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1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句话说完之后,归不归的声音便再也没有出现过。元昌长长的出了口气之后,坐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嘴里开始轻轻的背诵着佛经。等着皇帝什么时侯处理完政务再来召见他。
  与此同时,三里之外的另外一座偏殿当中。吴勉、归不归还有百无求和小任叁坐在里面。刚才归不归和元昌的话吴勉和两只妖物都已经听到,百无求当场便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么个东西你和他客气什么?当初说在皇宫里面堵元昌,二话不说直接弄死这话是你嘴里放出来的屁吧?怎么?现在这个屁你又缩回去了?是不是看着广仁一次一次的放走元昌眼馋了,你也打算放他几次?”

  “傻小子,元昌躲起来数年没有露头,现在说回来就回来。你说没有鬼,他自己都不信。”归不归眯缝起来眼睛看了不言不语的吴勉一眼,看着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之后,这才继续说道:“顺便也能看看这个小和尚的丹田是不是偷偷摸摸的修补好了,他这样是下好了套,等着我们往里钻……”
  一只能到了天黑,也没有等到皇帝的旨意下来。最后还是那位老内侍带人抬着两个食盒到了元昌的面前,老内侍对着和尚行礼之后,陪着笑脸说道:“殿下,陛下听说您回来了甚是高兴,不过陛下正在操劳军国大事走不开。特旨命人做了您爱吃的膳食,殿下您吃完之后,先去广义王府休息。等到明天陛下不忙的时侯,再特旨请您进宫。”
  “广义王府……”元昌皱了皱眉头之后,对着老内侍说道:“现在我已经皈依了佛门,去王府打扰还是不太好。还是麻烦你们在邺城当中安排一间寺庙,我前去挂单就好。”
  老内侍还在尽力巴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和尚:“不麻烦的,广义王高陵因诽谤陛下,今早已经被关押了起来。他的王府刚刚空了出来。里面的管家、下人都被关在府中看押。广义王府中是建了佛堂的,殿下您去那里休息也是再合适不过了。再说这是陛下的特旨,不去居住总是不合适的。殿下还是先吃点顺口的,吃完我便让人送您去广义王府居住。”
  老内侍说话的时侯,他身边的人已经打开了食盒将里面的六盆菜肴一样一样的端在了元昌的身前。和尚看了一眼,里面的确是自己在皇宫混皇子身份之时喜欢吃的几样菜肴。

  元昌虽然出家为僧,不过他信奉的是当年最早传入中土的佛教。并不忌五荤的,看了有些过于殷勤的老内侍一眼之后,元昌抄起来筷子,在每样菜里面都都吃了一筷子。看到元昌动筷,老内侍提到嗓子眼里的心这才算放了下去。
  有关元昌皇子的身份到现在也是众说风云的,高昌出生之后不久,宫中存放皇子生辰八字以及各种信息的宫殿便失火烧光。随后元昌的母妃也病死,母系一族已经得罪了先帝高演,几乎已经被杀光。现在想要找到一点东西证明元昌是高欢的儿子,几乎都不可能办到。
  除了这个之外,根据当年曾经见过元昌高僧的人说,高昌皇子还真和元昌大师有些挂相,传说元昌还会术法一道,这倒没有往不干净的地方去想。不过还是对这位皇子扑朔迷离的身世更好好奇起来。
  这次听说过失踪多年的元昌成了和尚又回到了皇宫,想到高昌那扑朔迷离的身世,皇帝高湛便有些不安。最后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在膳食当中下毒,直接毒死他就好,省的以后再落什么麻烦。

  没有想到元昌挨个菜肴都吃了几口,却没有一点中毒快要身亡的迹象。老内侍的脸上便出现了古怪的表情,当下他开始忙活起来为高昌殿下去广义王府居住的事宜。不过就在老内侍叫过来一个小内侍,嘱咐他先去广义王府报信。就在这个时侯,话说了一半的老内侍突然倒在了地上开始抽搐了起来,顺着他的嘴角不停的流着带血的白沫。
  其他几个内侍都被下了一跳,当下马上去请太医过来诊治。没有想到的是,去找太医的人还没有出门,老内侍已经气血身亡。他死后身体开始变得乌黑,一看便是中毒而死的迹象。
  皇宫当中有人被毒死那还了得?当下小内侍急忙要去禀告。片刻之后,偏殿里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没有人注意到那位高昌皇子什么时侯竟然悄悄的离开了偏殿……
  没过多久,老内侍被人毒死的消息便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这个时侯才想起了还有一位和尚下落不明。在皇宫里面找了一大圈也没有高昌的下落。元昌和尚的出现让皇帝有些心慌,当下晚上连续做了几个噩梦。都是一个和尚手拿法器在追自己……
  第二天一早,就在皇宫里面乱成一团的时侯,元昌从皇宫当中的佛堂当中走了出来。他这次直接向着皇帝的主殿走去。一路上有护卫前来盘查,元昌只是在这些人的耳边说了一句话,护卫们便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对着和尚恭恭敬敬的不敢继续盘查,任由元昌和尚继续向着主殿走了过去。
  不过让元昌有些失望的是,这个时侯的主殿竟然连一个人都没有。昨晚皇帝没有睡好,之前已经派小内侍们将准备上早朝的大臣们都打发走。皇帝还在寝宫抱着后妃们补觉。

  听说皇帝还在睡觉之后,元昌就近找了一座没有人的宫殿。从
  与此同时,三里之外的另外一座偏殿当中。吴勉、归不归还有百无求和小任叁坐在里面。刚才归不归和元昌的话吴勉和两只妖物都已经听到,百无求当场便对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这么个东西你和他客气什么?当初说在皇宫里面堵元昌,二话不说直接弄死这话是你嘴里放出来的屁吧?怎么?现在这个屁你又缩回去了?是不是看着广仁一次一次的放走元昌眼馋了,你也打算放他几次?”

  有关元昌皇子的身份到现在也是众说风云的,高昌‘出生’之后不久,宫中存放皇子生辰八字以及各种信息的宫殿便失火烧光。随后元昌的‘母妃’也病死,母系一族已经得罪了先帝高演,几乎已经被杀光。现在想要找到一点东西证明元昌是高欢的儿子,几乎都不可能办到。
  昨天晚上的噩梦让高湛心惊不已,知道太阳出来之后才算安稳了一点。这位北齐皇帝索性也不去早朝了,抱着自己心爱的妃子在寝宫呼呼大睡起来。也不知道他睡了多久,突然听到耳边出现了一阵怪异的响动。
  高湛原本就是暴躁的性子,睁开眼睛之后便要发作。没有想到他第一眼便看寝宫密密麻麻站满了人,距离他最近的是他哥哥先帝高演。这个时侯的高演脸色煞白,两行血泪从他的眼里流淌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