,空气当中传来了一阵“咯吱咯吱……”的声音,发出声音的位置就在棺材的方向……
  诈尸了!”不知道哪位高姓藩王反应过来,大吼了一声之后,转身向着窗框的位置跑了过去。抄起来一把椅子向着刚刚糊了一层素纸的窗框上面砸了过去,以为将窗户砸烂之后便可以从这里逃出去。
  没有想到的是,木头窗户这个时侯竟然突然变得好像铁打铜铸的一般。椅子砸上去非但没有将窗户撞破,反而反弹回来砸在这位藩王的脑袋上,将他砸的鲜血横流。
  大门、窗户都打不开,那边的棺材盖已经慢慢的掀开了一道风息,不停的有黑气从里面冒出来。将周围这些人吓得肝胆俱裂。满屋子的藩王都在大喊大叫,指望着外面的护卫听到之后能将他们救出来。
  “别喊了!你们还是看不出来吗?这是小儿高纬和妖僧元昌要将我们置于死地……”白天发难的上党刚肃王高唤明白了过来,这个时侯大家都差不多适应了黑暗的环境,眼睛多少能看到一点发生的灵堂里面的景物。高唤抄起来一座烛台,拔掉上面的蜡烛之后将烛台当作应手的武器。
  其他的藩王看到之后也纷纷在灵堂寻找可以当作武器的事物,一时间椅子腿、烛台包括供桌都被拆了。人家人手一件‘兵器’等着棺材里面的‘高湛’出来,大家伙一起过去和他拼命。
  就在众人拉开架势的一瞬间,“嘭!”的一声棺材盖被一股黑气顶飞。一个黑影跳了出来。向着已经吓傻了的众藩王扑了出来。随后,灵堂当中不停有哀嚎等到声音传了出来……
  差不多半个时辰之后,灵堂的大门从外面被人大开。一声白色僧衣的元昌从外面走了进来。他踩着满地的尸体走到了棺材后面,将藏在暗处的一根长香掐灭,随后拿着这半截长香回到了高纬所在的宫殿当中。
  看到了皇帝之后,元昌微微的欠了欠身,说道:“回禀陛下,高唤等宗亲已经全部为先帝殉葬。他们和先帝的手足之情感天动地,还望陛下可以封赏其家族子弟……”
  “都……死了。”高纬听到刚才还和自己同处一室的宗亲这样就全部丧命,当下他的心脏一阵狂跳。原本元昌说他去解决众藩王的时侯,高纬还以为这和尚是要和众王谈判。可能会杀鸡给猴看除掉一两个藩王。没有想到他竟然一个不留将几十个高姓藩王全部杀死。想到这里,他便不停的打着哆嗦。
  “是,都死了,一个不留……”元昌面无表情回复了一句之后,继续对着开始不停后退的皇帝高纬说道:“他们不死,便是陛下的大难……”
  说话的时侯,元昌开始向着高纬走了过去。将小皇帝吓得裤裆一热,竟然当着和尚的面尿了一裤子。当下,高纬贴身的内侍急忙过去给这位少年天下更换衣衫。小皇帝任由内侍将他的裤子脱了下来,光着屁股对已经停住脚步的元昌说道:“你不要过来……我……朕直到大师你是为了朕的江山社稷着想,高唤他们死了也就死了,大师你做的好。朕要重重的封赏你……你不要过来,有什么事情就在那里说……”

  看着小皇帝被吓得连羞耻都顾不上了,元昌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叹了口气之后,行礼说道:“陛下知道和尚一切都是为了陛下的江山就好,和尚还要去为众藩王超度亡魂。这就告辞了。和尚就在宫中的佛堂暂住,陛下有事。可以派人到佛堂唤和尚前来。”
  说完之后,元昌再次对着已经穿上了新衣服的小皇帝行礼,随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座宫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离开。让小皇帝放松了。还没等元昌走到宫殿大门口,已经闻到了空气当中的臭气,回头看去就见内侍将刚刚为高纬换好的衣服又脱了下来。这位小皇帝刚刚尿完。这次又拉在裤裆里了
  第二天一早,皇宫里面便传出来众藩王昨夜为先帝守灵的时侯,怀念先帝悲痛欲绝最后竟然全部闭气而死,二十二位藩王全部为先帝殉葬。皇帝心里万分感动,稍后便有封赏这些藩王的旨意下来。
  随后,二十二具死尸被拉出来皇宫送回各自的府上。原本只是死了一个太上皇,一夜的功夫高氏一族却差一点全族死光光。这些藩王的尸体拉回到各自的府上之后,家属查看了尸体,一个一个脸色都是酱紫色。除了舌头没有伸出来之外。看着和上吊而死的死尸也没有什么区别。
  这些藩王的家属当中有人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查清他们都是怎么死的。当下偷偷摸摸的将北齐有名的仵作请到了家里验尸,经由仵作的查看之后,这些藩王的身上没有外伤,银针验尸也没有查到中毒的迹象。从表面的症状上面来看,除了没有外伤对不上之外,还真的和掐死或者上吊而亡的闭气死因差不多。
  仵作的话让这些藩王的家属也搞不清楚了,难不成他们都是不喘气把自己憋死的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