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1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元昌将高纬扶起来之后,把手里的金环放在皇帝的手中,随后说道:“陛下。和尚这次是来告知陛下,不久之前太上皇刚刚晏驾。还请陛下早做安排,以防小人趁乱而动,与陛下的江山不利……”
  这三年以来,高纬虽然身为天子,却无时无刻不再受自己父亲太上皇的威胁。说是皇帝,他还不如昔日身为藩王时自在。现在突然听到这个神仙一般的和尚说到自己父亲晏驾,他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只不过在元昌面前,还要做出来几分当儿子应有的悲伤神情。
  看着高纬假模假样的哭了几声之后。元昌劝慰了几句,随后继续说道:“陛下,太上皇虽然晏驾不过大齐尚在。现在有南朝这样的世代大敌。旁边还有一个北周为肘腋之患。陛下登基之后,还请早做打算,以防外敌趁虚而入。还有太上皇的旧班底此时也可以功成身退了,陛下主政自然还有陛下的班底。”
  高纬这几年在高湛的打压之下,已经养成了懦弱的性格。大小事情都是太上皇做主,需要自己办的事情也是元昌和尚代劳。现在让他自己拿军政大事的主意,他自己便开始头疼起来。

  犹豫了半天之后,高纬唯唯诺诺的对着元昌说道:“元昌大师,你本来就是高氏宗族的至亲。这几年又是你来辅佐朕,朕年纪尚小,外敌又在虎视眈眈。还请大师还俗,保我大齐的江山稳固……”
  第二天一早,北齐太上皇高湛晏驾的消息便从皇宫当中传了出来。在京当中的数十位藩王都赶到皇宫为高湛守灵,高氏一族自打开国皇帝高洋以来,就有叔夺侄皇位的传统。当下看着几十个叔叔都涌到了皇宫当中,小皇帝高纬还是显得格外紧张。眼睛目光一直不离站在他身边的那位高僧元昌。
  这时候的元昌已经亮明了身份,他是先帝高洋留下来的一脉。因为醉心佛法,已经出家为僧。不过有几位东魏时期见过元昌和尚的老人,看到皇帝身边这位和尚吓了一跳。这和尚非但姓名和当年那位圣僧一摸一样,长相也没有丝毫的偏差。当初这位皇子留了头发就觉得眼熟。现在剃了光头便是活脱一个圣僧元昌。不是说是高氏一族的血脉吗?为什么一点都不像先帝高澄、高洋,反而和那位几乎等于神仙的元昌这么惊人的相似……

  不过在先帝的灵柩前谁也不敢多嘴,这几个老人只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哭哭啼啼守在先帝的灵柩之前。按着当时北齐的规矩,皇帝的灵柩要停放十三天之后,才可以入土安葬。因为担心尸体腐败。棺椁里面安放了大量防腐的香料。整个宫殿当中都弥漫着这让活人有些不安的香气。
  就在礼官在灵前宣读祭奠先帝祭文的时侯,一个身穿王袍的中年男人在中护卫的簇拥之下到了灵柩前。来人到了灵前之后,便倒在棺椁上放声大哭起来:“陛下。弟高唤来晚了,让你被奸佞小人害死……陛下你在天有灵,保佑兄弟我给你报仇。不管害你那人是多大的爵位。就算是你的亲生骨……”
  来人是高洋、高湛的弟弟上党刚肃王高唤。因为此人是庶出,当初封王的时侯直接将他赶到了上党。他们兄弟多年不见,到现在高湛一辈当中也只有这位上党刚肃王这一位同辈之人了。
  “高唤王兄,你悲伤过渡开始说胡话了吗?”元昌看到皇帝脸上已经露出了怯意之后,不紧不慢的向前一步,挡在了小皇帝的身前。随后继续对着还趴在地上痛哭的上党刚肃王高唤,继续说道:“太上皇晏驾,皇帝陛下正在悲痛当中。你却在这里说什么太上皇被亲生骨肉谋害,太上皇最亲的骨肉便是当今陛下。你想暗示什么?”
  高唤是从封地快马加鞭赶过来的,除了他自己之外,邺城外还有他藩属的两万人马。本来以为太上皇突然晏驾,小皇帝不懂事正是自己下手谋夺皇位最好的机会。而且他们高家有叔叔祈福侄子的传统,凭什么自己几个哥哥能废了侄子自己当皇帝,轮到他就不行?
  按着高唤的谋划,自己数万大军就在邺城城外,只要自己在灵堂上突然发难。城外的大军同时响应,这个十几岁的侄子还不得乖乖将皇位让出来?就算暂时得不了皇位,一个摄政王也是妥妥到手。只要皇帝控制在自己手里,过个一年半载掌控了朝局之后,废掉这个小皇帝,自己登基坐殿还不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吗?说起来这也算是他们高氏一族的传统了。
  没有想到小皇帝的身边多了一个和尚,看着这个和尚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当下高唤向手下护卫使了眼色,其中一个护卫竟然在灵堂当中将自己的腰刀抽了出来,对着元昌说道:“哪里来的贼和尚!我家上党刚肃王和陛下说话,有你插嘴的份吗?你在陛下面前无礼。那我便替陛下清君侧……”

  一句话没有说完,竟然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在太上皇的灵柩前要砍杀元昌。这个时侯。皇宫的护卫一股脑的将高纬围了起来,却没人去理会这位元昌和尚。
  而元昌似乎也不用保护,看到高唤的护卫拔刀要砍杀自己。和尚不急不忙的向后退了一步。眼看见这一刀就要砍在他身上的时侯,元昌的手里突然多出来一张符纸对着来人的面门甩了出去。
  符纸接触到这人面前的一瞬间,突然爆发一声巨响。随后符纸变成了一个火球,瞬间笼罩在了这护卫的头上。这人“哇!”的一声大叫,也顾不上什么元昌了,直接丢了腰刀,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不过无论之人这么翻滚嚎叫,头上的大火也没有一点要被熄灭的意思。知道片刻之后,这人身体不在挣扎。倒在地上气绝身亡。而那大火也没有熄灭的意思,直到将他的人头烧成了焦炭,火焰这才慢慢的消失。

  护卫头上这火也奇怪,别看脑袋变成了黑炭,却不继续往下烧去。直到火焰熄灭的之后,他身上传的衣服都没有被大火引着。
  这个时侯,灵堂上的百官重臣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呆住了。想不到这位昔日的高昌殿下竟然有了这样的本事……
  高唤这边也被元昌的本事吓懵了,这时他才明白今天这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弄不好自己城外的援兵没到,他的人早就被这个元昌和尚施法害死了。当下高唤也是能屈能伸,跪在了高纬的面前,将黑锅扣在了这个已经死透了的护卫身上。
  而元昌也不想再起事端,他现在施展不了术法。刚才只是用了当年在问天楼学到的本事。使用了引火符作为媒介才烧死这个护卫的。如果对方这些人真的一拥而上,或许自己还是会赢,不过身上多少就要受点伤了。这个时侯。元昌只要一受伤,他圣僧的光环便会消失。这样不利于他事后的谋划。

  最后,在元昌的受益之下,高纬也免了高唤的罪过。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收走了护卫的尸体之后,大家继续为太上皇守灵。忙忙乎乎了一天之后。天色彻底的黑了下来。高纬在元昌的陪同下回到寝宫休息,剩下的高氏子弟继续留在灵堂守灵。
  日期:2017-10-17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