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26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不是什么事都能替你做主的。”小芬道:“比如那天在沈培军的高尔夫俱乐部,如果换做是我,早就把脸丢到姥姥家去了,你跟着叶伯伯和兵兵姐去天津玩儿,孟庆夫又耍弄什么阴谋诡计我可应付不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应付不来的。”李牧野不在意的:“我不能因为听他叫喊几声就不过自己日子了吧。”
  小芬幽怨的看着,分明是不舍。小丫头初尝滋味,正是百转相思万缕柔情化作一江春水的阶段。
  李牧野眼珠一转,笑道:“要不然这样吧,你跟着我一起去,顺路回去看看鲁源,贴身助理嘛,不就得贴身跟随吗?”
  小芬顿时转忧为喜,道:“放心,不管你们做什么。我就看着不乱说话,绝不会坏你们事儿的。”
  李牧野道:“我让张海亮给我加工几件小玩意,最迟明天就能弄出来,完事儿咱们就上路。”
  叶弘又点头道:“我和兵兵也有年头没见鲁胖子了,这次正好叙叙旧。”
  所谓千术就是从无数次剖析人心后的经验中总结出来的针对人性弱点来牟利的术。千门就是传承了这些千百年间总结出来的秘术的江湖门户。这些千术涉及的内容其实很广泛。四小四大各有传承的特殊秘技。
  最顶级的老千,有的驻颜有术,有的身手了得,有的赌术精湛,有的精通医卜八卦,但基本都在四大四小十二相公行当内,只有有极少数的人掌握了一些独门秘术。
  比如淳于兵兵的本领就不在四大四小十二相公行当里。她最擅长的是用药。迷药,毒药,解药,杀人救人全在她一念之间。她祖籍湘阴,本是苗族的黛帕巫女出身,从小学的是巫蛊医药的技能。姐妹四个,她行二,只有她跟着族中上代巫女学了一身苗药巫蛊的独特本领。
  叶弘又是四大门中的古彩门出身,不但精通门户里的所有把戏。身上还有一门独门的秘术。他身上常备着一种粉末,叫做‘须弥净火’。主要成分为磷,混的松香粉和西域火蚁的尸粉,因此又叫三净火,在旧江湖上,有一种职业叫堪舆仙童,专门从事探龙穴查凶地的勾当。炼制此物可用来驱邪避凶。

  这其中西域火蚁的尸粉最是难得,功效也最为神奇,这是一种可以引发人体自燃的粉末。一旦与人的体液接触,便会立即转化为爆燃物质,燃起高温烈焰,短时间内便能把一个大活人化为灰烬。
  叶弘又少年流浪的时候曾跟随一个道门术士学过堪舆秘术,后来那个道门术士在昆仑山寻宝的时候被雷劈死了,一身本事倒是被老叶继承下来。之后他才又流落到千门当中的。
  一路驾着一辆挂着军牌的吉普指挥官沿着东海和黄海一线北上,听两个千门高手畅谈旧日江湖传奇,李牧野从前跟随李奇志游历江湖时见闻到的许多不能理解的事情,很多都找到了答案。而对于鲁少芬来说,通过两个老千高手对旧江湖生活的叙述,她对自己的父亲鲁源的认知更立体也更深刻了。
  这一天,一行四人终于来到了青岛。
  顺着山间公路走过来,沿途景观越来越熟悉,往南就是大海,一眼过去,已经可以看到小小的渔港码头依然如故。却不知这地方的主人如今怎样了?

