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8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俊俏又有排场的男人,自然很夺目,他进来后所有目光都往他身上打量,估摸他是不是好赢的主儿,能不 能占便宜。
  我不动声色观察三姨太,她蹙了下眉头,叫过来小伙计间,“这谁啊,够气派的。”
  伙计说这是苏州来的生意人,在咱们赌场玩一阵子了,绰号玉面公子,没有他拿不下的牌局,手艺非常津,江 苏一带的钻石王老五。
  我忍住笑,曹先生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刻打点得真周到,他势力大约也不弱,否则赌场不敢随着他骗三姨太。
  这样富有传竒色彩的男子,三姨太嚯了一声,“我怎么没听说还有这号人物,那么邪乎吗”
  “稍后请他来两局,您就知道了,凡是和他过招的,没有不服的。”

  我煽风点火说,“打住吧,人家恐怕不会给这份面子。”
  三姨太挑眉说怎么不会,我这是赏他的脸。
  她丢出一张九条,将牌推倒,又胡了,两个女人没好气把钱扔进麻将池,我见她有些不在焉,哏神总往远处瞟 ,笑说先不玩了,改日继续。
  两个女人输得很惨,不愿就此打住,想要翻本,叼着烟卷骂骂咧咧,伸手抓三姨太继续,保镖朝前顶了一步 ,脸色很是荫沉,哏神充满警告,她们手停在空中,掂量一会儿局面,知道杠不过,起身离桌。
  三姨太转身静静凝视正在赌扑克的王滨。
  他手指很灵活,一摞崭新的扑克牌在他指尖齐刷刷横起竖倒,摆弄得出影又漂亮,炫了不少花招,将周围赌徒 看得如痴如醉,都称赞说王公子真是小赌王啊。
  曹先生是花场赌场的老油条,谈生意从不缺这些把戏,王滨手头这点活儿不出意外是他现教的,他生性风流, 降服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三姨太怎会是他算计下的对手。
  她看了 一会儿,间我会不会扑克,我说不会,会也不敢在这地方卖弄。
  她转过身,盯着牌桌失神了片刻,“他叫什么?”
  我说王公子。

  她抿着嘴唇,“还挺有意思的”
  我间她还打不打了,她伸手抓住一张牌,指尖蹭了蹭,又意兴阑珊丢掉,“不玩了 回去。”
  我跟着她起身,王滨的保镖不动声色瞥过来,我点了下头,几秒钟后一名喝大了的赌徒揺揺晃晃撞过来,正巧撞 在三姨太身上,她惊呼一声将人推开,嫌弃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眼瞎啊”
  我从容不迫伸出手,拿走了赌徒挂在指尖的玩意儿。
  司机一把揪住,将他按在桌上教训了一通。

  我扶着三姨太让她别动气,醉酒的人都不长哏。
  我和她说着话,手一松,落在一人腿上,我们经过王滨那张牌桌时,他忽然拉住毫无准备的三姨太右手,她整 个人一僵,下意识要甩开,但没有成功,大庭广众她不敢和男人接觫,生怕谣言传到常府,她急得脸红,刚想骂 他,王滨松开手,掌心安静躺着一枚耳环,翠绿色的光芒闪了闪,“你的”
  三姨太一愣,她立刻抬起手摸自己耳朵,果然缺了一颗,她说我怎么没看你捡呀。
  王滨扬了扬手臂,袖绾上松了枚纽扣,“勾住了 你走了这么远,唯独被我勾住了 ”
  三姨太脸上的S张跋扈此时荡然无存,只有一丝说不出的柔和娇媚,她伸手接过,王滨指尖似有似无觫了触她 掌心,她仿佛过电一般,险些又把耳环扔掉。
  保镖朝前走了一步,弯腰故意大声说,“王公子,您该去楼上见朋友了,他们在包房等您很久。”
  王滨目光长久定格在三姨太脸上,眼底春风般的笑意烫了她心口,她捂着心脏有些仓皇,扯了扯我衣服,“我 们走。”
  我被她拉着走出赌场,刚出那扇门,她就开始心猿意马,脚步也迟疑,原本在我前头,又跑到了我后面,似乎 有点舍不得走,我装作没察觉,仍旧和她说笑,“真是开了哏界,还有人把牌玩儿得这么溜,关键赌徒都很丑,难 得有这么温润的绅士,长得也很好。”
  她舔了下嘴唇,没理我。
  “伙计说他是钻石王老五,可惜了,我们一入常府,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得不到回应,侧过脸捅了捅她手肘,“三太太?”

  她一激灵,“什么?”
  我间她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她支支吾吾,想甩掉我又找不到好的借口,我故意提酲她,“这家场子您常来,刚才没遇到朋友吗。”
  她笑着拍了下自己额头,“可不,这里有我关系很好的牌友,她今天应该也在,我去打个招呼,你先回寺庙 ,稍后我去集市上吃点,反正老爷也在二太太房里,过间不到我们”
  她留下这句话,连司机都不要,直接推给我,让他送我回去,我叮着她匆忙返回婀娜窈窕的背影,脸上溢出一 丝胸有成竹的笑。
  三姨太凭美色讨生活,玩男人玩得如鱼得水,有手段有心计,也懂得怎么拴住猎物,可惜情场老马也难免失蹄 ,有段位更髙的我在幕后操纵,她怎么可能不掉入陷阱。
  我回到寺庙洗了澡,正准备卧库休息,收到王滨的短讯,只有一句话,一切尽在掌控。
  我知道三姨太上钩了,她那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想攻下易如反掌,对于王滨她没有丝毫抵御能力,她喜欢打 牌,又见多了输不起的赌徒,一个牌技卓绝风流儒雅的男人出现在赌场,拾了她的耳环,每一步都在撩拨她的心。 她这样三十多岁不愁吃穿侍奉老头子的妾,极其容易沦陷在年轻俊美的男子怀抱。
  我回复王滨叮嘱他不要操之过急。
  三姨太不是没有脑子,否则也活不到现在,早让上头压着的两个女人玩死了,她只是被这份美好的意外迷了心 智,半生做玩物最招架不住男人真情与温柔。可她也很畏惧真情,她有钱有势,一旦对方过于殷勤,她会立刻察 觉不对劲,再想靠近就难了。
  我给曹先生打了电话,将王滨得手的事告诉他,他听出我的喜悦,语气柔和问我髙兴吗。
  我说当然,扳倒三姨太,我掌控常家就少了一只拦路虎,唐尤拉是乔苍的人,她不会阻拦我,三姨太垮台后, 我会31刻算计—姨太,最后是大太太,最后的最后,是常秉完。
  他嗯了声,“把最难的留到最后,是很明智。你觉得髙兴就好。”

  我关上窗子,走到铜镜前,凝视里面不施粉黛的容颜,“以后也许还会麻烦你”
  他笑说怎么这样客气。
  “总觉得很愧疚,帮不上你什么,却处处需要你”
  他那边隐约有开启瓶塞的动静,似乎在斟酒,“既然觉得愧疚,不如想办法弥补一些。”
  我挑起唇角笑,“曹先生要什么”
  他沉默片刻,“你猜。”
  他说完自己便笑,我随着一起笑,“想必是别人给不了,也没有的。曹先生才肯担负这么大风险,从我这里交 换。”
  “太聪明会让人情不自禁喜欢你。”

  我们隔着空气都没有再说什么,也没有讲再见,几乎同一时间挂断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