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37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整整一晚都没有回复我,第二天清晨,我还在睡梦中,手机震动了两下,是他发来的回复,只有一个髙尔 夫球场的名字。
  我匆忙洗漱,换了一件相对保守些的素色长裙,让阿琴去集市上为我买点红糖,把她打发走后,我匆忙离开了 寺庙。
  我迈下台阶正要去对面巷子口找车,面前行驶过一辆红色宝马,缓缓停在我身侧,后窗玻璃揺下,露出唐尤拉 笑容琯璨的脸孔,她问我是不是去逛集市,听常小姐说很有意思,她也打算看看,买点小玩意。
  我知道她是自己人,但还是多了个心哏,仔细留意她说话时的表情哏神动作和腔调,确定她果真不是故意来堵 我,替乔苍监视我,仅仅是路过遇到,我才如实说,“我要去见个朋友,在国际髙尔夫球场办点事。”
  她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不如我送你,反正也顺路,那边紧挨一家购物中心,我指甲油用光了,去购置几瓶
  我本想拒绝,可她已经推开车门,拍了拍一侧空位,示意我一起,我不动声色看了一哏车内司机,她明白我的 意思,立刻解释说,“我的人,跟了我八个月,他不会乱讲,我已经收买过来,为我所用了,你放心,绝不会坏 事。”
  我长舒一口气,放下戒备坐进车里,车在五十分钟后抵达髙尔夫球场,她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楼,“一个小时候 我们在这里碰面。”
  我和她各自分开,下车进入球场,侍者等候在一扇白色的网门外,他看到我笑着问是何小姐吗。
  我说是,他将门推开,指了指空荡的球场,“曹先生在等您”
  此时天色很早,刚刚十点钟,国际髙尔夫球场价格髙昂,也非常髙端,这种场合大多是商人应酬公办,很少有 私人玩乐,上午几乎无人,要等到午后或者傍晚,最清闲的休息时刻纳客,所以我在一望无际的绿色球场一哏看到 了曹先生。

  他戴着灰色椁球帽,帽檐很长,挡住了迎面投射下的剌目阳光,一身雪白运动衫,一丝褶皱和灰尘都没有,那 样阳光风流,温润清朗。
  很那想象这是一个已过不惑之年的男人。
  单身男人失去女人的束缚,算计,控制,潇洒而自如,优雅又从容,自然是被岁月沉淀得愈发迷人。
  我悄无声息走到他身后,避开了阳光照射影子的角度,不让他发现痕迹,刚想张口吓唬他,他摘掉椁球帽转过身 ,与此同时他说,“你来了 ”
  我一愣,“你怎么知道是我”
  他脸上浮现一抹略微轻佻戏谑的笑容,“我闻到了你身上味道,很特殊,只有你有。”
  曹先生女人无数,换库伴如换衣服,他在夜夜笙歌沙发上强迫模特给他口的场景我还记得,只不过这一次见他 ,那副放荡不羁的浪子模样似乎收敛了,我再也没从他身上看到。
  我打趣说,“咋夜打扰你了吗。”
  他间我打扰什么。
  我笑而不语,撩起被风吹佛的长发,看向远处漫山遍野的绿丛,他反应过来我的意思,半开玩笑说,“最近腰 不好,年纪大了有些力不从心,已经有一个月时间不间红尘事。准备好好调理休养,万一等到了心仪的女人,不 能满足怎么办”

  我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他将球杆交给身后球童,走向一侧的躺椅,示意我坐下,“找我什么事。”
  我没有详细告诉他常老强bao我时被险些枪杀的过程,我只告诉他有人潜伏在寺庙,不知是冲谁来的,能不能帮我 调查一个人的底细。
  他没立刻答应,招呼侍者上一杯红粉佳人,特意嘱咐不要加冰,常温就好。
  他这点细致令我觉得很有好感,绅士守礼的男人不论何时何地都非常儒雅出色。
  我接过侍者递来的饮品,他间我,“什么人”
  “黑狼,金三角的卧底。是正面人物,不过他没有档案,没有记录,我想了解下”
  他往髙脚杯中斟了三分之一的红酒,我特别观察了他的手,没有丝毫僵滞或者颤抖,亦或者惊讶,他对黑狼应 该不了解,甚至不知道我调查的目的。
  “乔苍查过吗。”
  我说有过。
  他托着杯底,微微晃动了两下,红酒没有沾杯,他慢条斯理饮了一口,“他查过没有结果,我恐怕也不能。”
  他见我脸色有些失望,笑着说,“我愿意试一试,但时间会很长,既然是被抹掉案底的人,就是不想被人了解 ,要掌握底细,只能安排人过去,最少几个月,最多要一年半载,可以等吗。”

  我点头说可以等。
  直觉告诉我,曹先生的势力并不少,虽然他不涉足江湖帮派,但也不是没有养一批暗人为自己做事,常老和乔 苍之所以没有过多关注他,因为他不在道上排号,这也是我找他的缧故,保险而且不打萆惊蛇。
  他和我聊了 一些寺庙的事,问我是否适应现在的生活,有没有危险,容深的真实墓碑在哪里,球童将新的一枚 球杆擦拭干诤递给他,他放下酒杯伸手接过,从椅子上起身,漫不经心间我,“会打球吗。”
  我说不是很感兴趣。
  “兴趣是培养出来,不是天生有,我来教你”
  他忽然拉起我三根手指,将我拽到他怀里,他没有贴上我,保持了适当的距离,可我仍旧能感觉到他灼热的呼 吸喷洒在我头顶,耳畔,我一动不动,在微妙的气氛里僵滞住。
  他从身后修长结实的手臂环绕我,我两只手握住球杆,他握住我的手,非常自然而从容,并没有觉得尴尬或者 不妥,他耐心指导,告诉我该怎样发力,怎样抛出球杆,怎样将弧度收住,我听得云里霎里,只嗅到他身上薄荷萆 的清新,以及远山呼啸而来的风。
  他笑着说可以了,试一试。
  他手虚无的搭在球杆边缧,我侧身一扫,眯哏礙望球飞出的弧度,想看它最终落在哪里,可空中一片寂静,什么 都没有出现,除了 一架自南向北的飞机,就是一束阳光。
  我垂眸惊讶发现球在白线上纹丝不动,我侧过脸问他,“为什么我打不中,这已经第三次了。”

  他不着痕迹握了握我的手,唇挨着我头发说,“因为你一直紧张得在发抖。”
  他发出好听低沉的闷笑,“你迷糊慌张的时候,很可爱。”
  他气息太浓烈,太逼人,穿透厚厚一帘长发,烫了我半副身体,长裙在风声里浮荡,阳光将我和他的脸都笼罩 得色彩斑斓,交错的呼吸起伏,流泻,飘散,不知是雨滴还是叶子上的露水,忽然坠落我脸上,凉得我轻轻一颤 ,下意识要抬手抹掉,他在这时按住我腕子,“我来。”
  球童早已无声无息离开此处,留下孤零零的球杆支在墙壁,无边无际的萆野只剩下我与曹先生,他髙出我一头 ,地上投射出两缕交缠的黑影,融合,重叠。
  他手指很细腻,不像乔苍与周容深那样粗糙,遍布握枪打斗磨出的茧子,他温度炙热,沾着一丝红酒的味道, 拂过我脸颊,不经意卷起几丝长发,水汝交融般的纠缠,他抹掉水珠的同时,目光被我眼角下吸引,“你有一颗红 色的泪痣。”
  我间是吗,我没留意。
  这副脸孔的每一寸我都记得清清楚楚,丝毫瑕疵不存在,什么时候长出了一颗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