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9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啪啪……
  忽然,房间里响起了一阵掌声。
  裴子默猛地转过头,就见董雅洁正一边鼓掌,一边对着他笑。那笑容很妩媚,美的令人心颤,可看在他的眼里,却像是一根带有剧毒的针,狠狠的刺进他的身体。
  瞬间,极度的耻辱感毒蛇一般缠绕住了他的心脏。他知道,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获得董雅洁的青睐了。

  “精彩!实在是太精彩了!”鼓完掌,董雅洁甜甜笑着说,“裴先生,真的很抱歉!之前是我误会你了,原来你把我叫到这里来,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演一场戏哄我开心啊!真是让你费心了,我很感动。”
  话说完的时候,她甜美的笑容已经变得轻蔑无比,最后丢给裴子默一个像看落水狗一般的眼神,转身离开。
  “雅洁,你……你听我说……”
  裴子默还想挽回一下,可董雅洁显然不可能给他这个机会。

  “裴子默,送你一句话:跟我们家萧晋比起来,你就像是金子旁边的一坨狗屎一样,虚有其表,令人作呕!
  回家吧!如果你不想受到更大的羞辱的话,回去就提出退婚,理由随便你说,怎么诋毁老娘都行,老娘不在乎。”
  望着董雅洁飘然远去的背影,裴子默目呲欲裂,尤其是一想到她那么自然的说出“我们家”这三个字,嫉妒之火就冲散了他仅存的一点理智。
  高高的抬起脚,然后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跺了下去。
  只听“咔嚓”一声,张经理大声惨叫——他的一条胳膊被生生踩断了。
  电梯前的董雅洁听到这这声惨叫,嘴角冷冷一勾,挺胸抬头踏进了电梯。
  “我们家”这三个字是她刻意说出来的,目的就是最大限度的刺激裴子默,现在看来,效果不错。
  虽然打伤人这种事情对于裴家而言并不算什么大事,在龙朔的地界上,董家也不可能袖手旁观,但不管怎样,裴子默总是要在局子里走一遭的,这种丑闻一出,再去解决两家的婚约问题,也就相对会简单许多了。
  身为一名在商界打拼出一个知名集团的女强人,董雅洁怎么可能会是一只任人欺负的小白兔?她长这么大,给她吃了亏还能让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只有一个人。
  想到那个人,董雅洁就只觉得胸腔里有股说不出的欢喜要炸出来,一走出电梯,便掏出电话,拨了那个家伙的号码。

  电话一接通,她就豪迈地说:“萧小明,如果你现在就在龙朔的话,老娘绝对会亲到你怀疑人生!”
  说完,她就把电话挂了,深吸一口外面沁冷的空气,大踏步的朝座车走去。
  囚龙村里,萧晋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卫星电话,满脸都是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的表情。
  良久,他才摇着头自言自语道:“今儿个是怎么了?十二岁的孩子要学男女摔跤就已经够雷人的了,董雅洁那个死拉拉又犯什么神经病?还亲到老子怀疑人生,老子干到你怀疑人生还差不多。”
  收起电话,转身走回教室讲台,抬眼看见最后一排的那个丫头,他的牙就习惯性的疼了起来。
  梁二丫说晚上之所以要好好听房,是因为她觉得这是一个好妻子必须掌握的“知识”。
  在遇到这丫头之前,萧晋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妻子”这两个字吓得差点儿心肌梗塞。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他绝对不会再在那个山洞里亲梁二丫的脸蛋。只可惜,时光不能倒流,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吃,眼前的麻烦依然还是麻烦,必须解决。
  好在不幸中的万幸,两人之间有一个所谓的“六年之约”,他还有六年的时间慢慢想办法,当务之急,是要让梁二丫晚上不再听房。

  可是,这种事儿,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才十二岁的小丫头沟通啊!光是想想,就觉得应该被拉出去当人民的败类给枪毙掉。
  郁闷的上完课,中午回到家,见周沛芹正端着一盆洗完的菜向厨房走,他眼睛一亮,冲过去把盆夺过来往赵彩云怀里一塞,就拉着小寡妇朝堂屋走去。
  “什么?”听完萧晋的叙述,周沛芹惊得险些跳起来,“你说二丫她……她对你……”
  萧晋苦着脸点点头:“这件事是我不对,可我也没想到她一个孩子也会想那么多啊!”

  周沛芹显然有些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呆呆的消化了好长时间,才蹙眉说:“怪不得那丫头跟你那么亲,以前我以为她跟小月一样,只是把你当成了父亲,现在仔细想想,好像确实有很多地方都和小月不同。”
  “是啊!”萧晋郁闷的抓抓头发,说,“我在家的时候,几乎每次你晚上去陪小月睡,她都会过来找我,好说歹说都不行。沛芹姐,你快帮我想想办法吧,我是一点辙都没有了呀!”
  看见他急得抓耳挠腮的样子,周沛芹笑了一声,白他一眼,嗔道:“怪谁呢?还不是你自己不老实,就喜欢对人家小姑娘动手动脚。”
  “可她明明还是一个孩子啊!”
  “在我们村里,十二岁可算是大孩子了,十三四岁就成亲的,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那咋办?”萧晋都快哭出来了,“彩云和巧沁跟了我,我还能厚着脸皮求你原谅,要是那孩子……我可就只能一死以谢天下了。”
  “行啦!事情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拍拍他的手背,周沛芹安慰道,“不管怎么说,二丫都还小,这种事懂的也不多,回头我说说她,慢慢的就好了。”

  “这么简单就行?我可是愁好几个月了都。”萧晋明显不信。
  “你一个大男人哪里会知道小姑娘心里在想什么?”周沛芹笑着说,“你要早告诉我,这事情早就解决了。”
  “好吧!那就交给你了。”对于周沛芹的自信,萧晋还是持怀疑态度,但他也不能继续打击她积极性,于是便说,“对了,昨天我刚发现,那丫头不光是鼻子很灵,耳朵也很厉害,咱们晚上那个啥,她可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你说啥?”周沛芹俏脸腾地一下就涨得通红,颤声道,“她……她都能听得到?”
  萧晋点头如鸡吃米:“只要她想听,我估计连水声都听得清清楚……”
  “别说了!”周沛芹害臊的捂住脸,跺脚道,“这……这让我以后还怎么面对那孩子呀?羞死人了!”
  萧晋就是看不够这个女人害羞的样子,笑着将她拥进怀里,掰开她的手,看着她像是快要滴出血来的脸调笑道:“还记得昨晚到最后的时候你说的那句话么?萧,再快……”
  “快住嘴啊!”周沛芹将他扑倒,死死的捂住他的嘴,带着哭腔哀求道:“求你不要说了,你非要我再也没脸见那个孩子么?”

  日期:2017-09-25 06:2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