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22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程雪衣道,“是真的,刚才我们的记者拍了照片回来,吓死我了,我这才打电话给你。”

  顾秋说,“不要急,冷静点。查清楚是什么原因再说。这种人很有可能再次作案,被人下重手打死也不是没有可能。”
  “嗯,嗯,我再去问问。,”
  顾秋说,“算了,我会找警方了解情况。你不要这么慌张,知道吗?”
  程雪衣哦哦地应了几句,挂了电话。
  她在心里琢磨,难道真的不是他打死的?
  想到这里,她的心砰砰直跳。
  顾秋也没有给曾开源打电话,而是打给程暮雪,程暮雪说我不知道啊,我在外面。这应该是刑侦队的事。后来她才知道,死者是昨天晚上那个小偷,这才紧张起来,“我去打听一下吧!”
  法医到场,对死者进行初步的检验,这名死者是被人打死的。身上有多处伤痕,骨折多处。

  警方的初步判断,这并非第一案发现场。应该是被人打死之后,再抛弃桥下,不料被晨练的老人发现,及时报了警。
  这事传到顾秋耳朵里,觉得很耐闷,自己这么打他几下,不至于死啊?
  看来这事情必须找公丨安丨局了解一下,于是他叫韩琛喊来了曾开源了解情况。
  据曾开源说,“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应该是凌晨一二点左右,这个时间是法医确定的。”
  顾秋道:“死者生前是什么身份?”
  “一个无业游民,没什么固定工作。经常在网台过夜,没钱的时候,就去搞点小偷小摸。”
  顾秋听说受害人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一二点,他就想到一件事,对曾开源说。“昨天晚上我见过此人。”
  曾开源心里一跳,他到现在还没有掌握太多信息。
  顾秋道,“还有,这事你私下找程雪衣了解一下。尽量不要惊动其他人。”
  顾秋告诉他,“昨天晚上大约**点钟之右,我经过她们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情况异常。等我进去之后,家里出事了。”
  顾秋没有说小偷企图对程雪衣非礼,只是说这家伙是去偷东西的,被自己撞见了,小偷吓跑了。
  曾开源点点头,“我找她核实一下情况。”

  顾秋道,“案子要抓紧破,看看这名男子在作案之后又去了哪里?重点排查一下网吧。”
  曾开源说好的,我会尽力安排。
  离开之后,他直接回了办公室,把程暮雪叫过来。
  了解到一些情况后,程暮雪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曾开源说:“目前还不清楚,再说吧!我们需要更多的证据。”
  程暮雪说那我先走了。
  曾开源一个人在办公室琢磨这事,顾书记怎么会到程雪衣家里去?想到这个问题,他又想起程暮雪。
  上次他在顾书记家里看到程暮雪,难道与程暮雪有关?还是她们两姐妹都和顾书记有那种关系?
  做为一个公丨安丨局长,他不由多想了。
  而且这种可能,并不是没有。
  曾开源又想,不管是什么原因,他总不至于打死人吧?除非他看到了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

  脑海里浮现着程雪衣的模样,还有顾秋的神色。他心里真的不排除这种可能。
  或许是小偷无意中碰到了,又认识了他们,不得己杀人灭口?这个疑点很重,虽然只是心里一个念头,但也足以令人震惊。
  想归想,曾开源要考虑到这件事情的后果。
  法医那边,尸检之后有了新的结果,再次确定,死者是被人暴力致死。死亡时间确定,还是凌晨一二点这个时间段。
  曾开源摆摆手,打断刑侦队长的话。

  刑侦队长看到他这表情,不由有些奇怪。曾开源问,“还有其他的发现吗?”
  刑侦队侦道,“据同志们调查发现,死者九点多来到网吧,十一点左右,他说去外面买东西吃,结果一去不返。第二天凌晨,被人发现扔在桥下。”
  “我们曾经想查看路口监控,很不幸,早晨的雾大,监控上并没什么发现。”
  “现在我们确定,作案人肯定考虑到这一点,利用天气情况,将尸体抛弃。还有,死者身上有多处被烟火烫伤的痕迹。打他的人应该不只一二个。”
  曾开源说,“缓缓吧,你们先把之前的案子破了。估计死者得罪了什么人,这种可能性比较大。”
  刑侦队长问,“您的意思是,先不查了?”
  曾开源道,“我说过这话吗?如果能破就破了,查不出来就缓缓。按你们的进度,肯定又是不了了之。”
  刑侦队长心里暗道,“以前他总是骂人,这次怎么不骂人了?奇怪。”
  不过他没敢多问,先行离开了。
  小偷被人打死的事情,自然传到了万天海那里,司机跟他汇报,“兄弟们是看准了时间,不会有人发现。而且抛尸的时间,正是雾最大的时候。”
  万天海没有吭声,只是摆摆手,让司机离开。祝秘书到了,万天海道:“你再给我约一下吴市长,项目的事,必须给我们。”
  祝秘书说,“好的,我再去跑一趟。不过听他们说,要准备招标。”
  “招标?”万天海眉头一皱,招什么标?

  招标也难不倒他,他哼了一声。叫秘书过去约人。
  顾秋在和吴德贤市长谈话,“为什么我们以前的市政工程都没有通过招标程序?”
  他看到最近几年,所有的市政工程都没有招标,直接给了万天海国。
  吴市长道,“在我们这里也没什么大的企业,只有他们万天海国大一点,能接下我们的工程。而且他们是老合作对象,能够保质保量按时完成。镇钟同志也曾说过,要适当的照顾一下本地企业,给他们一个发展的机会。”
  顾秋道,“这样下去容易滋生**,不利于工作开展。”
  吴市长道,“那我们今年还有很多项目,难道要改规则?”
  顾秋道,“按章程办事,总是错不了。”
  吴市长点了支烟,“这有可能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啊。再说,他们企业的实力我们很了解,又多次合作过,老关系在。现在突然更改,怕有不妥吧?”
  顾秋道:“原则和感情是两回事,不能混为一谈。我们必须坚持原则,万一以后上面查下来,你和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吴市长说好吧!
  顾秋说,“我们的廉政工作刚刚展开,我看还有必要深化。德贤同志,我跟你提前沟通一下,从现在起,每个干部尽量只保留一处办工地点。这事,你跟政府那边的同志也沟通一下吧!”

  吴德贤在心里郁闷了,以前每个干部至少有三到五个办公地点,现在顾秋提出来,竟然要削减这方面的待遇。
  要知道,很多人都是身兼数职的。象他这个市长,在政府有办公室,在市委也有办公室。因为他是副书记嘛。
  有的干部在豪华宾馆,酒店内,同样设立了办公室。这种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
  可顾秋现在提出来,要削减这方面的待遇,不允许他们设这么多办公地点。
  吴德贤自己也有四处办公地点,听到顾秋这么说,他在心里觉得有些不痛快。

  从顾秋宣布,搬出别墅之后,这些别墅都空在那里,没有人住。现在他自己一直在市委办公,其他地方的办公地点,从来都不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