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315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人沿着村两委西南角的胡同往里去,找了一圈没找着,就向胡同里还没来得及转移走的一户村民询问。
  那村民指着北边说道:“塌陷的地方离我家很近,感觉轰隆声响就在房根底下,你们去北面跟我们家正对的那个院子里看看吧。他们家没人住,发生了塌陷外人也不知道。”
  三人按他所指方向,绕到他家北房房根下的胡同里,很快发现了那座荒废的宅院。院子关着门,但是院门两旁的土墙已经垮塌了大半,最矮的地方只有一米不到,抬腿就能迈过去,可以由此入院。院里都是荒草,北房与东厢房都已经破败不堪,看样子荒废有个几十年了。事实上这种土坯为墙灰砖建房的老宅院,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从大多数农村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红砖楼板的新农村样式房。

  李睿看了看北房与东厢房,皱眉道:“这儿是塌陷现场吗?房子好像没受到波及啊。”
  “怎么有股子放鞭炮的味儿啊?你们闻见了没?”
  马若曦来到垮塌的院墙前,正想抬腿迈进去,忽然闻嗅到空气中飘荡着一丝不浓却也非常清晰的火药味。
  李睿抽鼻子闻了闻,也能闻到一丝淡淡的鞭炮燃烧爆炸后的味道,问马玉明,后者摇摇头,表示没闻到。
  “嗯?怎么墙头上还有这么多脚印儿?”

  马若曦眼尖,一眼发现可以迈过去的垮塌墙头上有很多密集杂乱的脚印。这是一道土坯墙,由于风化雨雪的侵蚀,表面的土坯已经化成了土粉,踩上去就会留下脚印,眼前这些脚印非常清晰也非常深刻,似乎是刚刚留下不久的,不少脚印里还带着颜色较深的黄土。
  “难道有人住在这儿?”
  李睿自言自语的说道,但是刚说完就摇了头,看院子里的环境,别说住人了,怕是柴狗都不愿意住进来,何况真住了人的话,人家也会从正门进出。
  马若曦横他一眼,自是在鄙视他这话的愚蠢,抬起大长腿迈过墙头。李睿急忙出手相扶。
  “哎?这是哪来的黄土?散落了一路?”
  马若曦刚站到院里,就发现脚下有一条肉眼可以辨识的黄土形成的痕迹,落点不均,大致落在了宽度十公分的范围内,向院子中心延伸,形成了一条有形无实的土路,沿着这条土路走过去,便来到了水井的旁边,到这儿抽鼻子一闻,火药味儿可是更重了,往井里看,井里都是颜色较深的黄土,看样子刚从地里挖出来不久。

  “过来,你闻闻,这儿的火药味可是更重了!”
  马若曦向李睿招手召唤,说完半蹲下去,回头看了看地面上那条黄土路,又看看井里那些黄土,喃喃的道:“这明显是有人从外面运来黄土,再往井里倾倒进去,可这又是什么意思?填井吗?可为什么没有填满?再说这院子都没人住了,谁没事儿撑得过来填这口井啊?”
  李睿走到她身边,蹲到井口闻了闻,这里的火药味果然更清晰,又看看井里的黄土,道:“你怎么知道这些黄土是有人倒进去的,就不会是地层塌陷产生的?”
  马若曦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毫不客气的骂道:“你傻呀,地质塌陷都是往地下去,哪儿有说往上来的呀?哦,你们家塌陷不往地下去,反而往上来?你们家住火山上啊?”

  二人身后站着的马玉明听了就笑,心说李县长这位干妹妹还真是牙尖嘴利,怪不得能当记者。
  马若曦骂完李睿还不解气,抬手捏住他下巴,扭动他的脑袋,让他看向来路上那些遗落的黄土,道:“你眼睛不好使呀?没瞧见这些散落的黄土嘛,都快形成一条土路了,这多明显的证明啊,显然有人从外面运来黄土往这口井里倾倒,路上不小心散落下去,留下了痕迹被我发现。”
  李睿推开她的手,道:“可这又能表明什么?”
  马若曦蹙眉道:“你别问我,你自个儿想。墙头儿上的脚印和路上的黄土都是新鲜的,肯定都刚留下不太久,最久不超过一天,井口这里还有火药味,很明显这里在不久前发生了什么。”
  李睿挑眉道:“发生了塌陷啊,还能发生别的什么?这里是塌陷现场应该跑不了了。”
  马若曦白他一眼,耐着性子说道:“老天爷赐给你一副脑子是给你用的,你动动脑子好不好,眼前这些都是地质塌陷的场景吗?地质塌陷井里会往上冒土?土还喷到井外来了?井口这里还有浓郁的火药味儿?墙头儿上那些脚印又怎么解释?”
  听她这么一说,李睿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懵懵懂懂的道:“你说的这些问题先不急找到答案,我发现一个新的问题,这里应该就是塌陷现场了,但竟然找不到半点塌陷所形成的灾害场面?”

  马若曦紧蹙秀眉,说道:“所以说,这件事十分蹊跷。”
  李睿脑中恍恍惚惚,稀里糊涂的不知道想什么好,但某一刻,大脑忽然变得清醒万分,把今天从凌晨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全部串联起来,
  先是忽然发生二次塌陷;接着赵金友组织村民去县政府闹访,没闹出个结果来就主动返回了村子里,等自己找到他询问时,他态度前后变化又非常古怪;再然后臧宁打来电话说网上发现了反映本次事件的网帖,还有人往省里领导信箱里发举报信;接着马若曦所在报社的主编又得到消息,让她写一篇命题评论文章,但这三路都是不实虚假消息,都是在恶意诋毁攻击双河县政府;最后也就是现在,自己和马若曦站在塌陷现场这里,却看不到任何的塌陷场景,反而发现了一些蹊跷之事……啊,有点明白了。

  “若曦,这第二次塌陷的内情我还是没想通,但我已经想明白了,整件事后面有人在推波助澜,有人在利用这件事诋毁攻击我们双河县政府,而赵金友就是他手下的一枚棋子,在这件事里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至少村子里的事情都和他有关。我们现在就去找赵金友询问,他肯定知道内幕!”
  李睿兴冲冲的对马若曦说道,要不是顾及马玉明在场,早就拉起马若曦的手往赵金友家赶了。
  马若曦一脸茫然,道:“赵金友是谁?”
  一旁马玉明插话道:“赵金友是本村村民,今天凌晨发生二次塌陷后,是他组织村民们去县里闹访的。”
  李睿补充道:“但是他家住在村南,离我们所在的塌陷现场还远着呢,受到塌陷波及极轻,可他在塌陷后却表现得最活跃最积极,竟然不怕担责的组织村民们去县里闹事,而他这一步举动也给发帖人提供了图片与视频作为诋毁攻击我们县政府的证据,至少在网民的眼中,村民们和县政府发生了冲突,也形成了群体性聚集事件,要是被上级领导看到,我们这些县领导尤其是我这个主要负责人就要挨批甚至是背处分了。”

  马若曦略一思忖,道:“这么说,这个赵金友还真的非常可疑。不过他既然能组织村民们去县里闹访,肯定不是一般人,你就这样找过去问他,他肯定不会承认,你最好叫上丨警丨察,给他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最好再找到一两个证据,让他无话可说,他才会老实交待。”
  日期:2018-09-07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