  近乡情怯,小芬的眉宇间开始出现一丝犹豫。
  车速在不知不觉间放缓,转过一道山塆儿时,叶弘又忽然说道:“情况不对!”
  “怎么了?”李牧野问出这三个字后,就发现了鲁源家那个方向正升腾起滚滚浓烟。
  “那边着火了?”淳于兵兵皱眉道:“是老鲁家的方向吗?”
  李牧野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忧色,道:“开快些。”
  不必说,车速已经直线飙升到时速两百了。鲁少芬抿着嘴,什么也没说,所有想法都在脸上眼睛里写着呢。
  “烟烈而不浓,灰烬零散不聚。”叶弘又嗅着空气中的飘过来的烟熏味道,看着被风吹送过来的灰尘,面色凝重,道:“咱们来晚了一步,这把火已经快烧完了。”
  吉普车急刹停在院子外,鲁少芬心慌意乱,跌跌撞撞从车上奔下来。李牧野抢在她前面,只见老鲁那栋以木质结构为主的独栋别墅已经在烈焰过后化为灰烬,现场只留下满目疮痍,断壁残垣。
  鲁少芬举着手机,神情焦灼,目光呆滞看着,嘴里一个劲儿的念叨:不在家,一定不在家,不会有事的,爸!您快接电话呀,老鲁,你倒是接电话呀!
  叶弘又和淳于兵兵一起下车,摆手示意李牧野和小芬不要轻举妄动,他独自走进仍有余灰未尽的火场。

  鲁少芬担心的看着,不大会儿老叶从遍地灰烬中走了出来,道:“坏消息是人为纵火,一共四处起火点,放火的手法比较特殊,好消息是没有发现尸体。”
  李牧野闻听精神一震:“老鲁多半还活着!”
  淳于兵兵皱眉问道:“你能从点火的手法上看出究竟是什么人放的火吗?”
  飞鸟划沙,虫巢朽木。
  再细微隐秘的破坏活动也会留下痕迹。
  鲁源那栋漂亮的房子烧成了灰烬,叶弘又却在灰烬中找到了一些特别的痕迹。
  纵火者用的是钠,一种化学元素,遇水就会产生剧烈反应,自燃甚至爆炸。在零下二十度的情况下相对稳定,一旦温度升高,遇到合适的反应介质便会立即燃烧起来。
  在过去,一些道门败类在炼丹的时候发现了这种物质,加以利用后就成了装神弄鬼的道具。随身暗藏,在做法驱鬼的时候抹到桃木剑或者灵符上,温度一变化,喷上一口酒便会立即燃烧起来。古人蒙昧,以为神通,难免被其蒙蔽。又或者将此物迷藏于富户家中某处,然后登门掐算某家有离火之劫,火起后赢得神算之名,再给别人掐算,自然深信不疑。
  叶弘又少年时在道门里讨过生活,耳闻目染知道世间有这么一门纵火的手段。不过他分析,以老鲁的阅历和本事,不大可能是着了人家的仙人跳的道儿。而且如果只是想纵火谋财,只需一处起火点就够了。而这种纵火方式已经摆明了是要把这房子烧的干干净净。

  小芬毕竟年轻不经事,此刻已经六神无主,事事全凭李牧野做主。满眼泪花看着李牧野,急迫的说道:“大叔,你说我爸爸还活着,那他去哪了啊?咱们提前打了电话的,他肯定在家等着的啊。”
  李牧野把她揽在怀中安慰道:“别怕,你爸爸不是短命的面相,他江湖经验老道,还有一身功夫,等闲年轻人三五个未必是对手,房子着火不可能一蹴而就,他就算当时在家也有的是时间逃出来。”
  “可他现在去哪了啊!”小芬离开李牧野的怀抱,三两步跑到家门口附近一个高点上举目四顾,急的直跺脚,盲目的大声呼叫:“爸,爸,老鲁,你在哪啊,俺是你闺女小芬儿,俺回来啦!”嘶声竭力。
  淳于兵兵走过去拉住她的手,道:“遇事不要慌张,解决问题靠的是冷静,有老板和老叶在,相信他们一定能找到你爸。”

  叶弘又道:“我分析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结仇,遇到旧日江湖对头,存心是想要他的命,第二种是为了钱,这把火只是想烧了他的房子,也许是因为他挡了别人的财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