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叫他“叶哥”》
第100节

作者: 蚂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商场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我倒是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可供参考的法子。”一名身体福相的董事扬天打了个哈哈,慢条斯理地说道,这人是华远的第五大股东,握有百分七的股份,在董事会有一定的话语权。
  他这一开口,又有两三名董事陆续点头,都是立派的,他们没想过抢班夺权,也不关心华远由谁当家,只要保证他们手的股份不贬值,年年有分红即可,华远与萧氏合作眼下危机立解,少不了他们一分利益,何乐不为?
  其余董事虽未表态,却多少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秋总,以眼下的形势,我觉得这不失为一个选项,你怎么看?”齐凯不失时机地表露了一下自己的态度,旋即便交由秋若雨决断。
  “这半年来,萧氏前后三次向我提起过合作一事全都被我否决了,在此我且直言,萧氏真正的目的是看了我们华远的海外渠道,包括保健堂也是如此,这类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与狼共舞,即便是今天我也不会将这一方案列入考虑之列,在座各位董事都是公司的元老,在商界滚打多年,我相信大家都明白一个道理,同行业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之间只存在兼并,绝不存在合作共赢的可能。”秋若雨语气坚决地一语否决。

  “秋董事长,你这一说让我很怀疑你的动机是出于私心,你是公司的董事长,有责任保障所有股东的利益。”简懿雯当即唇齿相驳,眉头悠地扬了起来。
  “简懿雯,请你注意场合以及你的言行,你怀疑我出于私心,那拿出确切的证据来,我秋若雨自问没有辜负在座每一位董事的寄托,从我出任总裁以来一心为了华远。”
  秋若雨眯了眯眼,嘴角闪过一缕讥笑:“你来旁听安安份份地坐在那里,有什么建议要发表我也不拦着你,但如果你再有这种不负责任,无端揣测的言语,那我只能让保安把你请出去了。”
  没有加强语气,也没有提高音量,可这话的份量却是极重,别说是占着“理”字,哪怕毫无理由,凭秋若雨是华远的董事长,她真要取消简懿雯的旁听资格,那也是一句话的事情,所有董事绝对会站在她一边。
  董事长的人格岂是随便能质疑的?董事长的权威岂是随便能挑衅的?
  在座董事望向简懿雯的目光都冷淡了下来,仿佛在说后者没有自知之明,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有些话你不够资格说却偏偏说出了口,那是不识时务了。

  “要证据是吧,好,那我拿出证据来请各位评一评,我简懿雯有没有信口开河胡说一气。”本以为简懿雯会认清形势此收敛,不想,她腾地站起身来,扬起下巴,目光争锋相对地与秋若雨遥遥对望,气场十足地当众说道。
  “简懿雯,你少在这里妖言惑众。”许德昌作为最支持秋若雨的元老之一,这当头自是要挺身而出,一拍桌子,豁然起身,指着简懿雯沉声喝道。
  不论简懿雯是否真能拿出有力证据,单凭她胆敢公然挑衅秋若雨的权威,必须给予严厉抨击,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游戏规则可不是说破便破的。
  “简懿雯,你闭嘴,再说一句,我让保安把你请出去。”齐凯也是指向简懿雯,声音不大,语气却异常坚决,怎么说秋若雨都是他的直属司,场面必须维护领导,要是这点觉悟都没有,他齐凯爬不到今天的位置,至于心里头怎么个想法,那是另当别论。
  “这可是秋董事长让我拿出证据来,怎么现在又不让我说话啦。”简懿雯毫不退让,嘴角噙了一丝冷笑。

  “好,你说,如果你拿出让我心服口服的证据来,情节轻的我当众向在座董事做出检讨,情节重的我主动向董事会请辞,不过,你要是仅仅拿出一些模棱两可的疑点说事,那对不起,我会动议取消你这个董事会的旁听席位,你听清楚了,是取消这个旁听席位,而不是取消你的旁听资格,严格来说,你根本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会议室里。”秋若雨俏脸生冷,淡淡的语气却是字字强硬,态度十分鲜明,她对简懿雯的容忍到了极限,既然敢于公然以下犯,那要为自己的行为后果负责。

  简懿雯没有因为秋若雨的这番话而有丝毫退缩的意思,挺起胸前那对相当傲人的资本,拍了拍后,道:”我简懿雯会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也请在座各位做个见证。”
  稍顿了一下,便接着道:“我说两点,第一,秋董事长你明明知道叶宁才是导致眼下几大商家联手对付华远的罪魁祸首,你如果出于公心的话该立刻将他这个华远的罪人踢出华远,却为何要一力保他?第二,我听说昨天业务部的吴可欣被正式提拔为业务部副总监,一个才二十七岁的小姑娘,工作经历不满四年业绩也平平,凭什么能破格提拔,是你秋董事长存有私心呢?还是识人不明?“
  在座董事都是听得面色微变,第二点暂且搁一边,关键是第一点引起了他们的高度重视,叶宁怎么成了酿成眼下危局的始作俑者?秋若雨还明明知道?这当到底存有什么猫腻?
  一时间,大家甚至都遗忘了所谓的证据,目光齐齐投向首座的秋若雨...
  秋若雨维持冷静,没有被带着跑题:“拿出你所谓的证据。”
  “没问题,萧氏的总裁萧震山亲口和我老林说的,叶宁打伤了萧氏,保健堂各一名后天小成,他的行为严重破坏了业内的和谐,如果华远不肯解聘他的话,那会众矢之的,眼下的形势大家也看到了,罪魁祸首是这个叶宁,不仅如此,他还和鑫迪娱乐的总裁存有严重的私人过节,相信接下来鑫迪娱乐将会主动加入到保健堂一方阵营当,在这种情况下,秋董事长还要不顾大局的一力保他,这到底是出于公心呢还是私心?”

  一席话说完,简懿雯给众人留出了消化的功夫,才又道:“至于我刚才说的第二点,我今天特意请来了一个证人,鑫迪娱乐总裁的助理,个月刚离职,他手里有一份电话录音,大家听一听明白了,秋董事长大力提拔的那个业务部副总监,其实是个吃里扒外的内奸。”
  此话一落,一片哗然,秋若雨心头猛地揪了一把,她算是看明白了,简懿雯根本是替萧家,葛家传话来的,是要向董事会施压,逼着自己顾全大局而放弃叶宁,至于吴可欣则是作为她秋若雨用人不明的实例,既然有人证到场,手里还有电话录音,多半是洗脱不掉,这样一来,她秋若雨的公信力必然大降,权威也会遭受打击。
  一个被下属蒙蔽双眼的总裁又怎么可能服众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