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7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理想中的健康稳定的社会结构应该是塔形的,阶级之间的距离划分越细越好。在一套乌托邦式的理想法律秩序下,每个人都拥有一个人人平等的幻想。不管什么主义,其实都是在极力构建这样的社会结构形态。所以,往往越是控制力强势的政权就越不喜欢梭形社会底部的存在。
  失去土地的农民流浪者不可怕,真正让社会不稳定的是那极少数处在梭形下部最定点的精英份子。这部分人通常会被历代政权归纳为不稳定因素。如果能去掉这部分人,整个社会就可以获得一个相对平稳的基础。
  李奇志和叶泓又都是这些精英级江湖人当中的代表人物。
  如果这个级别的江湖人当中有人想要跳到上面去,或者生出翻转梭形结构的野心,往往会对整个江湖产生巨大的影响。
  或者是毁灭性的破坏,又或者是天翻地覆鸡犬升天。

  无论是哪一种,李牧野和叶泓又等人都不喜欢。
  叶泓又语气有些不屑的说:“李奇志现在的追随者太多了,那些人当中包括了商业巨子,文体名流,甚至是一部分政坛贵胄,可谓是大势已成,江湖人做到这个地步,已经不能再算是江湖人了。”
  “不算江湖人又算什么人呢?”李牧野道:“他究竟想做什么?是想跟这个江湖彻底割裂,将自己完全融入到所谓上层社会当中?还是想一统江湖,凭实力争一个天翻地覆?”
  鲁源沉声道:“总之,他已经跟你我不是同道中人了。”
  淳于兵兵道:“不管他现在是什么人,想做什么,咱们只管做咱们的事情,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
  叶泓又道:“他是少负奇志,野心勃勃,咱们小李老弟是放牧江湖龙战于野,大家各玩各的。”
  小芬道:“就怕他不肯放过咱们,还会来找麻烦。”
  “短期内应该不会了。”叶泓又道:“该说的话我已经通过沈家兄弟给他带过去了,大家实力相当,楚河汉界相安无事才是正确选择,他是聪明人,该知道这座江湖很大,当前对他来说,先拿到压倒性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李牧野道:“现在阶段就是野蛮生长的关键期,谁成长的更快,谁就可以在日后的关键时期占据主动。”
  津门,简称津,意为天子渡过的地方,别名津沽、津门。始于隋朝大运河的开通。在南运河和北运河的交会处、现在的金钢桥三岔河口地方,史称三会海口,是这座城市最早的发祥地。唐中叶以后,津门成为南方粮、绸北运的水陆码头。金代在直沽设直沽寨,元朝设海津镇,是军事重镇和漕粮转运中心。
  九河下梢,汇八方风水,七星盘绕,聚六朝龙蛇。
  这座城市,没有魔都聚八方财气的瑰丽雄伟,也没有京城王气煌煌的富丽堂皇,却有着津门海阔天空的绮丽自由。它依托京城,面朝大海,身后是南北水上丝路,财如潮水来,又随潮水去,进出集散之间,为这座城市带来无穷活力。就像一个不务正业的天家贵胄雅痞。

  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江湖混子,眼皮子开阔,见过,吃过,玩儿过。他们有时候傲气,有时候又一团和气。开心享受的时候乐观,自在,吊儿郎当;被激怒时敢发狠,能撒泼,油嘴滑舌耍无赖都能信手拈来。
  宫白宝就是这么个人物。七零年代他当过造反派头子,打砸抢损阴德的事儿没少干。八零年代初清算旧账的时候锒铛入狱,出狱后啸聚了一群地痞无赖,混迹于码头港口,名义上是装卸工,实际上专门干一些小偷小摸的勾当,打架斗殴更是家常便饭,到了九十年代,逐渐在这片区域闯下恶名。
  两千年以后,国家加大整治社会治安力度,这种人被抓进去的很多。宫白宝身边不少老友看不清形势都陷进去了,他见势不妙就想上岸洗白,成立了一家装卸运输公司,通过行贿和恐吓手段承包了一段码头上所有装卸的活儿,着实赚了一笔。而后他就相中了那家灯具城,也是耍了一些江湖上比较常见的无赖手段,最终以很低的价格买了下来。
  如今这货虽然年过五旬,却仗着腰包里有几个臭钱,踩了三只母鸡抱窝下蛋。常年豢养着十几个青皮无赖,自诩津门老炮儿,欺行霸市的手段越玩越油滑,专门挑寻常百姓恐惧,却又踩着法律红线边缘的勾当做。若有万一稍有越界的行为时,便贿赂公行,花钱消灾,时间久了,百姓对官方失却信心,只一心一意怕他,这厮就凭着这些手段,财富与日俱增。

  说到这儿,淳于兵兵顿住,怕小芬不明白,解释道:“踩母鸡抱窝下蛋就是指找女人进家生儿子,这是老漕运河工们留下的令儿,从前漕运的汉子对婚姻什么的没那么多讲究,却都很在乎子嗣,良家女儿找不到,便寻那年老色衰想从良的女人,谓之母鸡回家搭伙过日子,宫白宝找了三个女人,却只生出来一个儿子。”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共和国这么大的天下,怎么可能处处政通人和,歌舞升平,国泰民安。出几个地方上的恶霸败类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李牧野说:“重点不是他做了多少坏事,而是我们想省下买灯具城的钱,就得彻底办了这个人,不然以他的无赖性子和在地方上的根基,咱们把饭店开起来也难免不被骚扰。”
  又道:“再有就是,这个人在地方上名气不小,咱们要借着办他的机会替叶老哥闯闯名头,这就要求咱们不能用简单粗暴的方法,给他设个套子,赢钱以后再暴力解决,那不是长久的道理。”
  叶泓又道:“我明白小野的意思了,就是要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不但要拿下灯具城,还要让他从此俯首帖耳为咱们所用,替咱们在天津卫上的传名。”
  鲁源道:“这个思路好,不违天理,不悖国法,还能两全其美。”顿了一下,又道:“只是说的热闹,谈何容易呀。”
  淳于兵兵看向李牧野,道:“既然老板说出这个思路了,想必已经有些具体的想法了吧。”
  李牧野点点头,道:“我有个初步的打算,说出来你们三位帮着拾遗补缺,补充补充。”
  叶泓又催促道:“你快说,咱们怎么办?”
  李牧野整个人看上去都比平日里要兴奋,道:“但凡是仙人跳,甭管高端还是低端,都是针对人性当中的弱点设计出来的,这个宫白宝贪财好色,简单讹诈或者拉他入套都不难,最难的是怎么才能借机扬名,还要他心甘情愿的把财产交给咱们,我的意思是从他的独子身上做些文章。”

  小芬听到这里一皱眉,道:“大叔,你该不是想绑票一个孩子吧?”
  李牧野不屑道:“这么多千门老炮儿在这里,哪能干那么低层次的事情?”说着,把目光投向淳于兵兵,道:“我想淳于大姐应该已经听明白我的思路了。”
  淳于兵兵本来没太明白,可李牧野这么一看她,她立即就明白了,道:“你的意思是让那小孩儿得点病?”
  李牧野道:“他不是喜欢装神弄鬼祸害人吗?咱们也给他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弄点别人看不好的病,回头让老叶登门去给他来个手到病除,这是第一步。”
  鲁源接过话头,主动猜测第二步:“然后老叶再给他耍几手把戏,弄个天火吞家什么的把他给镇唬住,趁机传名的同时,逼着他主动把财产交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