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5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睿揉了揉鼻子,发愁的说:“叫丨警丨察过来帮忙是轻而易举,但问题是,上哪儿找证据去?”
  马若曦抱臂于怀,看着院门思考,目光某一时扫到旁边那坍塌的院墙上,倏地想到什么,差点没跳起来,激动的说道:“你忘了墙头上那些脚印了?你先前已经说了,赵金友在整件事里起到了关键性作用,那我们姑且就认为,这座院子里的种种蹊跷之处也和他有关系,是他从外面运来黄土,倾倒进井里,产生的火药味道也是他造成的,那墙头上的脚印自然也就是他留下的。你现在去他家找他,拿到他穿的鞋子,过来比对这些脚印,如果大小痕迹一模一样,那就可以肯定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他干的,这就是实打实的证据,他还敢不说实话?”

  李睿又惊又喜,佩服而又喜爱的看着她,要不是马玉明在旁,真想抱住她亲她一口,赞道:“若曦你真是太冰雪了!我这就去拿他的鞋,你就不要去了,在这里等着。当然你也可以回村两委歇会儿。”
  马若曦摆手道:“我就留这儿吧,也算是保护现场了,快去吧你!”
  李睿叫上马玉明,先回村两委叫上村主任,随后三人一起赶往村南的赵金友家,路上步伐极快,七八分钟也就再次来到了赵金友家里。
  “赵金友,赵金友!”
  进院子后,照例是村主任高喊两声,很快就把赵金友从正房里叫了出来。
  赵金友站在台阶上,看到三人再度前来,表情略有几分紧张,犹豫了下才走下台阶,站到三人跟前,陪着笑问道:“三位领导又来啦?还有什么事吗?”
  李睿低头看向他穿的鞋子,见是一双脏污不堪的凉拖,估计他不会穿着这双鞋去那个废弃院落,笑道:“能让我们进屋坐着说话吗?”
  赵金友微微诧异,但很快陪着笑说:“能啊,当然能,李县长,快请进。”说完侧过身子,摆手相请。

  李睿当先走上台阶,要走进北房时,忽然发现房门口旁边地上放着一双黑色的皮鞋,皮鞋是那种尖头儿、无带的简易皮鞋,档次不高,像是地摊货,已经很破旧,鞋尖和鞋面有多处磨损,鞋里放着双黑糊糊的鞋垫,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洗了。
  这些特征并不能引起李睿的注意,引起他注意的是,在左鞋鞋根的上缘处,赫然粘着一小块黄土,也就是指甲盖大小,要不是刻意关注这双鞋上有没有黄土的话,是根本发现不了的。
  看到这一特征,李睿心头一喜,停下脚步,问后面跟着的赵金友道:“凌晨发生塌陷的时候,你在哪儿?又在干吗?”
  赵金友脸上正陪着笑,听到这两个问题,笑容瞬间就凝结在脸上,表情不自然的道:“我在……在家里睡觉啊,还能干吗。”
  李睿问道:“是吗?确认是睡觉来着?没有外出梦游?”
  赵金友尴尬的陪笑道:“李县长,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有梦游的毛病。”
  李睿从他的表情变化,感觉他心里有鬼,但也不敢百分百相信自己的判断,毕竟生活在乡村里的人,鞋上粘点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吩咐马玉明道:“玉明,你带上这双鞋,去找马记者,你们一起对一下,那些遗留的脚印儿和这双鞋是不是一致。”说着话,手也指向了那双皮鞋。
  马玉明当即答应下来,走过去拿起那双鞋,也不嫌脏,就直接拿在手里,转身走向院门。
  赵金友看到这一幕,先是愣怔,继而惊怒,叫道:“李县长,你们这是干什么?好好的拿我的鞋干什么?”又冲马玉明喊道:“别走,放下我鞋!”说着要追过去。

  李睿伸手就把他拦住了,道:“赵金友,我现在给你一个主动交代的机会,你把你凌晨时分干的事情给我老老
  实实地交代出来。”
  赵金友表现得既愤怒又悲闷,道:“什么主动交代?我又不是犯人!我凌晨就在家里睡觉来着,李县长你怎么不信呢?你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
  李睿点了点头,道:“好,你不珍惜这个机会我也没办法,过后你该是什么罪,就判多少年,到时你也不要叫屈。”
  赵金友让他的话以及马玉明的动作搞得心里很没底,苦着脸道:“李县长,你是听说什么了还是发现什么了,怎么就认为和我有关系呢?我可是个老实巴交的庄稼汉呀,什么乱七八糟的坏事都没干过。”

  村主任鄙夷的撇了撇嘴,插口道:“赵金友,你就少装老实人了,你要真老实,李县长也不会找你来。我奉劝你一句,干了什么坏事的话,就趁早交代出来,别等丨警丨察来抓你,那你赵金友的名声可就臭大街了。”
  赵金友两手一摊,道:“我什么坏事都没干啊,哎呀,你们怎么都这么说啊,我真是好人啊,村里谁不说我好?”
  李睿笑了笑,不再理他,转身看向门口,等待马玉明的到来。
  赵金友做贼心虚,问道:“李县长,你让他拿着我鞋去对什么脚印儿了?”
  李睿如若不闻,动都不动一下。
  赵金友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开始出现翻脸的征兆,不忿的道:“我的鞋,你们凭什么拿着走啊?这不是劫财吗?仗着自己是县领导就可以胡作非为吗?”
  李睿微微一笑,还是不说话。
  村主任喝斥道:“赵金友,注意你说的话,这可是李县长,再敢胡说八道就抓了你!”
  李睿听到这想到什么,问村主任道:“你有乡派出所的电话吗?”
  那村主任连连点头,道:“有的……”说着报了一串七位数字出来,背得很熟,显然以前没少跟乡派出所打交道。

  李睿道:“你打电话过去,就说我需要警力支援,来两个丨警丨察。”
  村主任爽快答应下来,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赵金友看到这幕变化,脸都吓白了,站立不安,手足无措,张口结舌的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想了想,转身回了北房。
  李睿也不管他,只要他留在家里不跑,随便他干什么。
  赵金友进房后直奔卧室,拿起放在炕上的手机,给一个号码拨去电话,等对方接听后说道:“哎呀,不好了,县领导好像发现什么了,跑我家里查我来了,刚拿走了我的鞋,说是去对什么脚印儿,还说让我主动交代,最后又叫丨警丨察来,我可怎么办?”
  彼端响起一个年轻男子的话语声:“对脚印儿?什么意思?你在哪留下脚印儿了?”
  赵金友粗略的回想一番,叫苦道:“我哪儿都没留下啊,放炮的院子里都是草,也留不下脚印啊。”
  那男子轻描淡写的道:“那你还担心什么劲?人家没准就是诈你来的,你呀,就咬死了什么都没干,问什么都不承认

  ,就行了,他们没证据,也拿你无可奈何。”
  赵金友苦涩的说:“话是那么说,但我感觉他们不像是诈我,而是真掌握了什么……”
  那男子不耐烦地说:“你就少杞人忧天吧,没事儿少给我打电话,这可是敏感时期,生怕别人不知道你身上有事儿啊。”说完就挂了。
  日期:2018-09-08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