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72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弘又在一旁有点听不下去了,道:“听你们说话太费劲了,我就索性把这点事儿挑明了吧。”他看着鲁源,道:“我们出来两天了,这一路住酒店你闺女跟李老弟都是住的一个房间,你老小子要是豁的出去闺女,你就接着棒打鸳鸯。”
  得,这点事儿全捅出来了。灯对灯,火对火,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谁他吗都甭藏着掖着了。
  一旁的小芬听到这里,真恨不得扑过去抱着这位叶伯伯亲两口。

  鲁源勃然大怒,看着李牧野,问道:“老叶说的全是真的?”
  李牧野平静的与之对视,点头道:“就算全是真的,你也别指望我现在叫你一声岳父。”
  鲁源更怒,脸红脖子粗,瞪着牛豆包似的大眼睛:“你小子是什么意思,想不认账吗?”
  这老小子口风变的太快,李牧野都被他弄懵逼了,反问:“你什么意思?”

  鲁源意识到失言,嘴硬道:“俺没什么意思。”转而问小芬:“闺女,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鲁少芬道:“爸,既然叶伯伯把话都挑明了,那我也跟你把心坎里的话说说,我跟牧野之间短时间内是不会考虑结婚的,他是您闺女自己选的男人,无论好坏,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爱他,因为他跟你一样是一条江湖里趟出来的好汉,还因为他有一身本事能让我信服,你闺女虽然没什么大出息,可自问眼光还不算低,日子是过给自己的,合不合适也得自己说了算!”
  言下之意,我认定这个男人了,你甭管了。
  鲁源一脸苦相看着闺女,比划着食指点了几下,放下手又抬起又指了指,随即转脸看向李牧野,问道:“俺孩儿的话你都听到了,兄弟,俺最后再这么喊你一声,你给俺说说,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
  “爸,你别逼他!”小芬抢着说道:“大叔他对我够好了,我对他什么奢求都没有,就想留在他身边当一辈子小助理。”
  鲁源的眼睛瞪的老大,吃惊又愤怒的看着女儿,又看了看低头沉默的李牧野,忽然笑了,道:“你们两个跟俺开玩笑呢,逗俺呢,你们两个这次回来是要结婚的对不对?特意回来问俺的意见的,就是这么回事,被俺说中了,对不?”
  李牧野看一眼小芬,她也正看过来,四目相对,一个摇头一个点头。小芬摇头的时候看到李牧野点头,顿时面露喜色,随即却抢着道:“爸,你快别说了,全是瞎乱猜,我才虚二十二岁,法定婚龄都还没到呢,再说,到了我也不想结,我现在管着牧野集团财务和人事的印章,每天睁眼睛到闭眼睛,只要想干就有干不完的事情,啥都顾不上了。”
  鲁源听到财务和人事的印章几个字的时候明显眼睛一亮。以他的见识,怎么会意识不到这几个字意味着多大的信任和偏宠。在没办法挽回的情况下,他当然是希望女儿能得到更多保障,比较而言,那一纸婚书又怎么比得上这以全部身家托付来的更可靠?这就好比当年张学良身边的赵四小姐,虽无于凤至的名分,却有着不可同日而语的专宠和权力。
  他看了看吃了秤砣铁了心的女儿,又瞅了瞅惫懒无赖的某小老弟,终于倒吸了一口冷气,转脸对叶泓又说道:“大哥你说的对,儿大不由爷,年轻人的事情随他们自己安排吧,咱们是有今天没明天,管不过来那么多事了。”

  这就算是默许了。
  小芬在高兴的同时又不免有些伤感,老鲁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中难掩落寞,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岁。李牧野站起身拉着小芬走到鲁源面前,一起深深鞠了一躬,难得正色的说道:“其实我也没准备好叫你一声岳父大人,那就先跟你说一声谢谢吧,我会跟你一样,在危难时刻用生命来守护她的。”
  鲁少芬伸出手掌,亮出掌心里一枚弹头,道:“爸,我相信这东西比世间任何结婚戒指都浪漫隽永,请你也相信女儿的选择,成吗?”
  鲁源热泪盈眶,嘴唇哆嗦了几下,竟一时哽咽住了,他转过脸去,起身道:“不管了,想管也管不了啦。”放下了这桩心事,鲁源又成了鲁大师,招呼叶泓又:“叶大哥,陪我出去走走吧,想起城里有一个当年故友,或许跟你我连续遭遇麻烦有关,咱找他唠扯唠扯去。”
  叶泓又看一眼淳于兵兵,彼此会意的点头,欣然接受邀请。
  李牧野觉着有事儿,有些莫测高深,征询的目光看一眼淳于兵兵,问:“什么情况?你们这是想起什么了?”
  淳于兵兵坐在街角的椅子上,看着两个老男人在那边独处,从回忆的长河中打捞解决最近困惑谜题的线索。一名环卫工人在风中捡拾垃圾袋,一对儿遛弯的老年夫妇正驻足歇脚。
  一个小男孩儿走过来,忽然问,那边的伯伯胡子都老长了,怎么还哭了呢。淳于兵兵看了他一眼,感慨的:简单的说,是大冷天风吹的,复杂说呢,就是难啊,一个老男人的泪水,难说的复杂,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啊。
  小男孩儿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样子,应该还听不懂复杂的回答。但淳于兵兵偏偏很正式的回答了他的问题。这么小的孩子在这么晚的时间出现在这里,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淳于兵兵只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问,什么也不说,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可以坐在这里。
  人是擅长独处却又渴望伙伴的群居动物, 温暖别人的孤独时,其实也舒缓了自己的寂寞。

  “姐姐,你是在等人吗?”小男孩儿果然坐在了旁边。
  “姐姐?”淳于兵兵愣了一下,笑了,点点头,算你猜对了。反问:“你呢?这么晚,怎么一个人出来了?”
  “可不就是姐姐吗?”小男孩儿看着她,认真的说道:“你都这么老了,难道我还能叫你妹子?”
  淳于兵兵感到腿上刺痛酸麻了一下,微微怔了一瞬,叹了口气,道:“我若结婚早一些,养出你这么大的儿子也不奇怪。”
  小男孩儿笑了起来,看过来的目光竟是阴测测的,他白嫩的小手上拿着一支纤细的注射针筒,得意的:“你长得这么年轻,咱们若是早十年遇上,你给我做老婆其实也不错。”

  “可惜。”淳于兵兵说道:“我的意思是你遇到的人是我这个从小在药罐子里泡大的,不瞒你说,我对致幻类药物免疫,神经毒素和溶血类毒素对我也没有效果。”反问:“不知道你对麻痹类毒素是否免疫呢?”
  “你什么意思?”小男孩儿警觉的目光看着她,忽然发现淳于兵兵手背上正趴着一只小蜘蛛,不禁面色大变,道:“你,你对我做什么了?”
  “你应该问这小东西对你做什么了。”淳于兵兵把手背上的蜘蛛给他看。
  那是一只画背黑皮,斑斓美丽的蜘蛛,只有小拇指肚大的身体,看上去小巧玲珑的。
  日期:2018-02-28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