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25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辰?他有这个胆子吗?
  我觉得有,但是他的嫌疑不是最大的,因为,虽然他有,但是他不一定有这个实力。
  这件事,让我很苦恼,也很愤怒,我最愤怒的是陈辉的表现,一点都不像一个男人。
  “你可以进去了……”
  我听到医生的话,就急忙走进病房,我看着李瑜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她眼睛里带着痛楚,我走过去,握着她的手,我说:“为什么要回来?我能应付的?”
  “我不回来,就要给你烧纸了,虽然你心里没有我,但是我心里始终装着你。”李瑜平淡的说。
  她的话,让我有点无地自容的感觉,我看着她,我说:“我心里一直都有你,只是,我是个男人,心很大,所以……”

  李瑜喘了一口气,说:“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只是,你心里还有别人,装的太多,有时候应接不暇,有时候会有偏私,有时候会有遗漏,这就是你们男人,跟我们女人不一样,我爱一个人,就死心塌地的爱着他,就想跟他平平淡淡的过下去,我是传统的女人,非常传统,而且,还是出生在广东的一个大家族里,所以,你可以怀疑我别的,不可以怀疑我跟别的男人有什么暧昧。”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昏头了,我是昏头了,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不会了。”我紧紧的握着李瑜的手说。
  李瑜听到我的话,眼泪就掉下来了,我摸着她的脸颊,很不忍心,她说:“不要在跟仇云有任何关系了,他成为了你我之间的一道伤疤,尽管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只要跟他之间有任何来往,你心里都会有芥蒂,就像是在揭我们的伤疤一样,就算不说,但是也很疼。”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四大家族的事情,你不用在过问了,我不希望你的贫血,成为威胁你生命的事情,好好的养伤。”
  李瑜闭上眼睛,嘴角有些颤抖,我知道是疼的,背后被砍了出来那么一条伤疤,怎么可能不疼?我背后被砍过,那种被撕裂的感觉,让我终身难忘,我亲吻着李瑜的手,为什么跟我在一起的女人,没有一个人是完好的,都要挨刀子,都要受到伤害。
  是我不够好,是的!
  我站了起来,走出去,看着外面的陈辉,我说:“像点男人的样子,告诉你,你老子是黑手发,别他妈想跟妈宝一样,听到了没有。”
  他点了点头,我甩手就是一巴掌,打的他发颤,我说:“哑巴?不会说话啊?”
  “知道,知道了……”
  我听着他的话,就很生气,聪明是有,但是太没种了,看到血都吓的面容失色,这还是男人吗?
  我走到梁英面前,我说:“那几个保镖怎么样了?”
  “死了两个,还有两个重伤……”梁英说。

  我闭上眼睛,他们也算是尽忠了,我说:“发安家费吧,每个人发一百万,后续工资,继续从公司里面结算。”
  “我们有合同,其实,你大可不必。”梁英说。
  我挥手,我说:“这是我的心意,按照我说的去做吧,另外,在请安保公司,请十几个保镖,帮我保护李瑜,禁止任何人接触他,尤其是仇云。”
  梁英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田光的电话,我就深深吸了一口气,妈的,跟我玩黑的?现在黑阎王来了,我让你们看看到底谁更黑。
  我吩咐了一下,就离开了医院,我坐在车上,手有点发抖,是的,这一次,真的是死里逃生,虽然我经历过很多次生死,但是每一次都是一样,心还是会害怕,人还是会紧张。
  我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我拿着脖子上的佛牌看了一眼,上面被砍的痕迹很明显,这块佛牌是陈玲给我求的,我本来是不信的,但是现在,我怎么感觉,心里毛毛的,如果不是这块佛牌给我挡了那一刀,估计,我现在胸口都被开膛了,就算李瑜开车回来救我,也不见得能救活我。
  我握着佛牌,有点魔怔的说“阿弥陀佛……”

  我从来不信鬼神,但是这个时候,也禁不住念叨起来,这块佛牌,我会一辈子带着的,等我下次去泰国,在去还愿吧,这种事情,不信,它又发在你身上,所以,不得不信啊。
  车子开回了别墅,我下了车,回到别墅后,我看到了在别墅里坐着的田光,还有在参观的陆拾鱼,看到我回来了,阿宝就急忙回来,担心的看着我,说:“飞哥,怎么了?你怎么这么多血?”
  我挥挥手,疲倦的坐下来,田光打量着我,说:“你又被人给干了?”
  我听着就说:“得罪的人太多,没办法。”
  “噢,我得罪的人,似乎比你还多,但是为什么没有人动我?那是因为你不够狠,他们都不怕你,都不知道动了你,有什么后果,所以他们敢肆无忌惮的搞你。”田光冷冷的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是没有田光那么狠的,我看着他,我说:“你带了多少人来?”
  “不多,但是够用,马帮五十,兄弟五十,也就百十来人,谁动了你?”田光冷冰冰的问。
  我听着,就说:“有那么几个怀疑对象,但是,没有证据。”
  “哼,邵飞啊,你就是那么天真,你要是想杀一个人,会给他留下证据吗?显然不会,你只要知道谁会对你不利,然后他又动了你,而你要做的,就是打回去。”田光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他又说:“这不是报复不报复的问题,这是气势的问题,你需要把气势打出来,要不然,你被别人给干了,你还不还手,别人会怎么想?会认为你好欺负,所以,下次有什么不顺心的,或者你又得罪了什么人,他们还是会搞你。”

  我看着田光,我问:“你的意思是?”
  “打回去,我帮你打,记住,对待你的敌人,或者不服气你的人,你就不能让他们活。”田光霸气的说着。
  我听着,就咬着牙,我说:“你说的对,他叫仇云……”
  对于李瑜,我心中充满了愧疚,我不应该因为我的小心眼,就去责怪他什么,李瑜是个传统的女人,虽然她留过学,虽然他看上去是个女强人,但是,其实,在骨子里,她还是个小女人,他的野心,也只是建立在男人的肩膀上。
  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就告诉我,她想做一个成功人士的老婆,在家里相夫教子,她的野心,也只是我能成功而已,所以我不应该让他背负太多,也更不应去怀疑她。

  仇云不管对他做了什么,又或者对李瑜有什么企图,那都是仇云的事情,跟李瑜没有关系,所以,我不应该因为仇云的做法,而牵连到李瑜。
  是的,这么做是错的。
  早晨,我换上西装,带上手表,穿上皮鞋,把自己的头发梳的很油,整理我的胡子,一切准备好之后,我下楼,捏着手指,我看着黄广站在楼下,他说:“师父,料子已经送到了,朱先生也签收了,他很满意。”
  我听着就点头,我看着陈辉,他脸色难看,黄广又接着说:“师父,朱先生让我给你带句话。”

  我说:“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